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6|回复: 0

那一场大火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那一场大火
  我的历险记之三

  

  

  那一场大火

  ——杨沛郁

  

  

    

  

  1980年5月中旬的一天,我和学校的一名姓任的校工,在河套里的一块小开荒地里种马铃薯。

  

  这块小开荒是我结婚后,与妻子一锹一镐地开垦出来的,大约有二三分地,秋后能收十五六麻袋马铃薯,除了留下一两袋自己吃以外,其余的送到粉坊可以换成粉条。这块小开荒四周环境幽雅,西侧是一条小河,河水滔滔汩汩地流着,游鱼细石,清澈可见。地的南、北、东三面都是茂密的山丁子树林,沿着河边我和妻子用双脚踏出了一条小径,弯弯曲曲地通向这块地。这个时节,说是在地里劳作,还不如说是来这里感受自然,小河流水丁丁冬冬,粉红色的山丁子花开的正盛,小草从地下刚刚钻出来,绿莹莹地逼你的眼。扑鼻的山丁子花的香,还隐约地夹杂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蓝天白云,蕙风和畅,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

  

  这一天我们刚起了垅,还没来得及向垄沟点马铃薯栽子,就见南山烟雾弥漫,虎啸山崩。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南山霎时成了一片火海,火光冲天,大地和天空连成一片,整个天地立时就笼罩在了烟火之中。

  

  我家当时住在南山脚下。大家都知道大兴安岭山岭连绵,河流纵横。说是南山,可南山离我家还有二三里远,而西山离我家却近。换一个角度说,我家离西山只有一百米远,是村子最西边的一家。但从我所在的城镇的位置上看,南山也好,西山也罢,都得叫南山,因为这山的确是在城镇的南面,尽管城镇的四周都是山。北京中科华北白癜风专家团全国学术交流会——唐山站圆满成功!当时我所在的小开荒离我家也是二三里路,方位是在我家的东北方向。

  

  情况危急不允许我多想,命令校工赶紧牵牛回学校,我便飞一样地向家奔去。这时我所在的靠山村,从远处看已完全笼罩在火光之中了,我的心沉甸甸的,家里有我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大女儿不足两周岁,小女儿刚出生不几天。此时我奔跑的路,也已被大火吞噬,道路两边干了一冬和一春的蒿草足有一米多高,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着得呼呼作响,前边根本看不见路,我只按大致方向,在已着过的草地上穿行。

  

  离村子有一里地的距离,看见村子已成一片火海,只感觉一栋栋的房子着起来的火柱都窜上了天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时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因为家中有我一个不足两周岁的大女儿,一个只出生几天的二女儿,有和我共同患难的妻子。我一家一家的数着,我是村西的第一家,西山着火首当其冲,覆巢之下无完卵。大人和孩子是死是活,难以预料。

  

  我当时的拼命奔跑速度现在难以想象,从小开荒起步,到村子边时也不到十分钟吧?正当我绝望时,村子的房子一栋栋的完整的映在了我的面前,这时我距离村庄大致有一百米的距离。村子的周围还在火光之中,我奔入我家院子后,发现我在附近林场的三弟正拼力地打院子外面草地里的火,手里抡着前几天我从山上砍回的鲜桦树条子,我见房子没着火,知道她们母子安然无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也抄起鲜桦树条子打起火来。

  

  我三弟边打火边向我汇报:“我已把二嫂和孩子送到了村东的刚播过种的麦地里,村里的人都去了那里。”接着又说:“我在单位,发现西边远处烟雾弥漫,火势有着过来的意向。知道你家离山近,最危险,就牵过一匹快马,跃马扬鞭,我到了,火什么方法治疗白癜风最好效果最佳还没到呢!”我从心里感谢弟弟,可惜由于我当时在山丁子树林中的地里,只顾低头劳动和欣赏周围美好的景致,没往远处看。地的周围佳木葱茏,花树成荫,火若着不上高空,在林中是很难发现的。

  

  村里的人基本上跑光了,就是留在家观察火情的男人,也都据守在自己家的院子里,谁也不肯出来,谁也他卡莫司副作用是什么不肯一起来打村西边的火。我们兄弟俩人在灰、黄、红、黑结合的幕布下,大火炙烤着我们的手和脸以至全身,衣服挂乱烧破,鞋上也烧着了,我们的嗓子也冒着烟,这些也全然不顾,这边的火刚打灭,那边的火又着了起来,我们拼命打了两个多小时,把我前几天新拉的一车桦树条子都用光了,终于把村西草地里的火打灭。打出了一条防火道来,看来村子是安然无恙了。

  

  我进家一看,屋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三弟这才告诉我说:我们结婚时做的那两节榆木箱子已让他埋在了菜园子的地下,行李被褥我妻子撤走之前,让她扔在了屋内的菜窖里。怕不保险,临走时还往被褥上浇了两桶水(火若是真着进了村子,地窖里浇水也不管用,啤酒瓶子都能烧化)。当三弟把我妻子和女儿从麦地里接回家时,已是晚上九点钟了。半夜时分,看村子是没有危险了,我们才敢躺在床上休息一会。这时南山(也含西山)上的松林火势已去,烟雾淡了下来,只是没有着尽的树桩子还隐隐约约的闪着火光,就像是一根根的红烛把山照得一片光明。这天晚上,林业工人组成的灭火队伍,在一声声威严的号令下,已开始在着过的林中清理火场了。

  

  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两个女儿已先后成家。至于那块地,又种了三两年。我家搬到镇里,再也没去种,现在早已变成了山丁子林了。春天踏青,我们全家也常去那里,呼吸新鲜空气,观赏小河流水,山丁子树的郁郁花香让人陶醉,但一想起那场大火,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2-12 03:28 , Processed in 0.698261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