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回复: 0

空巢儿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空巢儿
      
   
    一
    大街都还看不怎么清楚我就醒来了,只看见一只只不知是家狗还是野狗的狗在冰冷的街上蹿来蹿去,我想动但是全身又冻僵了,只能闭着眼睛慢慢缓。对了,我得看一下我的妹妹,她依然安静地靠着我的肩膀,眼睛却也睁得溜圆,确实,这又冷又饿的又是在大街上怎能睡得着啊?真可怜的妹妹。
    我叫狗儿,家住芸芸县文文村,别笑话我,虽然电视上说了三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养狗的唤儿子,但是我这做儿子的任然叫狗儿。爸爸妈妈从我很小很小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的时候就出去打工,六七年没回过家了,爷爷给我取的名儿,不知道原因,可能是喊起来顺口吧。妹妹叫小芳,本来叫骆永芳的,但是大伙儿都叫她小芳,可怜的妹妹,才5岁就跟着哥哥睡大街了!想到这儿我鼻子不禁一酸,眼睛胀胀的痛。
    虽说我是男子汉,可也才11岁呀,刚放学到家爷爷就让我跟他去背土豆,我最恨的就是干农活了,说我懒就懒呗,总比背着一大背篓土豆身高减半、双脚发颤来得好!每次干活都恨得我牙痒痒,我嫉妒那些有妈的孩子在玩儿游戏,而我在双脚发颤头流汗!我恨,恨爷爷奶奶要干那么多农活,恨喂不完的猪赶不完的鸭!
    所以昨天我又离家逃跑了,每次逃跑我都会带着妹妹,我害怕在跑了之后,爷爷把气撒在她身上打她。我记得妈妈走时说的话:“我们走了,一定要好好带妹妹哈,能做到吗?”
    “哥哥,哥哥”妹妹突然叫我了。
    “嗯?”
    “你要去学校吗?”
    妹妹的脸冻得通红,但是她那双圆圆的眼睛依然那么活泼可爱!
    “要去,你也去吧。”(我当然得去学堂,不然能去哪儿呢?)
    “嗯。”
    “小芳,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拿点东西,回来我们一起去学校?”说完我就跑了,其实我是饿了,饿极了,所以得去弄点吃的,我知道哪家商店开得早,而且老白癜风的发病原因板总是开了店门再去做早饭,所以很好下手。
    我弄了两袋方便面和一些饼干,还顺手牵羊的弄了点钱,不多不少23块。
    摩托车司机起得可真早,已经五六个在街头等客了,看看妹妹再看看手里的钱我决定打的去学校!
    “师傅,到星星小学多少钱?”
    “8块!”
    “不是5块吗?”
    “平常是5块,但是这大冷天大早上的怪辛苦的所以我们收的8块。”
    二
    虽然是寒冬,但是看看天今天将会阳光明媚,我最喜欢冬天里的阳光了,尽管长了冻疮的小脚小手会发痒不舒服,但是我享受暖洋洋的感觉。东面的山将太阳公公给托了起来,刚起床的太阳公公哦很温柔,一点也不伤眼睛,所以在摩托车上我一直看着它,下了车,看到学校竟是红色的了,同学也是红色的了,连黑板也是红色的了。
    奇怪,今天班里的同学都怪怪的看着我,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大家奇怪的眼神,但是我任然能感觉到今天的特殊,心虚之余我把所有最近犯的错都回想一遍,哦,我知道了应该是上上周星期天……遭了,以为上周不来就可以解决的,难道?不会吧……
    等我回过神来时已经身在办公室里了。
    办公室里很多老师都看着我,幸好没见着班主任,我最尊敬的就是他了,我不想让他看见这一幕。
    旷老师:“问你话呢?”
    “嗯?”
    旷:“问你拿了我包里的钱没有?”
    啊?这么多学生为什么她就只怀疑我呢,看她那眼神像北京那治疗白癜风好是想把我吃掉!“我没拿。”
    旷:“那你知道谁拿了吗?或者看见谁突然多了很多钱?要老实说哦,我们已经查出是哪个拿的了,现在只是给他一个机会承认错误,要是不承认就得挨板子。我们不会让请家长,因为我们知道很多同学家长都不在家……”
    我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但是我肯定她们没查出什么,所以我坚决不承认,老师一急就打我,但是最后还是让我回了教室。上课后,班主任让同学做作业,然后把我叫出去了。他说:“她们打你了?”
    我一听心里有些暖和,毕竟还有个老师关心我。班主任又说:“你到底拿了没有?要跟我说实话,拿了就拿了,没有就没有,我是你班主任,只要你说真话,我会给其他老师讲清楚的,你要是连我都不说真话,她们要打你我也管不了哦?你父母也都不在家,要学着做好孩子嘛,他们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挣钱养家,不容易呀,本来你成绩也还不错,好好学习了让你妈妈也觉得在外面辛苦值得噻。”
    “是我拿的。”
    “那你是好久拿的?拿了好多?”
    “就是上上周星期六,旷老师班在补课,我也去了的,我看办公室没人就拿了,总共165块钱。”
    “嗯,承认了就好,以后不要再拿人家的东西了,今天你是遇到老师了,你遇到其他人肯定会打死你的,谁也帮不了你,知道吗?”
    “嗯。”
    “知道就好,上课去吧。”
    我以为这样就完了,松了一口气,但是一下课又被旷老师叫去了,她问我钱在哪里,让我还她。可是我已经用光了,外婆赶场打摩的都是我付的钱。当然我也一五一十的给老师讲了,班主任也在,她们也就真没打我了。
    三
    同学们见了我都是哼来哼去的,他们不喜欢我,因为我总是爱拿他们的东西。我羡慕他们有好东西,我恨他们在我面前炫耀,我嫉妒他们有爸爸妈妈给买好东西!漂亮的文具盒、高级的铅笔都会让我手痒痒,所以我总会想办法给弄到手,在哪里学的这怪习惯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忘了,拿了多少东西更是记不清了,反正见到好东西就像饿狼见到羊一样疯狂!
    东西我也没留着,我享受把东西送人的那种自豪,尤其是妹妹,我在她心里肯定像超人一样威风!糖果呀、气球呀给了她可不少!当我有钱时我还会把钱给一些爷爷奶奶,他们很少问我是从哪里来的,只是很高兴的把钱收下。
    今天手里还有一些钱正好可以让我有脸回去。
    放学了,在温暖可爱的阳光陪伴下我带着妹妹回家了,开始心里有些胆怯,因为不知道爷爷会怎样对付我。可是到了家,门紧锁,看来今天爷爷奶奶又忙活去了,都还没回来做饭。因为心里有些心虚加上真的饿了,我决定自己做饭,虽然不是第一次做饭,但是这是第一次这么心甘情愿。
    洗锅,加水,点火,刨红薯,下米,下红薯,烧,烧,烧,一大锅稀饭做好了!抓了些好吃的萝卜条儿,三五两下,饱了,正想要出去玩儿,奶奶背猪草,爷爷背洋芋一前一后回来了。是福是祸都躲不过啦。
    奶奶:“去给我们舀盆水来。”
    “哦。”(平时我是不会答应得这么快的)
    奶奶厉声:“舀热水嘛,##,我们累得热猫猫的,冷水激得呀?”
    我杵着。
    爷爷:“快点儿去换嘛!”
    我一万个不原意的把水给换了。
    奶奶:“一家人都是没良心的东西,大的在外面混了六七年了也没见寄多少钱回来,电话都不打一个,还要养你两个东西!”“别个个个出门回来都把家里搞得方方便便的,就你那个屋里啥子都没得……”
    奶奶总爱在我面前唠叨这些,我不清楚爸爸妈妈在外面挣到钱没有,寄没寄钱回来,打没打算回家。只是偶尔从别人嘴里听说我爸爸好,在外头把钱都输光了,自己也不愿找工作做,就我妈妈一个人挣点钱……她们不避讳我是因为她们认为我不懂,其实我懂,当听说了这些我心里阵阵的痛,阵阵的恨!但无能为力。
    痛苦是小孩子最容易忘记的一件事吧,因为很快我就不记得了。
    四
    过年了,有妈的孩子们早早地穿上了新衣,互相攀比,我假装看不见,假装平静。但是心里挠挠的,像是有个多余的东西在心里憋着,堵得慌。
    大年初一,我家有客。
    大人们过年唯一的乐趣就是打牌了,四个人把108颗麻将翻来覆去的炒来炒去,即使通宵也不烦。
    我看大伯今天赢了不少,所以决定对他下手弄点压睡钱……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见二伯在说着什么,好像说谁把他钱拿了,悄悄从窗户看了一下他,不看不知到,遭了,昨天衣服看错了,我拿了二伯的钱!他本来就输了,还被人偷!惨了,他脾气不好,打人可凶了,院子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不怕他的!
    我赶紧把钱藏了起来(鞋子里)。
    二伯把我揪了出来,问我拿了钱没有,因为我否认,他就打我,简直是要往死里打,我受不了了,就拉了妹妹跑了,一路一路跑,可能有人拉住了二伯,所以他也没追来。
    大年初二,我们又露宿街头!
    大年初三,和开始一样,冰冷的早晨唤醒了我和妹妹,饥饿迫使我起了邪念,当我在一个一个商店门口转悠时一个陌生叔叔跟我打招呼。
    “小朋友,你谁家的呀?”
    “骆##家的。”
    “哦,真的呀,太巧了,你爸爸我认识呀,是不是在上海打工嘛?”
    “不是,是在广东。”
    “哦,那是以前在广东,现在他们在上海了,早就去了,你们不晓得呀?”
    我摇头。他很热情的把我和妹妹带到商店,给我们买了很多吃的,动作很迅速的把我们带走了,在半路上他还顺便捡了个孩子,之所以说是捡的因为他也是说他治疗白癜风应到北京那家治最好认识那小孩的爸爸,也说是小孩的爸爸托他把我们一起带出去,不让在家里受苦了。
    他一路给我们讲了很多很温暖的话,说,爸爸妈妈挣了好多好多钱,忙得都没时间管我们,觉得很对不起我们,所以决定把我们带出去过好日子。要让我们吃好的,穿好的,上好的学校,买好的书包……
    我们跟他坐车来到了县城,叔叔找了房子,让我们在里面住下,但是他不再给我们吃的,而且我们的门也是锁了的!开始我们信了他的骗,我是害怕挨饿的,所以我第一个发现了问题,我怂恿那个孩子和妹妹哭闹,我们使劲敲门!但是哭喊打门都没有用,我们遇到了人贩子!
    我害怕极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从小我喜欢看武侠片子,但是里面的方法一个也用不上啊,陌生的地方,坚硬的铁门,三个弱小的身子!
    我们越来越没有力气了,此刻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真后悔离开了家!
    当我们停止了哭闹,门却开了,是房东太太,太好了,绝望之后的慈祥的脸庞,她没多说话,只是叫我们快走。
    我们一路跑一路跑,也不知道饿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在跑,我们不认识路,找了个买菜的阿姨问了一下双江大桥在哪里。因为我曾经听说过,从县城到我们那里要经过双江大桥,我们就一直朝双江大桥跑去……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5 06:01 , Processed in 0.696012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