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3|回复: 0

-b-失落的花期--b-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将近黄昏,正坐在老槐树下闲聊,跑来一群孩子,手里扛着竹竿,不由分说就打落几枝槐花,争的争抢的抢,有的哭了,有的笑了,这情景突然勾起我许多的回忆,让我想起了素素。
素素是我儿时的伙伴,也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那时,每到这季节我们就要打槐花,当槐树上还只是一些嫩黄的树叶时,我们就数着日子等啊等啊,等嫩黄的树叶中冒出点白色的花骨,我们就动手了。所以我们从三月到四月都在槐树下嬉戏,也都在打槐花和抢槐花。我总是抢得最多,因为素素是个胆小的小女孩,她总是羞答答地站在老远的地方看着我们,看着一枝枝槐花从树上掉下来,也默默地盼着我将开得最艳最白最香的槐花送到她手里,将一朵槐花插在她梳着小辫子的头上。然后,我们就一同去学校,一同在槐树下学习。
我送槐花给素素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言语,她只是傻傻地笑着,小酒窝在她的笑容中仿佛堆满了甜蜜,也堆满了幸福,于是从那时起我就告诉素素,我要一辈子给她这样的幸福。因为,我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唯一接受礼物的人。
童年的时光总是飞逝得很快,也至于有些闪烁着光亮的记忆被遗忘了。素素就这样和我一起分享着三月和四月的槐花,一年年的时光让我们在天真无邪中保持着那份纯真的爱情,也渐渐走向成熟的彼岸。当然,也慢慢走完那种与现实越来越遥远的初恋。
我走了,素素没有和我一起走,她被留在了这个贫瘠的乡野。她没有和我一起走,我没有抱怨她,我只能抱怨她的父母,抱怨命运的浑浊将素素吞噬在苦难的人生路上。素素没有走出大山,她无奈地放下书包,无奈地接受同许多山里的孩子们一样的命运,而我却远离了大山,坐在县城漂亮的教室里,继续去追求我的梦想。
我走的那天,素素将一朵夹得了白癜风该怎么治疗在书里的槐花悄悄地送给我,只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送给她的那朵,希望我永远保留它,希望有一天我再摘一朵插在她的头上。看着枯萎而依然留香的槐花,我真想拥抱她一下。但是,素素还没等我说什北京儿童医院白癜风么,就已经消失在村口,那时的槐树已经没有的槐花,葱郁的树叶遮住了好大一片房屋。
后来的日子,素素每河南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到槐花盛开的时候就写信给我,而每封信中总是夹着一朵最艳最白最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有哪些香的槐花。在宿舍的灯下,在孤独和寂寞的漫漫长夜,读着一字一句,嗅着清淡的花香,我觉得多么的幸福。也许,这种幸福就是素素每次收到我送槐花给她时的那种幸福,当然她也在心中同样对我说,她会一辈子给我这样的幸福。
再后来的日子,我就没有收到素素的来信,也没再嗅到那阵醉人的芳香。我仿佛对那种淡香失去曾经的热情,没有了我似乎没有失落什么,可我还是莫名地难过了一段时间,也试想着素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后我淡忘了在另一个繁华的城市的学校里,我有了新的追求,新的生活。素素,我想是因为过得太现实了,所以她梦里的风花雪月突然被什么惊醒了吧?
我想,爱情对于男人来说,也许只是一段时期,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能就是一辈子了。有些女人宁愿放弃一段婚姻,却不愿意放弃一段爱情。素素,在十多年后,我们又再度相遇,只是她已是别人的妻子,我是别人的男人。我们依然没有说什么,只是浅浅的一笑,仿佛把所有的东西都付之于这笑容中,而那酒窝里堆满的甜蜜和幸福,有一些苦涩,有一些沧桑。
几天之后,槐花开始凋谢了,漫天飞舞着雪花一样的花瓣,寥寥地落在各个角落,这情景真让人难以割舍难以释怀。是的,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花季,但却是一个失落的花期。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5 05:50 , Processed in 0.690812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