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6|回复: 1

多谢,兄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多谢,兄弟!
      
   
    酒,上好的女儿红,如今就摆在桌上。
    酒,上好的女儿红,如今就一口接一口地灌进他的嘴里。
    酒,上好的女儿红,的确能让爱酒的人精神振奋。
    司徒猛现在就很振奋,所以他也就在不停地灌酒。
    只不过他的振奋不只因为酒,而且更因为他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好弟兄,而最主要的是,他有了一个好兄弟。
    兄弟和弟兄不同。
    弟兄通常是指手下能为其拼命的人,只是下属和上级的关系。
    兄弟是指能够让他抛头颅,洒热血而毫无怨言的人。
    所以通常好弟兄可以有很多,但是好兄弟却寥寥无几。
    但如今司徒猛就多了一个好兄弟。一个现在坐在他身边陪他喝酒的好兄弟。
    叶洌看着司徒猛,他知道今天他这个新结识的大哥很开心。所以他就陪他喝酒,一碗一碗的喝酒。
    司徒猛也满怀感激的看着叶洌,脑海里思绪飞涌,他的记忆闪电般回到了三天之前。
    ************************** *********************
    三天前,午时,落虎坡。
    司徒猛骑马奔在镖队的最前面。他很少走在队伍的前面,这样做是因为他很紧张。
    能让身为四方镖局的大当家的他紧张的事情很少,因为他是司徒猛,因为他们是四方镖局。
    只要是江湖中人,就很少没听到过四方镖局的。因为它就象一个传奇般在武林中崛起。
    短短的四年时间,一个镖局就把生意做遍了大江南北,几乎把分局开遍了五湖四海,使得绿林中很少有人敢打这个镖局保的镖的主意,这算不算一个传奇?
    所以司徒猛很自负,很少紧张。
    但这次却是个例外。
    因为这次保的镖数目太大。三十万银子算不算大数目呢?如果给一个平常的家庭的话,不知到要给子孙花到猴年马月去。所以三十两银子的确是个大数目。
    只不过这次四方镖局保的却不是三十万两银子,而是黄金   所以即使有性命之虞,还是有些亡命之徒窥伺这趟镖的。
    但更让司徒猛紧张的是,他受到消息,西域“莫敌教”将会插手这趟镖。
    “莫敌教”是西方的魔教,做事向来辛辣无比,他们如果一定要办某件事,那么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会做到。而更糟的是他们在几年前就成了辽国的国教。他们这次插手这趟镖绝对是为了动摇边关将士的心绪,以挫大宋军威。
    所以这趟镖决不容有失。
    所以司徒猛奔在镖队的最前面,他要一夫当关。
    而落虎坡的确是对手下手的好地方。因为这里古树参天,是敌人隐蔽的绝佳选择。
    镖队走了半晌,司徒猛为怕有失,回头叫后面的镖手跟快点。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他发现镖队后面突然出现了一大团雾。现在是正午,所以绝对没有什么雾,或者说那根本不是雾。
    他开始担心了,但很快他就不用担心了。
    因为他已经变的气愤了。
    看到自己的弟兄被毒烟迷倒,你生不生气?
    于是他很快就冲了过去,可是他们警觉的太迟了,一些功力稍差的镖手已经倒在了地上。能够站着的人还不及总数的三分之一,而且看他们的神情,显然也绝不好过。
    似乎书中坏人总是等下毒后才会出现,我们的这个故事也逃不了这个老套。
    所以当毒烟散后,莫敌教的人就出现了。
    他们人来的不太多,才来了十几个。
    走在最前面是四个人,四个以一敌十的人。
    钩魔,剑妖,刀怪,棍邪。
    莫敌教四大护法。
    钩魔狞笑道:“司徒兄,你的一大帮人已经全被我教的迷烟熏倒了,没一两个时辰是醒不过来的,我想你还是做个顺水人情,把你保的镖交出来,免得伤了和气。”有些人就是如此,在行凶前偏要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好象是你逼他出手似的。
    司徒猛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字,一个很简单的字。
    “杀!!!!!!!”
    就算今天血溅当场,他也不会让这些人这么轻易地抢走镖金的,虽然他知道自己绝非四个人联击的对手。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剩下的弟兄几乎全被这些奸人杀了。而他却还要应付四大凶徒。
    一个时辰后,四魔只剩下了两魔,但是司徒猛的身上也留下了数十道伤痕。而钩魔的无情钩也在此时招呼了过来,可他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难道今天就要命丧当场吗?司徒猛眼睛已经闭上了。
    但是他的眼睛很快就睁开了,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惨叫声,一声不属于他的惨叫声,来自钩魔的惨叫声。
    因为此时一把剑已经刺穿了钩魔的咽喉,来自一个白衣白马的少年的剑。
白癜风诚信医院   但少年的剑也只是杀了钩魔而已,而他的剑现在也在钩魔的身体里。
    但是刀怪的刀却已经快砍上了司徒猛,血也立刻溅了出来。但司徒猛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因为血并不是他的。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少年竟然冲上前来,把身体做盾牌挡下了这一刀。跌坐在地上的司徒猛的眼里也已经噙满了泪水。他猛地大叫一声,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抓起地上的一把刀,就地一滚,斜身一刺,刀就刺进了双手被少年擒着的刀怪的身体里。直把他刺了个穿心透。
    司徒猛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这才看清楚了少年的面容。这副英俊的脸庞早就挂满了汗水。
    “兄弟,你是谁,我们萍水相逢,你却出手襄助,而且还为我受了伤,我真是·····”司徒猛哽嘤地说道。
    “我叫叶洌,拔刀相助是我辈中人应该做的,没什么啊!”
    “你就是不识愁的叶洌?”
    少年不识愁滋味,
    叶洌正少年。
    叶洌不识愁滋味。
    不识愁滋味的叶洌正是这几年来武林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而相信今天这件事更将传遍大江南北,使他成为人人称道的中科获“聚力共健”品牌影响力少侠。
    “好,好兄弟,你这个朋友我司徒猛今天是交定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好好好啊,我虽然损失了不少弟兄,但我有结识了一个好兄弟,真是太好啊!!!”
    当四方镖局剩下的人马醒转过来后,司徒猛就一直开心说这句话。没有人会责备他们的老大死了这么多的弟兄后还这么高兴。因为他们都知道若果不是叶洌的话,他们早就没有命了,所以他们和他们的老大一样对叶洌充满着感激之情。
    而当再过两三天就要到达目的地时,四方镖局的人也终于包下这家客栈,来个不醉不归好好的庆贺一下。
    ********************** ******************
    “大哥,你怎么了啊?”
    司徒猛的回忆被叶洌关切的声音打断。
    “哦。没什么,兄弟,我真的是要好好谢谢你啊!”司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看得好徒猛带着醉意道。
    “大哥,不是说过这没什么的吗?”
    “对了,大哥,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叶洌顿了顿道。
    “什么啊?尽管说!!!”
    “我想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个人做了坏事却受到人们的尊敬啊?”
    “这还不简单,最好是在别人当面做下于人有利的事,再在背后解决就可以了嘛!”司徒猛不以为然地答道。
    “哦?果然是好计啊。大哥,那你也应该明白了吧?”叶洌突然说道。
    “兄弟,你说什么啊?大哥听不懂!”
    叶洌并没回答他,只是说了句令司徒猛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大哥,你们被莫敌教毒杀后我会替你报仇的!大哥。你现在明白了吧?”
    司徒猛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什么,而当他看到身旁兄弟的时候,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看到他的兄弟在狞笑。
    他看到他的弟兄在昏倒。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头也痛了起来。
    然后他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叶洌会舍身相救,为什么他刚才会问那个问题。
    但是都完了。
    对于一个死了的人来说,明白这个有什么用呢?
    在他临死之前,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在看着满满的几箱子的黄金在狂笑······
      
    (全书完)
      
    注:叶洌后来的事在《兄弟,你到底是谁?》中有记述。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4-12-20 23:1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2-7 12: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锄禾日当午,发帖真辛苦。谁知坛中餐,帖帖皆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2-15 18:22 , Processed in 0.738320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