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回复: 1

浪子归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浪子归
  

  浪子归

  ——唐凯南

  

  

  浪子归

    

    

  2005年的夏天,我写下这样一些诗歌,在杂乱中刻意寻找着充满阴影的词汇。我写道,血液流过你的爱/血液流过你夏天的念头/血液是我/流过你梦境中那受伤的花朵。那是炎热的季节,也是我生命中一段黑色的日子,那时我在文字中激情喷涌,在内心濒临崩溃,现实与内心的矛戈双面夹击,我只能在文字中寻求逃遁的路途,求生不得,欲罢不能。

  然后是该丧失的东西按照预想的方式丧失,它们在我孱弱的欲望面前,晃着晃着就不见了,一如我们不曾真正拥有过的青春,在我们寻寻觅觅愁愁恨恨的时候,云淡风清的就过去了。

  喜欢崔健,喜欢他的《浪子归》,这个中国当代第一位行吟诗人,一反他在其他作品里的那种玩世不恭的讽刺调侃与故做洒脱的毫无所系。而用阴郁和伤感的声音唱道:面对着镜子我偷偷的窥,岁月已上眉,不忍再看见镜中的我,过去已破碎……

  在一个浓郁的化不开的下午,屋内充满了黄昏的气息,破旧的墙壁在下午阳光的抚摩下,散发着令人无奈的忧伤与寂寞,我一人独自听着这首歌,让烟灰一截一截的落在地板上,就忍不住的想要嚎啕大哭。

  想起三年前初来这座小城,年少的我初见这城市的五光十色,也曾有个好好奋斗的想法,于是就自己把自己的日子装扮一新,试图抹去那些混乱和不堪回首的过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开始另一个崭新的人生。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想让自己匆匆的步履在城市的柏油道路上能留下一点轻微的足迹。周末,就一个人背着旅行包,带上相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的游走,走过大街小巷,走过车水马龙,走过陌生人的微笑,走过拾垃圾老人木木的眼神,走过纸醉金迷的夜色。累了,就在街道上找条长登,静静的坐着,看看天,经常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

  但性格里与生俱来的锥子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宿命的创痛。西方哲人的那句性格决定命运残酷却又准确的阐释了我在现实面前的无能为力。于是只有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错下去,却又难得且不甘就此麻木。于是烟抽得凶了起来,也学会了当地人的豪爽,用粗瓷大碗往自己胃里猛灌着廉价却狠辣的二锅头.

  其实我并不是喜欢喝酒,一大口酒入喉,灼热顺喉而下,我感觉到了酒过之处,内脏上面布满了一道道鲜红的伤口.但我喜欢喝酒过后的那种感觉,那种遗忘后的舒坦,甚至让我产生了置身于时间之外的错觉.一切的一切,至少我暂时不用理会,就像一只舟,飘在平静的蓝色湖面,永远永远.尽管自己知道酒醒过后必是人惊,朱颜瘦.

  也常有找个女朋友的念头,想这样或许能结束我混乱的生活和内心,让自己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起来.有时候看着周围的人,一对一对,都是甜蜜得一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沧海桑田的样子,虽然表面上做出不屑一顾的神态,但内心却羡慕的要命,羡慕的让自己都觉得尴尬觉得不好意思.

  有一段时间和一个女孩子走的比较近,每天一起吃饭,一起回来,彼此也觉得十分融洽,但一直都没有说出什么。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她现在正在考虑接受一个男生.当时我的心猛地一紧,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然的回了句,哦,是吗.回到住的地方,给她打了个电话,蛮横的让她不要答应.再后来该走的还是走了,留也留不住.能留下的只是一份隐痛和见面时候的难受。人依旧,笑容却凝固在脸上.

  席幕容有一句诗:我不是立意要错过/可是我一直这么做/错过花枝满丫的昨日/又要错过今朝.自己就这样错过了一个又一个,一程又一程。有时想,自己只是一个懦弱的人,缺乏一条道走到黑的勇气.在爱情上是这样,这其他方面也是这样,性格决定命运,是一条恶毒而真实的咒语,我置身在它阴影下,难以自拔。

  就这样,一个人走着,过着外表简单内心混乱的生活,惊心于每个夜晚的到来,一天的结束如一个梦境,极不真实,回想白天发生的一切,竟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就这样走过了几个春夏秋冬,花开花落,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只是还不知道应该把自己放在哪,心安是归处,我何时何地才能心安呢?只好继续很凶的抽着劣质烟,很猛的灌着劣质酒。醉生梦死,昏昏噩噩。

  总是有痛苦的日子。总是有孤独的日子。总是有幸福的日子。然后再度孤独。海子说。这个追求着幸福的哥哥,终久没有得到在尘世的幸福,只是给别人留下了真挚的祝语,然后回到了他的王座,永恒的黑夜之所。在床头放着他的诗,每每读到,都有想哭的冲动。

  “光阴匆匆似流水,它一去不再回.不再有那痉的梦,和无用的忏悔.我要洗漱身上的尘灰,和脸上的泪水.我要骑在那骏马上,把时光紧紧追.…[url=http://health.zg想知道北京白癜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ny.com.cn/a/a13/201506/m/10193.html]白癜风专科诊疗医院QQ号[/url]…”

  最感动的是崔健的《浪子归》最后竟一反常态的充满了温情的理想。也许我们都知道了太多的黑色,但知道本身无济无事,并不能给我们善意的拯救,不能让我们因此而幸福。还是让我相信美好吧,至少能有一丁点表面的安慰,让我在清冷当中,有着卖火柴的小女孩般的温暖。

  而我就白殿风是怎么行成的如何治疗只有这样走下去了,浪子是归不了的,时日已过,岁月上眉。天涯不是曾经的天涯,江湖也非昔日的江湖,花非花,人亦非人。只好这样的走下去,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呢?

  总是有痛苦的日子。总是有孤独的日子。总是有幸福的日子。然后再度孤独

    

  

  kainantang@yahoo.com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回帖是美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5-21 11:09 , Processed in 0.695755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