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5|回复: 0

我的上司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我的上司
  

  我的上司

  ——山雨欲来

  

  

  他——我的上司,调走了,离开了这个他日日念叨着想离开的地方。

  说他是我的上司,又不完全准确。他是这个有三十多员工、院落窄小的单位里的副职,可领导责任分工又不怎么明确,他的责任也就是每天拿着大串沉甸甸的钥匙开库关库安排调运任务,更多的时候是呆在办公室连着休息室的房间里看电视、喝茶,然后就是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唯一一台能够上网的电脑前打游戏。他初中时是高我一届的校友,他的好多同班同学复读留级后也就成了我的高中同学,所以我和他也算是叔伯同学了,同学聚会时也常聚到一块。在这个纪律严格相对封闭的公司里,整个院落除了各岗位值班人员镇守在那里以外,办公楼里常常就只剩下我和他,呆在各自的办公室里,他看他的电视,我做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做完了,他就来我办公室的电脑前玩游戏,他玩游戏的时候我没事也就勾头弯腰猫在他的椅子后面看他玩,商量着这盘牌地主叫不叫得起,怎么才能打赢对手。我玩的时候他也站在后面出谋划策,为了一盘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棋而开怀大笑,或者为了一局势在必赢却又错失良机的好棋而后悔不迭。

  院外四季变换,阴晴圆缺,树上的叶子绿了又黄,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按步就班地流走,既单调也充实。在这个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都不尽如人意的狭窄空间里,我更多的时候忘了他还是个领导,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同事、同学或者朋友,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没心没肺地说笑,随心所欲口无遮拦毫不设防。有时实在闲得无聊,就拿他矮矮的个子肥肥的身材取笑他,笑他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却达六十八公斤,穿着肥肥的加长的警服走起路来像个企鹅。夏天穿着单薄衣裳的时候,他腰间的皮带总是管不住凸起的肚子滑到腹部以下,再加上皮带上挂满沉甸甸的钥匙、电台呼机、手机,越发使得皮带快要滑掉似的,这样每天货郎似的在阳光明媚的走廊里晃悠,我跟在后头总是笑得前仰后合。

  他九十年代初毕业于北京某个高等院校,是公安队伍里不多的正宗的科班生。分配在这个部门后,在各个岗位上都显示了他有着敏捷的思维、超强的记忆能力和工作处理的逻辑能力,但也许书读得越多的人,总是缺乏适应现有社会人际关系的能力。这并不是说他的人际关系不好,只是这些人际关系对他的升迁起不到任何实际性的作用,所以到目前还连个科所队长都没混到,在哪里都要受制于人。但他好像挺超脱的,对人对事都宽容而大度,从不跟人计较什么,确实烦了就嘟囔两句,过后就没事了。我心烦的时候,也总是向他絮絮叨叨,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听,然后就安慰我说,不要烦不要烦,经常发烦会变老的,变老了就不好看了,学我吧,什么都不要计较,一切由它去,乐观点,多自个给自个找点乐子。每次看到他那长得虎头虎脑还算英武的脸上那种如来佛祖似的笑,我也就听他的话满心释然不再自寻烦恼了。在日常的工作中,他对待下属更多的是支持、理解、宽容和体谅。在日常工作或者共同对外接待工作中,我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较多,这就形成了一种默契,我们能够通过清澈的、没有任何男女私情的目光交流,来读懂相互的语言从而协服用白癜风药物保肝吗调一致地完成某项工作;或者听我说话的语气他就可以判定今天我是否受了委屈。有时的接待应酬任务拖得太晚,他即使喝得晕头转向连说话都含含糊糊了,他也总不忘记我住得远,要安排个车送我回去,如果没有车,他会担心我一个女子深夜独自打的不安全,他自己则昏昏沉沉地坐在出租车前排的副驾驶座上打着瞌睡护送我回家。可是现在他走了,知道他要调走是迟早的事,只是在这一刻真的来临时,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的白癜风专家伤感:我还能遇到这样让人轻松没有任何负担的朋友吗?

  人的一生,在生活中,在工作中,会遇到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白癜风诊断检查要做什么人虽然相处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但他在你的生命中注定只是路过,一掉头的工夫,有关这个人的脸有关他的一切就飘逝到了风中,永远不会再想起。但有的人,你遇到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离开后留给你的却只有对往事开心的回忆,他的乐观与超脱,他的豁达与宽容,他的责任与真诚,总是影响着你,让你懂得如何去生活,这将是你一生的财富。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4 09:23 , Processed in 0.777015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