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回复: 0

河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河缘
  

  河缘

  ——苏时

  

  

  外婆家就在汝河岸边的村庄住,小时侯,经常去那里玩耍。那洁净的沙滩,幽深的树林,欢畅的河水,旷远的境界,多年来时时勾起我对童年的眷恋。前些时,由于些许小事,又去了趟汝河,以前的记忆和现在的景象交织在一起,不断在我心头翻腾。

  也许,是受神话中有关宝石传说的影响吧,幼时的我每每很注意河床上的小鹅卵石,总希望能在其中发现一件“宝”来。半天回家,总是身上所有能带东西的地方,都被大大小小的石子占满了。

  夏季,我们在大人的带领下去河里玩耍,边急急赶路,边听着各种美妙传说和趣闻佚事——如:若干年前,汝河只有十几丈宽,当时,河里有几对金鸡娃和金簸箕,发洪水时,金鸡娃向河中游,金簸箕把水往河里攉。有时甚至可以看到攉起的浪头有丈把高,所以尽管有时水很大,可河床总是保持不变。后来南蛮子把金鸡娃和金簸箕都盗走了,发洪水时,巨大的浪头卷走了大量的树木、田地,以至造成了现在的南北三四华里宽。又如:一次发洪水,好多人都在河边看,从上游冲下来一条乌黑的庞然大物,看起来很象一挂屋梁。于是,一个人就下去打捞,刚一接触,就被粘在了上面,再也下不来了。据老人们说,这是遇上了被上天贬下来的蛟龙... ...听着这些传说,站在河边,望着哗哗东去的河水,我们心里总是既兴奋又感到神秘和恐惧。不过,这种情绪很快便会被放纵和舒畅所代替——大人们去深水里抹洗时,我们就在岸边浅水里进行嬉闹。“疯”够了之后,就光着身子在岸边拔茅草根。攒满把后,就着河水洗净,一边头枕者岸边的细沙尽情的让河水轻抚着自己,一边品尝着这甘甜可口的美味——“甜”的感觉取代了一切。

  冬天,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在一尘不染的沙滩上翻筋斗竖蜻蜓而筋疲力尽之后;在玩够了用一颗小石子在冰面上滑掷,随着吱吱声,而逗得冰下一溜白花欢蹦乱跳之后,接着就是年长一点的带着我们去河床上的小树林里捡柴了。也许是怕毁坏了小树吧!据说护林的老汉是不许我们这些儿童团入内的。于是,我们在一两个“哨兵”的掩护郑州白癜风治疗与护理下“潜伏”进去,实施“闪电式”的攻击,战利品自然大部分是干枯的枝干,不过有时也带了不少活着的树枝,小树之类。这时贪多是不行的,否则被护林的看见了要挨骂的。我们在得到一些资本之后,便赶紧撤离这“是非这地”到“安全地带”去论功行赏。分到多少柴禾,大伙是不介意的,只是这种刺激、兴奋的心情有时到家之后也难以平息下来。

    

  东去的河水流走了儿时的一切不块,也流走了烂漫的童年。算起来,我已有十多年没去过汝河了。那天,我的心一直被一种期待占据着。

  太阳在黄沙飞扬的境况中成了一只银盘,没有一点光彩。虽然还没有入冬,岸上幼林中的小树却已是枝秃叶穷。眼前一片昏黄,远处一片一片灰黑的烟雾,知觉告诉我那是对岸的村庄和河床上的小树林。分明已站在河床上,仿佛这又不是我一直牵挂不已的地方了,我向四周张望着!

  突然!一个奇异的景象吸引了我。

  那是幸存下来的一片小水区,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宝镜似的,它一尘不染。周围长满了青翠欲滴的水草,一匹白马悠然自得的啃着。马旁有四、五个孩童,他们大的也不过十来岁,小的只有五六岁,一个个聚精会神地在水里摸着什么。这不正是我儿时的乐园么?这几个孩童不正是当年的我们么?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向四周张望着:

  啊!这里并不寂寞!刚才走过的地方不就是红薯地和花生地么?虽然果实已经收尽,已没有了令人欣喜的勃勃生机,可是有哪家孩子会嘲笑自白癜风患者不适宜哪些工作己的母亲为了子女们熬干了心血之后,而显得憔悴一些呢?我不仅为自己刚才的寂寞感而觉得惴惴不安了。幼林中小树在风中一摇一摆的,既像在招手又像是在致意:“看,我们随处都能生存,虽然里比别处苦些,但我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带给我家小孩全新希望们还是要向着用于人的方向努力成长!”

  汝河的美,比以前更具活力的美,再一次感化了我,况且一群后来者也已徜徉在这宽厚、质朴的美之中了。回家的路上,这样想着、想着,不由得一种感觉已在心头潜滋暗长了......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5-25 22:13 , Processed in 0.745106 second(s), 6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