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6|回复: 0

做个母女并不难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做个母女并不难
   

  

  做个母女并不难

  ——云西子

  

  

  妈妈年轻时是个女强人,什么都不肯落在人后,什么也不肯被人说道,只是一个农村妇女,却以自己的坚强迎来很多的荣誉,妈妈是优秀并且出色的,脾气也是那种火火爆爆的,把陪我的时间都用来忙她的工作。而我,是个弃婴,从抱进门之后,就由姥抚养着,姥姥的性格是那种柔柔婉婉的大家闺秀型,从来不对我大小声,更不把我放在陌生的环境中,把我像小公主一样呵护大,所以,从我被抱入家门一直到姥姥去逝的十八年中,我一直与姥姥厮守在一起,与妈妈却并不亲近。姥姥病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妈妈都在各自伤心中,离开了姥姥,我和妈妈都是独立的,如两粒细沙,谁也安慰不了谁,谁也不能包容谁,谁也不能忍让谁,所以,妈妈有次生气时就这样说过:我知道你与姥姥亲,但她走了,你看着办吧。我与妈妈始终都是沉默中,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出嫁之前,相信吗?我这样活泼的人,找老公居然是媒妁之言,在我的感觉中,对于婚姻我没有任何的憧憬,只是作为一个跳板,让我尽快逃离这个死气沉沉的家庭,充满忧伤的家庭。

  妈妈伤心的哭了,但我依然没有回头,我离开了,离开了这个有着很多温馨回忆,又有着多多苦恼的娘家,自己用孱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弱的双手搭建的小家,舔噬伤口,孤单的我,孤独的妈妈,但我们依旧冷淡的维持着。

  三年后,因为我妊娠反应非常严重,平日本也吃得不多的我,进食量越发的少了,及至后来,几近滴水不进,老公无奈中把我送回家去,妈妈也是一脸的着急,一生未曾生育的她,虽然没经历过这样的苦痛,但却为我的消瘦而急躁着,每天变着花样的做些小点,盼着我能吃下去,哪怕一点点,哪怕吃下去马上又吐出来。偶尔的一天,当看着我无意间聊起姥姥曾做过的香甜的柳叶窝头后,妈妈一个上午没了影踪,中午就给我端上两个小小的柳叶窝头,青青的柳芽如一片片小小的青笋,或隐或现在金黄的玉米面间,新春的清香飘满了房间,小侄儿是个城里长大的孩子,从没见过这类食物,一个劲地往前凑着,我拿起一个递给小侄,被妈妈一手抢了回来:“你吃,我明天再给孩子做?”小侄子地大哭起来,从没受过的待遇让他十分的不适。“妈妈!”我叫着,但妈妈已经抱了孩子出去了。

  我艰难而缓慢地吃下了一个小窝头,还真是奇迹,居然真的没有立即吐上来。妈妈一看可高兴了,下午又消失了半天,到了晚上又揣回一小把青青的柳芽,这是城里,柳树已经不再做为街道树了,哪来的柳芽?并且这时只是初春,柳芽也服用甘露聚糖肽后会不会出现副作用只是刚刚露出尖尖的小角啊,采集它们要到很远的乡村,并且凑足这么一把要经过多少根树枝。我有气无力的,但意识还是清楚的。我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泪珠,勉强地张开口,但晚饭并没能如愿,吃下去的东西没一会就又吐了上来,看着妈妈伤心而焦急的目光,我哭了。

  第二天,妈妈没再多说什么,坚持把我送进了医院,在医生埋怨的唠叨声中,妈妈直接帮我办了住院手续,开始了长达十一天的住院历程,每天都用盐水、糖水调理着,直到我可以自主进食,妈妈的眉头终于稍稍打开了,又开始忙里忙外的为我做着小点。

  及至我到生产的时候,老公没与妈妈打招呼,直接把我送进了手术室,当晚面对着生命垂危的我,老公匆忙的通知了妈妈,妈妈站在我床边,木然的目光来回看着我身上的挂着的各色液体和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一个字也没说,久久之后,转身就出去了。第二天,当我渡过危险期后,妈妈治疗白癜风的药方出现了,站在我床前,妈妈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真死了,我们就当从没有过你”。妈妈的眼睛红红的,显然已经哭过不是一会、半会了,我放声大哭:“妈妈,我没事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从那以后,也许是再一次捡了一条生命,妈妈与我变得亲近了很多,小儿的出生也让妈妈忙碌了起来,尽管只是偶尔到妈妈那里小住,妈妈也会乐得颠颠的为我们准备着丰富的食物。

  快乐的时间总也匆匆而过。

  一天,突然接到爸爸通知,妈妈住院了--脑血栓,我的头嗡地一声大了,我那段很忙,已经很久回家了,跌跌撞撞地赶到医院,老公已经给妈妈做完CT,虽然告诉我不太严重,没有拴住,但看到我,妈妈哭了,抱住妈妈,我也大哭起来,心头充满后怕,如果就这样失去妈妈,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的。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一直陪伴在妈妈身旁,早上在她的脚边醒来,为她擦脸;中午、晚上,陪着她输液,轻轻地按摩输液过多的手背,听她的唠叨起我小时候的糗事和我们都爱的姥姥。困了就窝在她脚边睡去,那段日子是温馨的,也是宁静和美丽的。

  妈妈病好了后,有了些后遗症,人有些呆呆的,话少了很多,而我的“后遗症”似乎更明显,我开始变得唠叨起来,我会每天唠叨着妈妈吃药、锻炼,会每天唠叨她注意饮食,不要偏食,唠叨得连我老公都会出去“避难”,觉得我很烦人呢,但妈妈却总也笑着,哎哎地答应着。

  现在已经七、八年过去了,妈妈已经康复很多,话也多些了,有时我们还会拌个嘴什么的,有时我赢有时妈妈赢。前一段,北京电视台的“今日心源素杯—我的父亲母亲”节目征集活动,我偷偷地给妈妈她们报了名,并把写她们故事的《最浪漫的事》一同发了过去,没多久,导演给我回电话,要进家录相,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时,她一下子拒绝了,这次妈妈与我“吵”得最厉害,强烈哦,所以我只好放弃了,呵呵,有机会我还是会把她们推出去的哦,呵呵,因为吵架如此乐趣哦。

  其实做个母女并不难啊。

    

  

   

  联系方式:(Email)miyunxizi@163.com|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24 01:15 , Processed in 0.691503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