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4|回复: 1

陌路夫妻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陌路夫妻
      
   
    文与典睡在同一个床上,同在一张餐桌上吃饭,每天都是文用摩托车送典去上班。望着文和典相依偎在一起的样子,不知有多少人生出忌妒的目光。
    * * * * *
    文坐在便桶上不停地吸烟,本来已经惨白的脸被一层烟雾笼罩着,有些灰黑色,只有他的一两声咳嗽,打破室内的寂静。闭上眼文也知道,典又趴在床上写她的日记,文已经不屑去看一眼那些无聊的东西,典把每一天的琐事记在上面,而且每一篇都浸满了抱怨和叹息的酸水。文一直就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苦水可以常吐不止。不知道象典这样每时每刻都对生活抱怨的女人是不是也可以被称为小资。
    文将烟蒂掐灭在垃圾桶里,准备离开这个五谷轮回之所,这时从卧室里传来了典的大叫,文急忙提着裤子跑出去,卧室的门开着,典飞快地跑出门来,文问:“怎么啦?”典答:“一只蜘蛛。”文听了以后慢慢转回身提着裤子走回卫生间。典在后面大声说:“它还没走呢。”文已经回到他的卫生间处理后事了。典趴在门口上往里面看,那不素之客已经不知去向了。但是典的写日记状态已经被打破,短时间不能回到那段伤感的回忆当中。典走回到床边确认蜘蛛已经逃走了,信手拿起床头的一本书,随便掀开一页,读下去。故事的主人公正在与她的情人互述忠情,随着目光逐行地推移,典已经进入她的另一状态—书呆。她立在床头边,不知走,不知坐,站在那里看起来。
    文走回到室内,打开了电脑,激活了一个对战的游戏,戴上耳迈,远远的都可以听到游戏中的炮声轰轰作响。两个人近在咫尺,而两个人的心已飞向了永不相交的两个地方。宁静的二人世界,时间如停滞下来,凝视着这一对结婚只有三年多的夫妻。
    忽然,房门被轻轻地敲了三下,典跑出去,打开房门,走进来的是一个瘦削的男孩子,手中拿着一束鲜花,礼貌地说:“女士,有人委托我为您送上一束玫瑰,祝您每一天都过得幸福。”直觉告诉典,不会有人送给自己鲜花,这个小伙子的鲜花一定是送错了地方。面对这意外的惊喜,谁又会去拒绝呢。典的自私在作怪,她说了声谢谢,就在送花的男孩的手中单子上签了字。典捧着鲜花闻了又闻,玫瑰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使她为之一振。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无名的冲动,想起了自己在没有结婚时曾经有过一个仿古的仕女瓶。典甚至舍不得放下那束鲜花,只用一只手在柜子的下面翻来翻去。嘴里还哼起了小曲。
    文在游戏中曾经回头看过典一眼,对典手中的玫瑰花好象没有什么稀奇,又继续投入战斗。典找了好久,仕女瓶没有找到,她有些不耐烦了,抬起头来对文说:“你看没看见我的花瓶,就是我很喜欢的那个。”文没有听见,典说第三遍时,文才不情愿地放下耳机,说:“你说什么呢?”典又重复了一遍,文想也没想就说,好象在地下室的什么箱子里面。典尽力的回忆那个箱子,可是什么印象也没有。典又追问细节时,文又进入了战斗状态。
    典对文没有什么奢求,心中一直在告诉自己,只要我知道在什么方向我一定可以找到。
    典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典的脸上和身上都帖满了灰尘,汗水已经使头发贴在前额上。她的手里拿着一支细腰的陶制壶形仕女瓶。典的口里依然哼着歌曲。
    文从游戏的画面上转过眼,盯着典仔细地看了一下,典一直在保持一种很高兴的样子。对于文的观望,典没有什么察觉,依然在忙着洗刷花瓶。
    当二人世界再次归于平静的时候,典又趴在床上,时而望一下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的玫瑰,时而低下头写着什么。她在记载,这个意外的事件发生。
    * * * * *     *
    典每天都起得很早,把文和自己的早餐弄得非常简单,而不失营养。今天一大早,早餐没有人做,因为典站在自己刚刚剪过的玫瑰前面,凝视了许久。多么好的一束鲜花,带着水滴,羞羞的微微开启的花蕾,典又想起了她自己的那个没有鲜花的婚礼。她在想那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婚礼。没有气派的车队,没有隆重的典礼场面,甚至于在结婚典礼时的一瞬间,典都没有一丝激动,一切都始于平静而后又归于平静。典的思想在原野上奔驰,她在追溯她曾经有过记忆的历史中,是不是有人送过鲜花给自己。哪怕是假花也可以,甚至一件出乎意料的礼物也好。可是,典的失望在渐渐升腾成为一种无名的怒火。典又要去写她的日记了,记下这让人生气的时刻。这时,文睡眼惺松地打断典的思绪:“唉,早饭好了吗?怎么还没做?”典愣了一下,就进入了“状态”:“早餐?你为什么不做,我为什么要做?”文很平静,没有心情和典吵架,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没做,就到外面吃去,你又嚷嚷什么。”文边说,边套上衣服,扬长而去。只留下余气未消的典。
    文和典的生活总是这样,就算是典非常想和人吵架时,也不会有人和她吵。典有时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和文生活了这么久。在文的眼中,典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文生气,文总是有一脸的与己无关的态度。典总觉得自己好象很冷,是那种从心里往外冷的滋味。
    典的眼前又闪烁着结婚前后的一幕幕图片。新婚之前,文是那么精明能干,把新居的每一项事情都想得很周到。他去认真挑选每一件物品,很有耐心地去讲价,甚至有一些家具都是文亲自设计的。屋里的每一件物品都可以勾起许多回忆,可是结婚以后,文把典自己独自扔在家里忙他的事去了,而且是一连两个多月没有回家。每一次回家,他只是要吃的,要穿怎么样治疗白癜风才会有效的,吃饱了就是玩,有时也写自己的材料。她总是觉得自己是文雇回家的一个保姆。如果寂寞可以让一个人发疯,那么典就已经疯过不知多少次了。想到远离父母,孤身一个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典在那个时候真是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在结婚的前6个月里,泪水浸泡过许多个孤独的日子。泪水已经不能帮助自己面对这种环境,现在典已经没有什么泪水,怒火已经变做深深的悔恨弥漫全屋。典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一切都发泄在自己的日记里面。记录下这一时刻,记录下深一脚浅一脚走过的足迹。
    这时,典的目光落在那一束玫瑰花上。花依旧是沾满水滴,轻轻的相拥着立在花瓶里。望着那深红带泪的玫瑰,典的心里就象有股清凉的风掠过,精神为之一振。典看了看表,还可以写几句,她抱着鲜花走进了卧室。接连几天里,典总是在傍晚时分收到一束玫瑰花。这一来小小的玫瑰花已经使典的生物钟开始为之改变。每当下午,典不再是趴在床上写日记,而是倚在门口或是静静地坐在床边什么也不做,只是在等待那敲门声。
    起初的两天,文不觉得怎么样,可是三天之后,文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按时吃饭,典每天总是望着玫瑰花发呆,有时还偷偷地笑,最奇怪的是典开始对着镜子化妆请问青核桃皮治白癜风有什么作用。典是个很少化妆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有一种自然的朴素美,而现在典出门前总是对着镜子比划一会儿,才能迈出大门。
    文今天下班后,照例打开电脑,投入战斗。但是与自己同时回家的典一直坐在床边摆弄那瓶花。没有一丝要去做饭的意思。再看一看几天来,送来的几束鲜花已经占据了很多的地方。文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典,嘴里自言自语:“还不做饭,晚饭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典好象听到了文的话,朝文白了一眼,放松了自己,倒在床上。这时房门被擂得振山响,典一下子跳起来,顾不上穿鞋,三步两步地跑去开门。这次房门口站在是楼上的邻居   典与诗人是大学时的同学,典非常了解诗人与词的恋爱历史,用诗人的话说,词是他生命中邂逅三次的女人。如果词是一颗流星不可能和他碰撞三次。这绝不是一个偶然,所以诗人用了三年的时间追求词。仅仅为词写下的情诗就出版了两个集子,叫做《遭遇爱情》系列丛书。诗人与词第一次相遇在托儿所里,诗人与词分在一个班里,诗人的童年记忆中,只有词这个人的印象,因为是词在诗人的脸上留下了一条永远的疤痕。第二次诗人在读大学时考进了北京某学校,同学里面竟有两个老乡,一个是同时考上此学校的典,另一个就是分别了许久的词。同学的三年,诗人与词相处得很融洽,但是对于爱情,词总是有所顾忌,就是那时候,诗人找到了这个曾经对自己下过毒手的女人。三年的学习期间转瞬即逝,词举家南迁,毕业之后日子音信全无。直到诗人在市晚报编辑部做了第二年时,部里来了一个新同事,词又一次出现在诗人的请问白癜风的症状是啥样子的视野中,诗人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刺激得不知所云。竟在交稿时出现了两次重大的语句错误,结果只与词做了三天的同事就被解雇了。但是,诗人这个自由撰稿人已经甘心情愿的晕死在词的裙下。但是词却一直不同意。三年后,就是去年,诗人和词才结婚。
    诗人是一个穷困的文人,拥有着丰富的想像,与词的生活都是以爬格子为主业的,但是他们还是时常去潇洒一下,或是朋友小聚,或是轻歌漫舞,诗人说,人活着追求的目的需要付出全部的力量,而精神生活是不可以或缺的,偶尔的放纵也是一种必要的需求。典倚在床边,一直在用自己的回忆来解释诗人和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的生活不是很富裕,可是,也不缺衣少食,而他们的生活是多么浪漫,如果每天都快乐,穷困又算得了什么呢。典想把自己的看法写在自己的日记里。门和电话同时响起来,典毫不犹豫地奔到门口,打开门,原来是词和小说站在门口。典朝词打招呼,让她们进来坐,自己忙着去接电话。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1-22 15:2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9-17 11: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4A归位这个牌技手法的原理是不是用大母指后的肌肉把下面的牌带出来的?有点 迷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7 08:08 , Processed in 0.712280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