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回复: 0

在上海的星空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在上海的星空下
  

  在上海的星空下

  ——星语静寂

  

  

    

  一

  去上海出差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因为我的顶头上司突然生病,原定于他去上海开的会议临时由我去代替。

  我欣喜异常,立即去准备好一切资料和出发的行囊。然后打开电脑,给在上海的朋友JASY发信息(她的手机和电脑绑定)。

  她的回言很简单:意外之喜。

  准确地说JASY应该算我的网友。我们两年前在一次旅游的途中相识,只简单地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就匆匆而别。因为彼此留下的映象太好,互留了QQ号和联系电话。

  然后我们开始长达了两年之久的网络联系。

  她和我一样是生于七十年代,都曾经是热爱三毛向往流浪的女子。不同的是她现在经营着一家旅行社,向着她的目标在迈近,中国的万水千山几乎已经被她走遍了。而我却成了一家化工企业的工程师,每天面对着一大堆数据和报告忙得天翻地覆。

  旅行,对我而言都是一个奢侈的词。流浪,则只是一个书本上的字眼了。有时候和JASY在QQ里闲聊,透过她直接通透的语言和她天南海北的见闻,我就象是看到了灵魂里的另一个自己。

    

  二

  到达上海,已经是下午六点过。还在飞机上就已经看见了上海的万家灯火。与我们西部悠闲漫长的黄昏阳光相比,这里的夜是来得太早了。

  坐在机场大巴,我一边给JASY打电话,一边探头遥看窗外的景致。曾经被各种媒体形容为十里洋场的繁华城市,此刻呈现在我眼前也只是一副陌生的异乡模样。一样的高楼林立,一样的街灯闪烁。

  这个盛容繁华与颓废的城市,这个令张爱玲,番玉良这样空前绝后的才女魂断的城市,还没有向我展示出她最诱人的姿态。

  刚到预定的宾馆安顿好,门铃就响了。JASY捧着一大束洁白的百合花,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

  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女人的惊呼,拥抱着笑成一团。好象已经分别了几百年。

  然后我们一起到附近一家兰州拉面馆吃了一点东西。

  走出拉面馆已经是晚上九点过,她的高跟鞋踩在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就开玩笑说,我可以唱郑智化那首歌《堕落天使》给你听。

  她说,你唱啊。

  我就唱:“你那张越带着一点点颓废的面孔,高高的高跟鞋踩着颠簸的脚步,,,

  JASY大叫,好啊,你又来开涮我。就来追着我要打的样子。

  我穿着平底的休闲鞋,一阵风一样就开跑了。

  结果我回头一看,JASY脱掉了尖头高跟鞋,穿着袜子已经追上来。

  我不得不投降。停下来等她:算了,我服了你,以后不惹你了。

  然后我们拉着手在街灯下游走,那条街上都回荡着我们的笑声。

  这是来上海的第一夜,没有见到上海本色。反而因了JASY,误把他乡当作了故乡,没有一点生分。

    

  三

  第二天整个白天都在会议讨论和记录中度过,那些繁杂的化学数据和幻灯片上的东西是必须要一字不漏地记下来的。不然是完不成自己这趟出来的使命的。

  会议选在了离东方明珠塔一江之隔的航天大厦,圆形的会议厅,31楼。每当会议的空闲我总站到窗前俯看这个钢筋水泥筑成的城市,陌生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

  下午五点,会议刚结束。手机就响了。JASY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别去吃会议餐了,我带你去吃真正的上海本帮菜。

  今天是JASY和她的先生程一起来的,她的先生也是和我们同龄,从外地来到这上海滩,凭自己的力气在努力打拼着自己的天地。

  我们去了一个叫东门路德兴菜馆的地方吃了几个很特色的上海菜:虾子大乌参,上海瓦罐汤和羊排锅仔,这一餐看得出他们破费不少。其实我真实的心里是想尝尝这里的小吃,在那种小弄堂治白癜风的偏方里的那种小店里,而且可以见到真正的上海风土人情。可以感受一些上海的寻常特色。

  JASY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明天晚上我陪你去城隍庙,那里小吃可多了。

  我忍不住笑了,这个JASY,真是一眼就看穿我。

  程开车带我们到了外滩,有事就先走了。JASY也是忙得不得了的人,我这样一来,她可是硬生生地抛开了一些事务来陪我,而且大有要陪我到底的意思。

  我知道她这些年打拼得也不容易,以前在网络上也是一边加班一边和我闲聊。就婉拒她说不必天天来陪我逛夜上海,见到她已经很开心了。谁知道她却说,你也是那样难得来上海,就让我陪你几个夜晚吧,谁知道下次还能相逢吗?

  想想JASY也说的在理,与真挚的友谊相比,那些俗务又是多么微不足道啊。我心也就坦然。在南京路外滩闲逛了一圈,然后我们坐上一艘游艇,慢慢地观看黄蒲江两岸璀灿的灯火和闪烁的霓虹。

    

  四

  这是会议的第二天,下午,会务组安排了所有同行去东方明珠塔的活动。其实站在353米的高空,看到的依然是钢筋水泥的城市景色,那些车子就象蚂蚁在地面爬着。我是那种缺乏诗情画意的人,反正在那里没什么独特的感觉。

  晚上,确切地说是下午五点过,我就离开了大家,单独出来和JASY到了城隍庙。胡乱地吃了一通小吃,再胡乱地逛了一圈。这里的人山人海和车水马龙已经让我感觉不到什么老上海风情了。

  JASY就说,那我们去上海博物馆看看吧。

  这倒是一个好的去处,对于一个外地人来说,如果到了一个城市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它,最好的选择就是去那里的博物馆。

  我们在那座寓意为“天圆地方”的上海博物馆里呆了两个多小时,这个博物馆收集和珍藏各种珍贵文物十多万余件,包括青铜器、陶瓷、书画、玉器、钱币、甲骨等,其藏品之富之全,品位之高,在海内外享有盛誉。在青铜器、陶瓷器、古书画的修复方面独具功力,闻名中外 。

  JASY是搞旅游的,她知道怎样才能让我看到最精华的东西。有时候我在网络里戏称她是我的旅游百科全书。

  为这样一个朋友,上海在我心中已经是最美的城市。

    

  五

  这是我在上海的最后一个夜晚,JASY先是陪我到徐家汇购了一些物品。这是必须要的,好不容易来到上海一趟,不可能空手回去,不然怎么跟家人朋友交代。

  JASY是做旅游的,她对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她一直饶有兴趣陪着我从这个商场到那个商场大包小包地卖了一堆东西。对于逛商场,恐怕很少有女人不感兴趣吧。

  想想我也终不能免俗。JASY笑我是那种很少出门的人,才会这样购物。

  打的回到宾馆,我趴在床上,已经是累得不想再动。可是电话铃声响了,JASY的电话又来了:你下来,我已经在你宾馆外面了。

  我一看,快十点半了。就说,这么晚,你不累啊?下来吃宵夜吗?我可怕胖哦。

  她说,你换成你刚来那天的牛仔休闲的打扮,我们去舞厅跳舞。

  我夸张地大叫,小姐,你要累死我啊?可还是乖乖地听了她的话,并抹上了比较鲜艳的那款唇彩。

  下得楼来,却见JASY从她的车里探出头来,说,走吧。

  我上车。坐在她旁边,她的牛仔裤上有两个窟窿,并在牛仔裤的外面套了一条极短的小裙。非常年轻时髦的打扮。我笑了,在午夜的灯下,看上去她就象二十岁的颓废女郎。

  车子开到四川北路的一家舞厅。我们从电梯上进去。是很大的一个舞池,JASY的先生程和另外两个男士已经坐在舞厅的一隅等我们。

  我现在已经记不得里面太多的东西了,只记得那些喧嚣的音乐,迷离的灯光,竭力斯底摇摆的人群。而记得最清晰的却是我们邻桌的一个女人,大概四十多岁,很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从头到尾一直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一种威士忌酒。

  直到我们两点过离开那里,她还一个人趴在那里喝酒。在那样的夜里,不知道她的孤独是需要宣泄还是。反正她给了我太颓废的感觉。

    

    

  六

  从梦里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第一个念头是看时间,还好,才九点,飞机是上午11:20。JASY说好是9:40来送我去机场。

  来白癜风有哪些症状了这么多天,居然在最后一天下起了绵绵细雨。少了前几日明媚的阳光,这个笼罩在雨烟之中的上海城,竟有了异样的味道。我竟然有些不忍心离开。

  悠悠愁绪是离别,回味这次上海行。竟然是那么温馨,完全没有一点独在异乡的感觉。

  JASY也真是会渲染氛围,车里居然放着邓丽君的老歌:何日君再来。

  我笑了,说,JASY你可真会挑歌。

  她也笑了,谁知道呢,今天正好就拿到这盘带子,很合适呢。

  车经过高架,到虹桥。然后我和JASY也只是简单道了道别,可经过安检口的时候,我回头去看她,她的眼里很晶莹,有泪。我连忙回过头,不敢再回首。飞机起飞了,我俯看下面的上海城。水烟袅绕,云雾迷漫,什么都看不清。

  JASY和上海,就象我经历的一个梦境一样,慢慢中医治疗白癜风的价格地从我眼前消失了。可那份珍贵弥足的友情的感觉,就那样恒久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联系方式:(Email)anjil2004@163.com|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8-18 15:52 , Processed in 0.687580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