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2|回复: 0

想起了启蒙之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想起了启蒙之师
   

  

  想起了启蒙之师

  ——明月松涛

  

  

    

  不知道什么原因、闹不清在什么背景下,忽然地在一个清晨,就想起了我的启蒙老师。而且是想了一位又一位,最后就是回忆所篡编的一个启蒙恩师的人物造像群了。我权且只撷取其中的几位,做个简单的描述,在时光的记事本上写个小小的注脚。

    

  第一位恩师是我本家的一位排行老大的伯父。这位大伯在形象上颇有五胡民族的特征:国字形的白皙面孔、黄栗色的华发,加之一双泛着些淡淡绿色的眼,使他和其他人比起来很有些不以为然的别样。看我的描述,你或许以为他是美男了。其实不然。大伯的身高是敦实而低矮的。因为年轻时当过村里的保甲长,即使在新时代仍有些旧日的余威,被不谙世事变换的村人认可着,在一日日没有博学的老师们愿意到我们的小村庄来任教时,心焦性急的队长便邀请大伯赤膊上阵了。

    

  大伯的教学工作做得别致而懒散。初来启蒙的小学生呢,每人发一方大瓦片另几支粉笔,让在上面画自己的名字,且要求写得方正规矩。但那些在田野里、村道中疯惯了的小子、丫头们,那能有如此深厚的功底呢。一天的工夫下来,个个把自己的大号写得东倒西歪。这种别致的教学,颇有文人欧阳修之母芦荻画沙之智,不久,我们就学会了在各种稍光滑的地方签写各类汉字的痕迹了,把大伯的教学之功渲染得到处都是。

    

  说到懒散,在现在看来却只是一种苛责了。每个清早的课间休息,空肚儿忙累了半天的大伯都要回家去用早茶、早膳。这在利用劳动间隙前来观摩孩子们学习生涯的大人们看来,大伯多少有些偷懒混工、轻慢孩子的意思,这种轻慢连带着引发不少的打架也在课间发生,——因为固有的村居幽怨和亲疏远近,大伯处理学生纠纷来也往往有偏亲仇疏之嫌,加之终于有一位“正式”的老师愿意来教我们了,于是,擅离职守、徇私舞情的大伯要被顶替回家。

    

  新来的这一位老师,在寒意扑面的冬天里和大伯进行了历史的新老交替。她从大伯的教学疏漏中为我们补上了汉语拼音这一课,改大伯的硬灌教学为有没有能治愈白点疯的偏方诱导教学。遗憾的是,大伯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毛杆挂式大算盘,她使起来总有些费劲啊。又因为乡村里的冬寒太过无情,老师的脸蛋上蒙上了两晕伤冻,使同样遭罹冻伤的我们看得有些凄惨呵。于是,经过了一个春夏秋的苦熬后,在又一个冬天就要来临时,老师便被调走了啊。她唯一留给我较深的记忆是:对于衣着和头势很讲究干净、整洁。一旦有机会,她总是要拿头发蓬乱的小姑娘开玩笑,各种关于头发的怪话,会令懵懂的乡下丫头无地自容哦。

    

  第三位蒙师是一位较为敦厚的青年小伙子了。在岁月的相册里,他总是一副笑容可掬,心满意足的样子,像是在为自己得天独厚的好运气而暗自高兴。关于他教学内容的记忆是绝对淡漠到想不起了,只记得在春天里一场透雨落过,老师会领着学生们在空旷的校园里种植蓖麻。这是一种生命力旺盛的植物,开始的两片叶翼,不久就会飞腾成一棵繁茂的小树了;串串如塔花序、或紫或绿、在静谧的校园里恣意地绽放,赶到放暑假前,一些性急的蓖麻已经结实示众了。摘下干裂的果实,剥开带着护身毛刺的壳儿,里面便是一颗颗花色蔓延神秘、形如甲壳虫似的蓖麻籽了。

    

  这种对绿色的亲护,在无意中修养了农家孩子多少对于自然界的好奇和探索、知识和智慧啊。但即使这样清苦的岗位,在老师似乎也是难以为继的。不知什么原因,老师要被清退回家。在庙木拱柱搭建的教室里,在字迹刻凿凹凸有致的牌匾木做成的课桌上,一个小纸盒里鼓鼓地堆放着一些毛票,面额最大不过伍圆、也有贰圆和壹圆的,但总数也就是拾几圆左右吧。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因为当时的场面在我是第一次而且是唯一的一次了。这些毛钱是老师用来支付在学生家中吃派餐的饭钱。这样一种算帐的举动,表示着师生关系的从此两清了。果然不久,老师就回家务农去了。在后来的上中学的路途中,伙伴们还会偶然地遇见在地畔劳作着的老师,但彼此都佯作陌路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在师一方,或许是真难以认出昔日的小毛头了;在生一面,却是第一次对于人间失意与失落的生动领悟了。因为越来越长的经历告诉我:即使在偏僻的乡村,也有“天高皇帝远”的机诈和权谋,这一番世间的景象,是无论那里的众生都无法避逃的了。

    

  在新的学年开始时,来了一位身份“高贵”、经历曲折的老师。大人们说,新老师是“公办”,一个月挣很多钱的。在来我们的小学校之前,由于受某一种历史原因的牵连,老师被下放在一个砖瓦场劳动,现在是“平反”后沐浴时代的阳光而重返教学岗位了。但在学生们的眼中,老师却只是一个和善的老头:灰蓝而正统的中山装是四季的衣着模版,只在模版下添加或删减季节的白风病吃什么好谁知道内容哦;天气寒冷时会加戴一顶蓝颜色的方帽儿,天气温热时卸掉了,便露出光洁的头顶子来。

    

  在小学校简陋的场上,老师手捧书本、胸挂小钢哨,现学现授,指导我们做早。遇到滑稽点的动作,师生们笑成一团、半天直不起腰来。

    

  记起在漫漫夏日午休的时候,小孩子们被堵在教室里,俩同桌轮换着睡怎样预防白颠疯效果最好在生硬硌人的木桌或木凳上。因为少年的本来不知困乏,也因为孩童的嬉闹与顽皮,于是有人故意从桌凳上慢慢坠落、坠落,落地后仍佯装酣睡且不知身在何处地搞笑起来……躺在门口一张大桌上看着书的老师,被嬉闹声拽起,持着细细竹棍,来到“震源”地带,威胁地高高扬起手,却是轻轻落下,——孩子们于是重归寂静了。终于有一批孩子睡熟去,有一些却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便悄悄地猫腰匍匐至门口,屏住呼吸,要穿越老师这一道封锁线了,却被朦胧中当头的一声呵叱吓回去;也有侥幸脱逃的,站在室外的绿荫里,隔着窗户向这里的“战友”招手;被诱惑的孩子这一次便装做内急的样子,故意光明正大地向老师要求上厕所。被折腾得睡意蒙怔的老师,毫不思索的眯眼放行。终于,室外纠集的队伍越来越多,悄悄的嬉笑在孩童的无所畏忌中演变成大声的喧哗。惊醒了老师放眼一看:室内早已是人员寥寥了,只得轻悄地提了竹棍儿偷袭过来,把一个个忘形嬉耍的“小逃犯”重又押解回营。

    

  …… ……

    

  如今,岁月的船舶渐行渐远,童稚时代的嬉笑已难以听闻,但我的启蒙之师们,却将永恒的人世间的本色塑像,封存在我的记忆中,使我每一回想起来,心田里便散发淡淡的欢悦与甜蜜、思索和怀念,以及对于生命本真的一丝儿感悟。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6-19 12:20 , Processed in 0.742289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