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3|回复: 0

白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白玉
      
   
    白玉是个寡妇,只和女儿心兰一起过日子。心兰在乡初中上学,住校,在家的时候是很少的。所以,白玉还是守着空房,过寡妇的日子。
    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就很少人与白玉来往。白玉也安享清静,绝少与人发生什么瓜葛,整天地就是闭着院门,只是显得一宅的院子更深了。算得上经常进白玉 “深深深几许”的庭院的,只有槐花一人。槐花也是寡妇,性格倒比白玉开朗,是不避讳什么的,也没有消了她爱说爱笑的性儿。对于白玉,和槐花的来往,是她平静的生活中一点难能可贵的闹热。就像是一池平静的秋水,落进了一片树叶,就漾起了微微的涟漪。所以,她是用着特别的小心呵护着那涟漪的,她也就只与槐花交往了。
    那晚和往常一样的平淡无奇。
    她和槐花叙了一会儿的话,就分手道了晚儿,闭门拾掇了,睡了。她躺在床上,就想了槐花给她说的事儿,想得恍惚的就又失了瞌睡。
    据槐花说,她撞见人家干那事儿了。白玉羞红着脸,想了槐花给她讲时坏坏的笑。她本不想想下去的,可就是管不住,那情景儿清楚得很,像似自己也看见了一样。她就躲在密密的苞谷棵儿后,偷偷地看一对男女精光着身子,在苞谷儿地中间汗淋淋的。她就感觉着整个世界也是给汗湿了的,还听到粗的喘气儿被抑成的细长又急湍的“吱儿吱儿”的声音,却是自己的。她昏沉着,感觉一丝儿气流就从小腹像急切的小鹿,欢腾地往上爬。那小鹿就“扑通,扑通”地蹭着了她的小心子,像似触着她极痒的一处,只是拂着,却并不痛快地给她抓一抓。一条蛇就在她的身上游走,缓缓地,又带着一种焦急。她恍惚无知的,还不知道自己的一条温润软嫩的手臂就幻了蛇,她一点儿也不去理会,就凭了那蛇在她身上游走。
    窗外已经是三更的夜了,露水已上了整个世界,还黏湿了一地净净的月光。夜虫在湿的草丛里叫着,唧唧唧,唧唧,唧……
      
    夏天,雨水就特别的多。
    白玉坐在屋子里,就直着眼看院子里外密密的雨线,听着淅沥哗哗的雨声。
    院子里本来人走得少,潮湿的,就生了一地的治疗白癜风—藜脂白癜风丸绿苔,整个院子就给染上了这种潮湿的颜色。那色儿还往墙上爬,院墙和屋基上,已经有尺把儿高了。看那翘着头的样儿,全没有要退下来的意思。
    突然,天边黑阴头的浓云里,就是一道光光的闪电。顿时,院子里以及黑洞洞的屋里就是猛地亮。白玉的两个眸子也都闪了一下,闪过了,眸子仍是深的黑。“轰隆隆   白玉转身摸了一件衫子,披了。她还想就坐着,就听见外面“白玉!白玉”地喊。是槐花。她才想了,早起院门却也没有开,依然闩了的。她就拿了桐油过的布伞,撑了,掂着脚尖碎步跑着去开门。
    “雨真大啊!”槐花还在收伞,就急切地说。
    “真大!”
    “夜儿晚上,我一直没有睡好!雷声‘轰隆轰隆’的,真吓人!”槐花扑闪着她的一双大眼睛,粉嘟嘟的小嘴儿不停地说:“白玉,你怕不?”
    “怕啥儿?不怕!”白玉嘴说不怕,但是她也知道夜儿晚上,她也是吓得缩缩着。她以前就怕打雷,每到打雷的时候,她就缩在男人的怀里。现在她就和女儿俩人过,她在人面前,也是不愿意示弱的。
    “可不怕?!你知道不?打雷的时候,俺家房子都是晃,墙上房顶上的土就‘簌簌’地往下掉!真吓人!”槐花只是说。
    白玉并没有回答,只是想她的心事。她家房子也是掉土,以前还漏雨呢。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她就拿了盆儿、碗儿、罐儿的,摆了一屋子接雨水。寡妇没有个男人应着,日子难。但是,她是白癜风患者穴位好找吗个要强的。别看她文文静静好似柔弱的,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劲儿。她房子漏雨也不去求人家,就让槐花给她借了梯子,自己上房,修葺退下来的瓦。还是后来给春生看见了,喊着:“嫂子,嫂子!下来!”他说着就上了梯子,非要帮她修。因为以前春生和他男人走得近,“哥,哥”的喊得亲热,也是把她“嫂子,嫂子”地叫得亲,她也就没有推辞。
    春生近三十的人了,没有娶。自从白玉寡了以后,他总想法儿帮白玉。无论家里、地里的活,只要白玉开口说,他没有不答应的。白玉知道春生待她好,她也让春生帮她。女儿心兰却不喜欢他,总是拿话击他,还给她娘耍脾气儿。白玉感觉得到。
    有一次合肥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费用贵不贵,她听槐花说:“白玉,春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你要有意思,我就给你们……”白玉唾了她一口,说:“呸!你别胡说!”她说的时候,脸儿却是火辣辣的热,羞红得像似给人扇了几个耳刮子。
    槐花说:“你别骗我了!整个庄子都传遍了,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我还等着吃你们的鲤鱼,喝你们的喜酒呢!”
    白玉听着,心里“突突”地跳,脸也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害怕庄里的闲言碎语,走在村子里,就感觉像做贼似的。有一天,她去瞎锅儿家买豆腐,远远地看见几个媳妇儿在那儿叽叽喳喳地说什么,说着还是奸奸坏坏的笑。她走近了,想说:“你们说笑啥儿呢?这么乐和?!”见人家突然噤了声儿,有个媳妇就岔开了话,大声说:“进军妈!你家猪下了几个崽?”她就没有敢吭气儿,悄没声儿地走了。走过了,还听见人家又在小声地嘀咕什么,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儿。
    后来,白玉就不敢找春生帮她了,也总是躲着他。
      
    “白玉,白玉!你答不答应呀?你说个话儿呀!”槐花在一边跺着脚,又拉着她,像个小姑娘似的甩着她的胳膊。
    白玉像似睡醒了一般,说:“啥?”
    “今晚儿上,我给你睡!你答应不答应?”槐花娇滴滴地说,像个撒娇的孩子。
    白玉想也没有啥儿的,自己也有个伴儿,就答应了。
    晚上,她们吃过了晚饭,收拾了锅碗儿,就坐在灯下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村子里的闲事儿。槐花只是不停地打哈欠,说:“夜儿个没睡好,瞌睡了。”白玉就倒了水,洗擦。她们在一起,也不避讳什么,就你给我擦背,我给你洗身子。槐花说:“白玉,真艳羡你,看你这白嫩的身子,不像三十多的人!”白玉就“呸”地唾她,但是也没有反驳她,就细细地洗她的身子,像呵护着什么宝贝儿似的。槐花在她背后,就呵了呵手,在她腰上挠痒儿。白玉最怕人咯吱的,就“啊”地一声, “哈哈”地笑着,就伸手去抓槐花。槐花也是最害怕的,就“啊,啊”地躲着,还是“嘻嘻”地笑。两个人,你抓我,我挠你的,就闹在了一起。
    她们上了床,还是闹了一会儿。闹过了,就安静了,“呼儿呼儿”地喘气,你的气息就喷在我脸上,我的气儿就扑了你。她们对着看了,四个黑亮的眸子,也不说话,脸上就是带着笑。
    窗外是请问汗白班和白癜风有什么样的区别“哗哗”的雨声,一阵过了,就小起来。屋檐上的水,就“扑嗒,扑嗒”地往下落。白玉听槐花没有声儿了,以为是睡了,就自己个睁着眼听窗外屋檐滴水的声音。
    屋檐滴水的声音是她听惯了的,她就想了新婚的夜。新房的屋里亮着电灯泡子的,却还点着两个斤半的红烛。她一个人坐在屋里,听着院子里人们喝酒吆五喝六的闹声儿,渐渐小了,又是雨水打在塑料的雨布上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她的新婚就是在一个有雨的日子。院子里的人声儿没了,一个百瓦的灯泡就熄了,她抬头就看见个小伙挑帘儿进来了,她知道是自己的男人的,就羞红着脸,低头不敢看了。男人“噗,噗”地吹了两个大红烛,就近了她坐的床。她恍恍惚惚的,就听“啪”的一声,屋子里就是漆一样的黑。两条粗大的手臂就箍住了她,就给按在新花被的床上,就感了整个世界都在她身上压了一般,喘都喘不过气来。她想挣开,却是没有一点儿的力气,就任凭那手在身上摸抓,任凭……
    男人在一边“呼呼”地睡了,就剩了她惊恐地糊涂地在那儿。她酥酥地躺着,像似一团被雨淋过的土。那雨也不是透雨的,她感觉那土还是很地干,像似又给火烧了。她碰了碰没有动静的男人,羞羞地,也只是躺着,躺着听窗外屋檐的滴水。她感觉口干得很,就想就了一条屋檐的口子,去接水喝。
    她正焦躁得很,火烧似的,就感觉一只手,就在她的胸脯上柔柔地爬动。她恍惚地,想那手就滑下去,滑下去。她没有一点儿的反抗,身子还翘着翘着地迎着那手,“嘤嘤”地哼哼着。
    突然,就是一个闪,屋子就是一下亮。她猛醒了,正看见槐花在用很怪的眼神看着她,用手抚摸着她。她吓得一跳,就挣扎着坐了起来。她还没有说话,就是一个炸雷,“咔嚓”一声,她们就骇得抱在了一起。雷声小了,“轰隆隆”地滚到了极远的天边。白玉又挣脱了槐花,惊恐地看着她,说:“你……你……”只是说不出来。槐花却又抱了她,用纤指堵了她的嘴,说:“玉,玉……”含含糊糊的,另一只手就箍着她的腰。白玉狠地要推她,却就感了那久违的肌肤的温热,挣着还是扭着,也不明的。槐花就说:“玉,我心里喜你的,喜……”她说着,就撮着嘴儿,像个鸟儿似的啄白玉,手却是箍得更紧,一点儿也不放松。白玉也是不怎么很地反抗着,似阻似迎的,两个人就扭在了一起。
    外面的雨是又大了,哗哗的雨声,就遮了屋子里哼哼唧唧的声音。雨大了,院子里就横泗地流着水。那放水的阳沟眼儿,白玉是早别开了的,但是水太大,就来不及流出去,打着旋涡儿就汇了一汪的水。
    白玉和槐花就走得更近了,两个人在一起,好得像一个人似的。白玉在槐花面前,也是柔弱的,娇羞的她,也就偎着槐花。槐花是个泼辣的性子,说话声儿大,笑声儿也是“咯咯”的。白玉就很地喜欢和她在一起。有次,她们在一起狎了很久。槐花就突然抬了头,忽闪的眸子,就盯着白玉看,面带着很亵的笑,说:“玉,和我在一起,好吗?”白玉对她早少了羞怯,听了她的话,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槐花说:“男人有什么好的?最懂女人心的,还是女人!”白玉也觉得槐花对她是很地温柔,她就怯怯地笑。后来,白玉就很离不开槐花了,一日的不见,就像隔了很久一样。想着她该干什么,她是不是把自己给忘了,就又很地心疑。槐花来了,她也就特别的高兴,欢欢的有了笑声儿。
    白玉也反感过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想了,想了她和槐花在一起的一幕幕,就特别地反感。但是,她一个人看着屋子里死死的没有一点活气的东西,感着空空大大的房子,就又想了槐花了。她想起槐花真的有好几天没有来找她了,她就很地难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就很心神不宁。她还是鼓起了勇气,大了胆儿,决定去找槐花。门就在她背后“呀——”地关了。她吓了一跳,就像受惊了的野鸭子似的看了看周围,那样儿活像刚偷了人家东西一样。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20 02:13 , Processed in 0.693272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