第一章 初入赌局!

2014-1-15 20:45| 发布者: pure007| 查看: 225| 评论: 0

摘要:   我.37岁.瘦瘦的.高高的.相貌平庸.属于那种扔人堆里你就找不到了那种.很少有人会把我和一个职业的老千联想到一起.  但,我是个老千.职业的老千.  这里我说的职业是赌博.我写这个有一个原因:看了太多为了赌博倾 ...
  我.37岁.瘦瘦的.高高的.相貌平庸.属于那种扔人堆里你就找不到了那种.很少有人会把我和一个职业的老千联想到一起.  但,我是个老千.职业的老千.  这里我说的职业是赌博.我写这个有一个原因:看了太多为了赌博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是想规劝一下那些还痴迷于赌博的人:所谓十赌九骗.不要再赌了.我会详细的把目前流行的各种赌的作弊方式和你们说说.包括高手的手法和高科技作弊再者.这些年靠抓老千攒了不少钱.想干干正行.文笔不好.毕竟我才高中文化,想看的凑合看吧.  人人都知道赌博害人.害了无数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这些我都经历过.被人逼债.查点自杀过.也因为赌博出千被人抓到.查点小命都没了的时候.  很多人都看过香港的关于赌博的电影.里面眼花缭乱的赌技很是吸引了一些人.我也看过.看完了我只是笑了笑.那里演的都是些小儿科的东西.  我现在可以说是洗手不赌博了.但我还是离不开这个行业.有人会问:这个话是不是有矛盾啊?一点也不矛盾.  我现在是各个大的地下赌场专业抓老千的.目前栽在我手里的老千可以说以几百人计.但是很少人知道是我抓的.因为非不到非常时刻.我是不会自己出手抓千的.但是提起我的名字.在黄河以北开赌场.开赌船的.应该说大部分庄家都知道我.赌场开业.遇到专业的老千.自己又抓不到的情况.一般也都会来找我.当然待遇是相当优厚的.前提是抓到现行.抓到了,可以连拿三天场子的利润的5/1.反正我是没失手过.唯一失手的一次是对方以前有恩于我.实在没法抓.  也有不讲究的.抓到了也不给钱.这些都是后话.  还是从头说吧.我是从小出生在一个赌博风气很盛行的小渔村.从小就接触各种的赌.那时候小.偶尔过年过节,也拿点小钱到处去碰碰运气.渐渐的,就知道了一些赌博的方式.  真正开始赌还是高中业后.毕业后一门心思想进政法机关工作.奈何没有门路.在社会上也找不到工作.就天天去经常有赌的地方看热闹.偶尔也下点小注.  哪个时候所谓的赌.就是几个赌徒找个隐蔽的地方一起玩.玩法各种各样.主要就是玩一副扑克每人发俩个扑克牌比大小点.我们当地叫:瞪眼说起来确实很形象:扑克一翻开,谁大谁小一目了然.输的就瞪眼看着赢家把他的钱拿走.好象有这么个不成文的规律:刚开始会赌博的人基本都会赢钱.我也不例外.  开始就拿几百元.渐渐的手里有了快到一万元了.于是我好象看到了一条发财的星光大道.就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整天啥也不去想了.早上睁眼就是到处去找"局"  渐渐的,手里有了点资本,就开始嫌弃这些30元和50元的小局,总想去搞点大的.经人介绍,在一家小酒店里有瞪眼的大局,最小要押500元.封顶2000.于是就托人带着去了.但从那时候起,好运好象就离开了我,一直输钱.起初,自己一直输钱以为是手气不好。后来有人点拨,是赌博过程中有人做手脚.具体是怎样做的手脚.就不知道了,哪个时候的我很傻.明明知道有人在做手脚,也象飞蛾扑火一样.每天筹集赌资去赶场子.直到最后没人敢借钱给我了.晚上躺在床上.仔细一想.先后借了亲戚朋友2万多了.  没了赌本.但是我每天照样去那里.去了就在一旁呆呆的看人家赌.偶尔遇到熟识的庄家赢了钱.能甩点红.  在那里.我遇到了以前一个村子的一个朋友,叫宝林.他当天做庄家.(由于不是正规的赌场.谁有钱都可以做庄家.庄家负责洗牌,派牌.和所有的散家赌)看着他一天就赢了5万多.甭提我有多羡慕了.  忘记交代了.这个时候我家已经搬到了镇里.和哪个小渔村有很远的路程.  晚上宝林想住酒店.被我生拉硬拽的拽到了我家里住.由于是熟人,我父母也没去多想.就给我们安排了地方住.晚上在一起的时候说起我这段时间输钱的过程.他就开导我,说我很傻.他就拿起牌来演习给我看.在现在看来,那实在是三脚毛的功夫.就是每次巨完的时候.收牌的时候,把自己预期想得到的牌中间放三个别的牌,因为瞪眼,就是庄家发四家的牌.这样无论怎样发,那俩张牌都能发出去.最关键的是外面的散家切牌的时候和他打个配合.也就是说:庄家把牌收回来后.简单的洗牌.但是上面7-8个牌基本是不洗的.洗完后.将牌在手里倒几下.那所谓的倒牌,其实将他收牌的时候编好的牌倒到了中间.把编好的牌上面那张牌故意搞得有点翘,这样一副牌放在桌子上.拿肉眼是发现不了牌之间有缝隙的.但是如果那拇指肚去切牌.会很容易把他们分离开.也就是说.下面和他打配合的人还要把怎样切牌练习好.  当然,一个人切牌庄家总统杀.大家会不让的.会换人切牌.切牌的人不固定.但是押钱最多的人有权决定谁去切牌.或者他自己切牌.这个是场上没人有异议的.  那天晚上和宝林研究到半夜.  最后宝林对我说:"你入股吧.赢了钱咱们平均分”.我告诉他说:“我没钱了.”他就说:”你偷点家里的钱嘛.你老子在咱村是有名的富裕户。谁不知道啊?.”  于是我就动起了歪心眼.一次偷了家里5万元钱的存折,去把钱取了出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家里全部的存款.)宝林出10万坐庄.他的合伙人家东出5万当散家.我也出5万当散家.我俩负责切牌配合庄家.记得那年是93年秋天  在我看来.以后的赌局是只有赢没有输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希望.没想到.我自以为遇到的真命天子竟然是让我倾家荡产的阎王  第二天,我俩先去和家东碰了面,详细的分配了我俩的任务。于是三人分开走去了那家酒店。去了以后发现已经有人当庄了,我们只能当散户,由于知道当天当庄的手里有点玩意,就没有上去赌。只是看热闹。也想发现点什么。但是怎么也没看出门道。  渐渐的快到中午了。有个散家输的很多。他叫嚣着下午谁也不要和他抢庄。去筹集赌本去了,中午是庄家请大家在酒店里吃饭。吃饭当中。宝林联系了几个人。说咱们开房间自己去玩。自己当庄。最小1000。最大可以叫庄家的底。这里说一下。庄家的底就是每局庄家出3万元。输了庄家可以续钱继续当庄。赢了除非庄家提出不当庄了。只要还当庄。台面上赢的钱和本是允许散家一把和他赌输赢的。当然有个封顶。就是庄家台面上超过10万的时候。可以重新计算。也就是把赢利的钱放到包里。继续拿3万元起庄。家东这个时候凑到我身边和我说:那些人都是外地的凯子。不搞白不搞。就是出了事,他们也不敢如何。趁上厕所的功夫。我和宝林说了几句。宝林说那些人都是外地来收购渔货的,手里很有钱。一个个彪的很。彪就是我们这里的土话:傻的意思。  急三火四吃完以后。我们就和这些外地人开了房间。我负责坐天门。  赌局开始了  由于宝林牌洗得很好。我在下面配合的也不错。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宝林台面上就有大概9万多元了。这里有他的3万。有我输进去的快2万元,其他的都是那些外地的傻瓜输进去的。这个时候为了保证台面上的钱不被别人一把叫走。家东就应该出面叫一把。把钱都赢走。于是宝林就说起了我们在一起核计好的暗号。提示家东该出手了。家东就凑了过来,把钱往台面上一丢,说:“庄家的底我叫了”。  大家没意见吧。我当然没意见了。就说:”你叫吧反正我是叫不起的”。  但是有人不同意。其中一个外地人说:“我要叫。这里有我输的钱。我可以优先叫。你(指家东)一直看热闹,有什么资格优先我们叫牌?”  他抬手就把一把钱扔到桌面上。和宝林说:”我和你叫。要你的底”  其他的人也都跟着附和,我觉得也是。毕竟家东一直站着看。我有权利叫底,但是我手里就smenhu.cn万左右的样子。是没资格叫底钱的。  于是大家都没意见。让这个外地人叫底。这个时候我只能期望老天爷保佑了,因为宝林的牌洗得再好。人家要是切牌切到了那个位置他才能赢。切不到呢?只能听天由名了。  宝林哗哗的洗着牌。洗完了往桌子上使劲一墩,示意可以开始了。那外地人没有用手去搬牌。只是拿起最上面一张牌,随手往牌里一插:就这里了。我在出门叫。  所谓出门就是庄家的右手的位置。我是第2个位置叫天门  宝林把他切牌的位置搬开放在台面上,那是一个方片8。这么多年我都记得那张牌。8应该从末们发起。他就一张一张的发牌。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去了。  牌发完了。按照规矩谁压钱谁看牌。宝林先把牌亮了出来,是一个9和一个7按照瞪眼的规矩是9+7=6点最大是9点。哪个外地人把自己的牌慢慢的拿起来。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把牌往台面上一丢。说:“我8点”我一看是一个Q和一个8带花的牌都按照0点计算。眼看着桌子上的钱归了人家,我是干着急没办法。宝林好象一点也不慌张。又从包里拿了3万元放到了台面上说:继续我续庄。  于是,故事在重演,一直到下午5点。我的钱输没了。宝林的钱也输没了。一直是我切牌。庄家总赢。快到封顶的时候人家就一把叫走了。我不甘心就这么输了。就和家东说:”你的钱一直没动,借给我吧。我要翻本坐庄”。  开始我们三人在一起核计的时候,只核计了赢钱该怎样分。但是没有说输了该怎么样承担。眼看着家东一点作用也没起。钱还一分也没动。我的想法是拿这个钱翻本。输了的话,大家一起倒霉。不存在还不还的。  家东也没忧郁,把包里的钱全部扔给了我,我当时哪个感动。是没有文笔能形容得了的。  宝林手里没了钱只能站一边看着。我就坐上了庄家的位置。心里很紧张。以至于洗牌的时候手都有点哆嗦。  我下的是2万底。结果可想而知,第一把就被人家连根拔走了。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把3万元全摆在桌面上。人家赢钱的气势就是盛。也是一把叫。天见可怜。我赢了。手里是6万元。这个时候另一个微胖的外地人把6捆钱扔在桌面上说:我叫一下,我当时想:赢了这一把说啥也不干了。还家东5万。扣除我的成本5万。我还能赢2万。  但是老天却和我故意作对。不用说,我输了钱被人一把拿走了。这个时候牌局就结束了,赢家丢给我500元算是采喜。房间里只留下我和宝林,家东三人大眼瞪小眼。  忽然我脑海里闪出一个想法:他们都是一伙的???  但这个只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把柄。  !~!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4-25 00:11 , Processed in 0.104454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