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0|回复: 0

干 爹 来 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被遗忘的角落(下)   
    干 爹 来 了
      
   
    一
    那年,桂芝的丈夫杨绵在煤矿被砸断腰椎回到村里没几天,她的家里就来了一个干爹。
    阳春三月,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沟里小河的冰凌融化了,村口大柳树吐绿了,山坡上向阳地的小草也露出了嫩叶。
    吃罢早饭,人们便聚在村口的那棵大柳树下闲聊。忽然一阵尘土飞扬,从远处驶来一辆绿色的小轿车,还没等人们反映过来,嘎吱一下停在了桂芝家的门口。人们停止了说话,赶忙围了上去。
    车门打开,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精神矍铄的老头。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脸颊,肉乎乎的大鼻子粘在嘴巴的上方,几根稀疏的头发飘在谢了顶的后脑勺上,一副宽边眼镜架在鼻梁上方,一看就是一位很有风度的教授、学者或国家干部。
    “干爹来了?”桂芝慌忙地从屋里跑出来,笑吟吟地迎了上去。
    “唔。”老头一面应着,一面提着大包小包随桂芝向屋里走去。人们虽然也都围了上来,但只是站在门口的小车旁眼巴巴地看。
    “乡亲们一都进来吧!”老头回头一摆手,招呼人们,“进来说话……”
    “是啊,来吧,进来说说话。”桂芝也对人们说。
    一听主人招呼,人们也不客气,就紧随其后走了进去。
    一刹那,屋里站满了人,院里站满了人,大门外的小车旁也围着人,探头探脑、叽叽喳喳地评头论脚。这是山里人的一种习惯,多见石头,少见人。只要是谁家来了客人,人们便会马上停下手中的活计,围到谁家看热闹。
    干爹进屋后,把包打开,掏出许多东西,有系着红丝带的好酒,有硬盒香烟、有糖果、还有孩子们从来没见过的各种小零食。
    “大家喜欢吃啥就吃啥,不要客气嘛!”干爹招呼着跟进来的大人小孩,“来,大伙抽支烟?”干爹从硬烟盒里拔出了几棵高级香烟,散给人们。
    几个男人用自己那粗糙的手抖抖地接过烟,捏在手里一边端详,一边在鼻子上闻。
    干爹猛然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啪   “啊?那是   “怕什么,这是打火机,不是。”干爹呵呵一笑,先给自己点着了烟。众人一看那“小”没有危险,才提心吊胆地把头伸过去。
    “来来来,大家随便坐。”桂芝笑着端水倒茶,忙前忙后。
    杨绵的脸上发着红光,笑喜喜地把干爹带那么想要知道治疗白癫疯有偏方来的东西分散给人们享用。
    男人们抽那带把的香烟,女人和小孩们吃糖果和小零食,说说笑笑,欢欢喜喜,的风格在这里发扬光大!
    干爹来了有好烟,干爹来了像过年!
      
    二
    干爹每次来,都是大抱小包的提好多东西。杨绵家讨大份,村里的人们也能粘点小光,喝点油水。但是每到晚上,桂芝的丈夫杨绵就得把被窝腾出来,拖着不利索的下半身,到别人家找地方借宿睡觉。他常去的就是隔壁的光棍王大家。王大住在村里那棵大柳树北面的一孔土窑,那里是人们闲聊的俱乐部,每天晚上总会有许多人聚在那里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些诨话。
    这天晚饭后,王大家又聚集了许多人,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王大半仰在炕上,很少说话,只是竖起耳朵听,当别人说句失笑话的时候,他就会裂开大嘴,露出黄黄的牙齿哈哈哈地笑。
    杨绵抱着行李卷来了,人们停止了说话,有的愣愣怔怔,有的挤眉弄眼。
    “杨绵,你为啥不在家里睡?” 光棍李三把目标转移到杨绵的身上,拿他开玩笑。
    杨绵把行李放在炕上,抽着干爹带来的带巴香烟,不说话。
    “是不是你老婆不要你?”
    “看你那个球相,自己的老婆跟别人睡觉,你不管?”
    “别人戴绿帽子是暗的,你却是明的。你还算个男人嘛?”
    杨绵被人们问急了,冷不防冒出一句话:“你们眼红?你们还没有那个福气哩!”
    众人被杨绵呛了一句,很不高兴,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又问:“干爹来一趟给你老婆不少钱吧女若摆亚需知小细?”
    “是啊,那还用说。”杨绵扬起头,自豪地说。
    “有多少?”
    “你们想不到,这个数。”杨绵伸出一个指头。
    “十块?”
    杨绵不说话,还在吸烟。
    “一百?”
    杨绵还是不说话。
    “那是多少?”
    杨绵忽然睁大眼睛说:“告诉你们吧,再加一个零!”
    “啊?一千?这么多?”人们也不知道杨绵说的是真是假,都很惊讶。如果是真的,这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呀,说实在,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在地里死受,一辈子也攒不了几个钱。这个数目让人们羡慕不已,都在想:自己的老婆如果也能找这样一个有钱的干爹,那家里就宽松多了,值得!
    对于干爹的到来,杨绵不但不反对,反而还很自豪和得意。十几年前,他在煤矿被砸断腰椎,丧失了劳动力,家里的柴米油盐、吃喝拉杂全靠干爹的资助。若不是媳妇桂芝慧眼识才给找了个有钱的干爹;若不是他思想开放,睁一眼闭一眼接受这个干爹,他的家庭早就完蛋了。自己废了挣不来钱养活不了老婆,还能不让老婆有外心?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钱就是爹,爹就是摇钱树嘛!
      
    三
    干爹来了,这在村子里引起不小的震动。人们在吃完干爹带来得礼品之后免不了聚在一起议论。瞧,第二天,一大早那棵大柳树下就又围了不少人。说这说那的都有。
    “你们说那老头真的是桂芝的干爹?”一向爱管闲事的胖女人一边嗑瓜子,一边说。
    “干爹?我看不象。”薄嘴唇女人很神秘地说,“一看那大鼻子就像个老色鬼,莫不是那个……嘻嘻……”
    “鼻子大跟那有啥关系?”胖女人嘴上挂着瓜子皮,顾不得蜕就忙问。
    “嗨,看你们也都是个楞球,活了半辈子的人了连这个道理还不懂,男人鼻子大裤裆里的那个家伙就大嘛。”薄嘴唇女人挤眉弄眼地把话说的很透彻,说完就在胖女人手里捏了几颗瓜子,叭叭的嗑。
    胖女人似乎不明白,还想问,被光棍李三把话抢了去:“什么干爹,名字好听,我看就是爬在肚皮上干得爹啊!”
    “哈哈哈   几个正在纳鞋垫的小媳妇也羞红了脸,把身子背了过去。
    “呵   “咱们哪有那本事,唉……”几个女人心里酸溜溜地,不由地长长地叹了一口,似乎对桂芝找了那个既有魅力,又有钱的干爹很眼红,也很不服气。
      
    四
    干爹每次来都是在桂芝家落住,这让人们很是不解。一开始人们说些有风言风语的话。但是当他们知道桂芝和干爹的秘密后,就自惭形秽,甚至是嫉妒和羡慕了。
    原来桂芝爱的是干爹的大鼻子,干爹喜欢的是桂芝的小嘴。什么意思呢?据说男人鼻子大,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就大;女人嘴小,裤裆里的那个容器的口子就小。干爹鼻子大,桂芝嘴小,所以他们就联系在了一起,并且相好了这么多年。
    同时还有的人说桂芝那个容器既小而又能转动,就像是小孩子吸奶的小嘴。干爹的那个东西一插入桂芝的那个容器,容器就像小孩子吸奶的嘴一样开始转动,于是干爹那白色的液体就汩汩地流出来了。
    如此一来,村里的女人们就有点不服气了,特别是村里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媳妇们更是不服输。她们一看到干爹那个肉乎乎的大鼻子,就总会联想到裤裆里的那个东西,于是就幻想着什么时候能与干爹困一觉,认干爹为干爹。
    村里的女人这样想着,就瞅机会接近干爹。她们在干爹面前故意地露出肩膀或大腿,做出各种娇媚的姿态,以引起干爹的关注。尽管如此,很难引起干爹的兴趣,要么干爹不看一眼,偶然看一眼,也只是随便问:“你们哪个东西会转动?”
    一开始,女人们不明白什么意思,还在答茬,后来干爹说明了,几个女人羞红了脸,没趣地走开了。她们很惭愧,也很伤心,有的女人甚至还要埋怨自己的父母在生育自己时,为啥没有给她们创造一个会转动的容器。一想到这些,她们就少不了要哀叹一番。
      
    村里的男人们听到桂芝有那个特异功能后,就寻思着找个机会和桂芝睡上一觉,体会一下转动的滋味。有的给桂芝买衣服,有的给钱,各自使招浑身解数去赢得桂芝的好感。可是一个个都碰了一脸灰,被骂了出来:“你们,你们把老娘当成啦?一看你们那个小鼻子就知道肯定长了个小鸡鸡,还逞什么能耐!”
    是啊,面朝黄土背朝天,整日与与坷垃打交道的庄户人,哪有功夫拨弄裤裆里的那个东西?早就变成灰不溜球的死皮肤有一块白斑怎么回事要怎么治疗耗子啦!就连最有能耐的老光棍王大也自惭形秽,与干爹的那个东西比起来,差得远啦。听说干爹那个东西硬起来,比叫驴的那个东西还大,又长又粗又硬,简直比大食堂的擀面杖还厉害哩。
    男人们没有从桂芝身上体会到那转动的滋味,就从杨绵口里寻找快乐。
    “杨绵,听说你老婆的那个东西会动,真得吗?”有人问。
    “这个嘛……”杨绵听了一下,故意神秘兮兮地掉人们的胃口,“天机不可泄露。”
    “杨绵哥,你和大伙说说嘛,这还用保密?”又有人问。
    杨绵见人们的兴趣正浓,就说:“你们想知道?”
    “是啊,我们早就等不急了。”许多人齐声说。
    可是杨绵不慌不忙滩开手地说:“想知道?那总得给点学费吧。”
    人们兴致正高,就纷纷掏出自己手头的东西,有的给大豆,有的掏瓜子,不大一会儿,杨绵手里就攥了好多东西。他把那些东西全部装在衣兜里,又在外面按了按,忽闪着眼睛还是不说。
    别人急了,就威胁道:“你快说呀!不说小心我们揍你!”
    在大伙的再三督促和恐吓下,杨绵就慢条斯理地说:“这个嘛……”他停住了。
    人们都凝神屏息地竖起耳朵听。
    杨绵继续说道:“嗨,这该怎么说呢?”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人们说。
    “我没有那种感觉。”杨绵一本正经地说。
    “不会吧。”人们都不相信,就又追问,“快说,你在骗我们!”
    “真的,我早就没那个功能啦!”杨绵说想知道南宁有哪个医院治白癜风比较好着就要解裤子,“不信你们看……”
    一看杨绵在耍赖,别人也就不再追问了。因为他们忽然想起杨绵早在十几年前,在煤矿上被砸断腰椎后,就丧失性功能,迫于无奈才让桂芝找了个干爹,拉边套。
    “那你就不用手指头去试试吗?”停了好大一会儿,又有人问。
    “嗨,那是个试得东西吗,粘乎乎,脏兮兮的……”
    人们觉得很不满足也很不过瘾,还想追问点什么,但看到杨绵满脸不快也就只好作罢。只能自己慢慢地去想吧。
      
    五
    对于桂芝和干爹的这种关系,村人们不但不讨厌,反而很羡慕。女人们嫉妒,男人们惭愧。于是回到家里免不了互相责备一番。
    “瞧人家桂芝多有能耐,怎么就认了一个那么有钱的干爹。看你那个灰相,就懂得围着锅台转,有本事也找个干爹?”男人怪怨自己的老婆。
    女人也很不服气,就骂男人:“嗨,你说我哩!你干吗就没有运气找桂芝那样的女人为妻?就懂得死受,一年能挣几个钱?”
    男人说女人,女人骂男人,吵闹一番,两个人各睡各的觉。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21 07:32 , Processed in 0.696291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