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8|回复: 0

红烧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红烧肉
   

  

  红烧肉

  ——chai7

  

  

  这是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发生的事,这些琐事却总是在我头脑中回荡,难以忘却,我将它写了出来,觉得心里好受一些。

  一盏煤油灯搁在条桌的中央,灯座和玻璃灯罩都擦得透亮透亮地,灯罩上还套了一个自制的纸遮,这样可以聚集光线,使桌子这块亮一些。只有我们写字时才点亮煤油灯,这时是这间屋里最亮的时候,平时,就是白天大太阳,屋里也是阴暗暗的,因为门窗外不远是堵高墙,档住了一切。

  只有八九岁的我和十三四岁的二哥在桌子旁写毛笔字,写字是母亲规定的作业,学校没有给我们布置家庭作业。母亲带着老花眼镜在补我的破布鞋。

  我们写完字了,立即吹灭煤油灯,点燃那摇曳不定的桐油灯。桐油灯像个小铁锅底,只有巴掌大小,搁在个陶灯座上。燃着两三根灯草,只有蚕豆大小的灯火摇晃不停。

  不停摇晃的灯火,闪照在我们幼稚的脸上,也闪映在母亲的老花镜上,我们脚上崔永玲整洁结实的鞋子都是这双纤细的手,在这样的灯火下完成的。

  这时是我们说话的最佳时刻,二哥收拾着笔墨一边说:我们好久冒恰肉了。

  母亲答应着:明天去买点肉炖汤。

  二哥反对:炖汤不好,不过隐,还是红烧吧。

  我也赞成吃红烧肉。

  第二天母亲买来了肉,还买了一小碗甜酒,这是烧红烧肉的主要作料。

  在不远的一间小偏房里,有个柴火灶,我们就在那里烧肉。我俩一边一个靠着母亲,柴火的光亮,一闪一闪的映在我们开心的脸上,一坨一坨的肉块在她的手下,看着看着变成酱红色的,油嫩嫩的闪着亮光,散发着美美的香味,我的口水都要流了出来了。

  这时母亲叫我去拿块抹布来,我到房里拿了她要的抹布,突然我不知道我碰见什么鬼了,想起了还剩了一点烧红烧肉的甜酒,我得喝上一口再送抹布去。于是就找甜酒,可是找遍了旮旮旯旯,怎么也没有找到那可恶的甜酒。就这样耽误了时间,待我拿着抹布到厨房时,母亲刚握着抹布端起那瓦钵,瓦钵因为烧得过了火,立刻解体,满满一钵的红烧肉全部跌落入红红的柴火余烬之中,解馋的愿望随着那熊熊的油烟化为一场空了。

  我知道我确实是碰着鬼了,为什么要去找那甜酒,我呆在一边瞟着他俩,又看看在灶洞里冒出来的油烟,不敢吭声。

  母亲在一旁自责:我怎么忘了退火呢,我怎么忘了退火呢。

  二哥噘着嘴巴从灶灰中一坨一坨夹出红烧肉。原来酱红色的肉块,现在全裹上了灰土,成了灰黑色的肉坨坨。

  他们都没注意这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我暗自高兴可是又不敢有半点表示。我要协助二哥夹灰烬中的肉块,他生气地推开我,大声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地朝我吼,走开!我顺着势退到了门边,却不敢离开这令我十分尴尬的地方。

  洗一洗还恰(吃)得。二哥说。

  我连忙附和,倒不是吃得和吃不得的事,而是想,如果吃了,我的心里就会好过一些。

  要再烧一下,加点酱油再烧一下。母亲也赞同。

  就这样,红烧肉还是吃了。

  六十多年了,我一中科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人物直隐瞒着这事,总觉得对不住老娘。还有几个月就清明了,我要去给母亲上坟,那时我会向她坦白交待这事,并且表示赔一百碗红烧肉给她。母亲一定不会责备我,她会捂着假牙笑着说:七伢子,你真是好吃到顶了。

  

   

  联系方式:(电话)0731-6318601|(Email)chai777777@163.net|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22 15:35 , Processed in 0.692360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