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回复: 0

恋恋花季之早恋风波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恋恋花季之早恋风波
      
   
    艾雪静,很率真、很可爱,是同学和老师们喜爱的乖宝宝,就是那种学习好好,品德乖乖,不让家长心,不让老师头疼的乖宝宝。但是,并不代表,她就没有她的烦恼和郁闷。清晨,逃过同学和老师的目光,偷偷地藏身在由树林搭成的“世外小桃园”,对着书上的文字发呆,灿烂的阳光透过树梢洒在她长长的眼睫上,时时逗弄着她额前的一缕长发,树上的小鸟也适时地叫上那么一声,搅动着清晨空气中的宁静。一片黄叶偷偷地飘落在她打开的书页上,淡淡的经络细细描述着岁月的故事。她的目光越过文字,静静停伫在黄叶上,又抬头望望头顶的树冠,思想出现那么一段时间的空白,18岁的年纪只有为赋新诗才会强说愁,没有太多的悲秋意识,学的理科浑身也没有太多的文学细胞,但这片叶子真的让她深切体会到悲戚,一种勃勃生机之后的冷落和寂寞。
      哎!她重重的叹口气,拾起那片叶子夹在书页中,再一次整理思绪,再一次与一行行文字较起来劲,高三了,歌曲中怎么唱的?“我想唱可是不敢唱,唱起歌来还东张西望,高三了,准备考重点,妈妈总在这么讲”。高三了,以学习为重哦。
      “艾雪静”,远远传来的呼唤让艾雪静的眉毛不自觉的抽动一下,竭力说服自己原谅别人的介入,用力继续低头看着书。
      “昨天为什么不接听我电话?”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因为昨天没电话听安雨的审问,这不,立竿见影,就来讨伐了,该来的一定会来的。
      刚到来的安雨显然并不在意艾雪静的爱理不理,一本正经的数落着她的不是。“你昨天都写什么作业了?有没有做数学?多做了什么?”一连串的话艾雪静都已经能背下来,最怕的就是周一,最怕的就是这样被审问,可是每周一都如此,有时都在悄悄地祈祷,祈祷老天让安雨变成个哑巴,起码毕业之前吧,哎,有些恶毒,可怎么也比被荼毒死掉好些吧。
      天不救人自救吧,艾雪静慢条斯理地收起课本,把昨天写的作业本一下子全部丢给安雨。“你自己看吧,都在这里,就手帮我交给老师。”酷酷转身离去。安雨愣在那里,哦?什么时候艾雪静变得这么有性格了?每次都是耐心的等她烦的啊!
      不理会安雨的目光,艾雪静走向教室,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托腮看着窗外的黄叶,不禁又发起呆来。耳边的读书声很快随风远去,早上妈妈的大发雷霆清晰得触手可得。
      “你怎么可以传小纸条,你今年高三了知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妈妈难得的一次发脾气真是可怕,想忘记都不可能。
      不就是一个纸条吗,不就是有人说喜欢我吗,我又不是恐龙,值得那么大惊小怪吗?怎么觉得受到惊吓的不是我自己而是妈妈啊。无聊地拿出手机,想着与小姨的约定,哪天遇到没办法想通的问题时,发“SOS”给她,她全天接待,随手给小姨发出个信息:“SOS”。天,没想到还真的有用上的那么一天,目前的情况真的很令人郁闷的哦。
      叮铃的音乐声上课铃声,老师歙动的嘴唇都没有吸引到艾雪静的思绪,思绪仍飘浮在清晨的空间。
      安雨偷眼瞄着艾雪静,但却不敢开口,她承担不起开口之后的后果,刚才的异常已经让她受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耗到下学,不与任何人招呼,艾雪静一下子冲出了教室,推出自行车一路飙向小姨开的服装店,不到下班时间,店里寥寥无几的顾客随手翻动着架上的服装,服务员叶子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艾雪静对叶子点下头直接走进内室,一屁股坐在小姨对面,一伸手盖下小姨眼前的正在看的书籍,“小姨,你都多大岁数,儿子都好几年级了怎么还抱着这些言情小说看,郁不郁闷啊!”雪静心头的郁闷在小姨的面前可以随意宣泄。
      小姨――秦爱眉悄悄地瞄下雪静的脸庞,紧抿的嘴唇不敢泄露半点好笑的意思,只夸张地凑近前去,长长的睫毛忽闪着,一言不发,托起腮等着做个合格的倾听者。
      雪静无聊地数起眼前的睫毛。但毕竟是个小孩子,终于沉不住气,用力地瞪了小姨一眼,“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不问问我?我才不信我妈不告诉你!”用力的眼神紧紧盯着爱眉的眼睛,有一些慌乱、一些无奈和一些委曲。
      “你妈妈说什么在我这里不重要,我想听你说的!”爱眉仍然闲闲地看着雪静,并不想盘问什么,现在的孩子叛逆的个性不允许她说什么,尽管雪静这孩子一向与她亲,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她不想吓到孩子,已经有人吓过了,不缺少她一个。
      “真的?少哄我,你们不着急是假的,不是都怕我早早交朋友影响学习吗?!”雪静气恼地看着爱眉,尽管与小姨的年龄差了近二十年,但她一向是自己最能信任的人,这些话她可以不对爸爸、妈妈说,但她喜欢与小姨说,喜欢小姨的性格,喜欢小姨的随意,喜欢在小姨面前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你说呢?”爱眉用温暖的眼光看着面前的大女孩,长大是件艰苦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顺利地抵达终点的,一次意外也是一次磨练,她希望自己的力量能帮助雪静安然的走过去。
      “其实,我真的没把那封信当回事,如果我真的当回事我还会把它放在书包里吗?我一定会藏得好好的、深深的,不让任何人看到的啊。”雪静泄气地终于说出自己的委曲。
      “那也不是一点都不在意啊,真的都不在意的话你也就不往书包里收了,会随手丢弃的啊。”爱眉促侠地看着雪静。
      “我!”雪静脸“腾”地一下子红透了,站起身就要离开。
      “等等,”爱眉好笑地压下她的肩膀。“我说的也没错啊,我们家静静长大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是我们静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价格静又漂亮,性格又讨人喜爱,没人喜爱我还郁闷呢,你说是不是?”雪静的脸再次红了,但这次不是因为恼怒,而是淡淡的粉色。“你一定会告诉小姨,你不会看重这件事情,小姨信任你,其实,人生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每个人都会长大,今天你经历的是早晚的事情,但未必是对的时间或遇见对的人,但是,你一定会说,你可以掌握的。但小姨要这样说,在你有能力掌握自己的感南昌白癜风情之前,最好不要轻试。”“我要怎么知道什么是对的时间呢?”孩子毕竟是孩子,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心里还是有所牵挂的。
      “你看小姨这个年纪,但心里也有自己的梦,生活中一再的遇到比你小姨夫出色的人,但是我已经选择,就代表了我有一份责任,它束缚着我,让我无法再移开目光看别人,即使别人的出色更吸引我,可是我不能,但是有时我也有幻想,也有失落,所以我也会有失眠,也会有彷徨。虽然我心有所感,但是我会把握住这些纷扰,不让它改变我的生活。这些在你们来说可能就是“懦弱”,有好的为什么要为难自己,但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有一种责任,有一种牵挂,这也就是我想说的掌握。而一旦我不能掌握我自己,而随意爱上某个人,那么你能想到的结局是什么吗?”爱眉目光的失落不是那种装就可以装出来的,雪静认真的想了想,很犹豫地说:“离婚?”
      “是的,离婚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夫妻感情的原因,也会有很多外在的因素。想看小姨玩离婚吗?”爱眉治疗白癜风去哪家医院调笑着雪静。
      “不要,小姨夫很不错的。”雪静坚决地说。
      “你啊,逗你玩呢,我才舍不得呢。”雪静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心里也在想着,虽然每天都告诉自己是个大人了,但大人世界的无奈,她仍不愿去接受,这也许也是她不想接受爱情的关系之一。“小姨,放心吧,我会的,我还不想让我自己失落掉呢。”笑笑,雪静走上前轻轻地抱抱小姨,心里的疑惑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心无明镜台何处染尘埃?是这样吧。
      “艾雪静,你怎么回事?干嘛不理我?”真倒霉,为什么每天第一个就见到她呢,雪静心头有些郁闷,有时她自己都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容忍安雨那样一个女孩,自私,自私到每次借完自己的笔记,笔记本都会少上几篇重要的东西;善妒,每次自己的成绩比她高上一点就要忍受她的疲劳轰炸至少一周。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放下她不管,坏习惯已经使得她自己没一个朋友了,放弃了,她会孤单的,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要忍受啊。
      “没事,心情不好,别理我。”艾雪静的回答显然让安雨非常的不爽。“你牛,不理你好了。”安雨负气离去。
      晚上,雪静还是心软了,已经几天没好好理安雨了,她一定好孤单的。拨通了安雨家的电话,但接听的是安雨的妈妈。“阿姨你好,安雨在吗?我是雪静。”雪静有礼貌地问道。“哦,安雨,安雨出去玩了,回来让她给你回电话好吗?”“好的,谢谢小孩白癜风能治好么!”雪静安心地拿出书,专心地学习起来。
      突然的铃声吓了雪静一跳,拿起电话,安雨惊喜地声音从电话的彼端传了过来,“雪静,找我吗?你终于想理我了啊。”
      “哦,是的,我也没事,只是想听下你的声音,你到哪里去玩了?”
      “我没有,到别人家补课了。”安雨显然没接收到妈妈的掩饰的迅息。
      “哦,没事了,我要看书了。”雪静有些意兴阑珊,怪不得安雨每次找老师补习功课都偷偷地进行,打的不要,原来如此啊。
      “等等雪静,你今天都做什么作业了?”果然被安雨逮到的结果就是这样,被一遍遍地盘问到底掉,就是每天写了几个字几道题,然后还不能比她多。
      “我?”雪静开口的一刹那想起小姨的话:既然她介意你的一切,你就给她些压力,让她自己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要总顺着她。“我今天写了很多啊,课外课内的都写了,并且还有阿姨她们从北京买回来的练习册啊。”不等安雨反应过来,雪静一下子放下电话,大声笑起来,不用看能想出来安雨的脸会就绿成什么样子,拔下电话,关掉手机。愉快地哼着歌,拿起毛巾冲澡去也。
      “雪静。”大清早出现在晨雾的呼唤清清柔柔,雪静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文静宜,你走快些好不好,我们要迟到了。”
      文静宜,人如其名,斯斯文文干干静静,最要命的是略微的顽笑话就可以让她的脸红上半天。
      “雪静,你的电话怎么都不通,昨天写了好多的作业吗?安雨打不通你家,足足与我抱怨了半个小时,现在全班都知道你写了好多好多的课外作业啊。”文静宜的话令雪静一乐,豪爽地拍拍她的肩头“你信吗?”文静宜腼腆一笑,“我理解你!”哈哈,她们的笑声在清晨氤氲的空气中回荡。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20 01:27 , Processed in 0.973524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