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3|回复: 0

回忆我的考研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回忆我的考研
  

  回忆我的考研

  ——baobao&nini

  

  

  回忆我的考研

    

  记得那时香港还没回归,我那年在北京给自己进行工作后的第一次“充电”。五月份好友玲姐来北京考博,她的学识和风度象一盏华灯照亮了我们相聚的美好时光。送走她后我萌发了考研的念头。

  那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夜,我们和很多邻居站在家属院外的马路边观看礼花。那里位于亚运村东边,正是最佳位置。那变幻多姿、色彩绚烂的礼花使人们一次又一次惊叹不已。这些踩着拖鞋、穿着背心短裤甚至睡衣睡裙的精灵在这梦幻般的夜里是否也生出了梦幻的翅膀?零时,我们开了一瓶大香槟,妈妈、“老头子”、哲哲、姗姗还有我举起五只大玻璃杯:香港回归喽!记住我们五个人曾共度此刻!跟着,我红着脸大着嗓门宣布我要参加下年考研。家里简直沸腾了!再跟着,暑假来临,我搬回北师大跟一帮小学妹同吃同住同学习。

  八月中旬,我连续三晚在胸骨的刺痛难忍中惊醒,医院的诊断更是当头一棒:也许是一种罕见的肿瘤,没什么好办法,目前无须手术,实在疼得受不了就吃点止痛药 我象傻瓜样坐在烈日下街边的水泥台阶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在我的身边涌动。也许是阳光太晃眼,我只看见苍黄的、大片大片流动的沙丘——就象我十七岁第一次去内蒙见到的一样——慢慢地,向我卷过来,将要掩埋我。

  不——

  我不甘心!我才二十五岁半!月初我才回过一次深圳,相爱七年的他与我冰释前嫌,相约等我考完试他亲自来北京接我。记得他曾讲过,他在北京上大学时,有一次同学聚会玩拼词游戏,他抽到的竟是“半夜三更在北海拜天地”。我们相约去贱行这个有趣的游戏。当初为了他,我一出校门就直奔深圳。那么多的人去特区淘金,可我的心里只渴望爱情。那段时间我们爱情甜蜜工作如意,谁能想到呢?年轻的骄傲和倔强使我为一点小事离开他,两人饱受相思之苦,现在一切不愉快都过去了,我们比以前更懂得彼此的珍贵。天哪!《爱情的故事》降临到我头上了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那么浪漫的故事怎会轮到我呢?为何又偏偏是我呢?

  没有时间怨天尤人。我迅速决定:要在有限的生命里,给他无穷的快乐。我要为他倾尽我的所有,除此而外,别无它途!我永远记得1997年8月24日,下午七点多,我从深圳机场大厅走出来,他捧着鲜花迎上来,紧紧地抱住我。那是最温暖的怀抱,我想假如生命就这样结束,那将是我莫大的幸福。他拎起我的大皮箱,我兴奋地大叫:“轻点,那是我的嫁妆。”

  我的理由很简单:北京冬天太冷,我要在温暖的深圳全力以赴复习考研。

  那是一段真正有意义的日子,每一分钟都显得那么珍贵。我没有打听考前辅导班,我想那个城市也许并无此类课程。五门课我根据自己的程度排了课表。

  失而复得的巨大幸福和去日无多的难言悲痛交织在一起,我变得极其敏感而脆弱。在一张由喜悦、悲伤、希望、失望交织的无形巨网中我苦苦地挣扎。明知人生的宿命却又幻想永世的乐园,我有多么贪心啊!小心翼翼地,我保守着这个秘密。有时我也怀疑,是否该留在他身边。一旦我不在了,他将怎样承受没有我的空虚?上帝,他有多么在乎我呀!可是,我又怎舍得离开他呢?

  满脑门的矛盾加上紧张的复习使我患上了失眠症,整个人逐渐消瘦起来。如果小说或电影里出现这种情况,当事人多会因爱之深切而做一些愚蠢偏执的事,以期减少所爱者的痛苦。每当那时白癜风要怎样治疗才算科学,我总要批评她们(他们)的自以为是。但是真的轮到我,我发觉自己并不比她们高明。我采用了“自毁形象法”。

  但无理取闹和撒泼又不是我的专长,往往事后我比他更难过,又担心总有一天这种把戏会被聪明的他识破。读书成了九七年下半年最可爱的事,它是我的良药、我的恩人、我的救星。

  因我投考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批评专业,要读大量的作品及文论,而我又习惯于买书回家读,所以那段时间书柜急剧暴涨,家里到处都是书。我几乎每隔三天就会去一趟书城或红岭路书店。有一个暴雨的周末,他半天没见我,下午七点半他非常准确地在书城三楼文学厅当代文学部书架下找到我,一脸的得意。

  思前想后,我放弃了北师大的梦想,而选择了华南师大。私心里希望离他近些、再近些,恰巧当年华师设有文学批评专业。去广州报名的火车上,在我们对面坐了一对男女,他俩看上去有二十出头,多让人羡慕的青春年华呀!男的只剩下一条腿,女的扶他进出一步不离,听说是要回四川老家去。那女子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悲哀,邻座一老者问她回去打算怎样,她脆快地说:我干活,养着他嘛。我们都被这个乐观的川妹子感染了,一路上有说有笑,下车时我才发现他的手都被我捏红了,也不知干吗使那么大的劲。

  日子一天一天流过,北京已经下大雪了吧。我站在阳台上,看见不远处工地上仍穿着背心的民工不停地忙碌着,拆掉旧房子,再盖新大厦。建大楼的工地上各种机器、车辆、材料在叫、在动,嘈杂忙碌生机勃勃。而拆房那边只需抡着大铁锤不停地砸呀砸,那沉闷却又震耳的响声一阵接一阵,直到有一天我感觉它就是砸在我的心上。创造一个东西,何其艰难!毁掉它,多简单呀!他固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痴情、最宽容、最可爱的男人,我们的爱情小屋即便再坚如磐石固若金汤,可也经不住我一次次地“砸”呀!想到这里,胸口一阵阵的刺痛有恃无恐地向我袭来。

  我酷爱看电影,久而久之他也成了电影迷。元旦我们去看新片,电影院看一送一,意想不到竟看了一部任达华主演的《告别有情天》,那简直是一部港版的《爱情的故事》。走出电影院,闪烁的霓虹灯使暗夜中的一切看上去那么不真实,就象到了另一个世界。

  “如果我们也遭遇刚才电影上那种事,你会怎么样?”我试探着发难。

  “树上有十只鸟,假如一个老和尚打掉一只,树上还有几只鸟?”他却来这一套。

  “十减十等于零呀,小瞧我念书娃。”在夜幕的掩盖下,我狠很地踹了他一脚。

  “哎呦,这次输了,精灵鼠,树上仍然有十只鸟。老和尚不杀生的。”

  “恩?那我的问题呢?”

  “条件都不成立,怎会有结果呢?我们不会遭遇电影上那种事的,这么说吧,至少你还要欺压我五十年。”

  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谁也不再说话,我庆幸黑暗中没被他发现我眼中的泪。

  当我喝完他为我买的第三瓶御苁蓉,也该到了考试的日子。这种挺贵的口服液据说可以治疗失眠,对我却毫无作用。

  我说服他要独自去广州参加考试。从十七号我去广州那天起,天就变了,阴云遮天,冷风扫地,很多事皆不如人意。首先是未提前订房,住宿成了大问题。当天华师四个招待所全部客满。各地来的考生分散在这座美丽学府的每一处。幸尔偶遇研一的内蒙籍同学,虽是素昧平生,却可谓古道热肠,终于帮我联系到一间房,先交钱,晚上十点才能入住,虽然价钱不菲,但这已经是不顺中的幸运,没有等待的余地了。

  在一月的冷风里我忍受着疲惫和焦虑,终于捱到晚上九点多。乍一踏进那间招待所,一种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我禁不住浑身哆嗦:那楼梯、那门廊、那狭窗,不正是粤语鬼片中的格局吗?这种不祥的预兆在当天夜里得到了可怕的验证。惦着第二天的考试,进屋后我稍事梳洗就和衣躺下了。不知几点,实在太黑了,象是地狱,一群,不,也许只是两三只老鼠肆无忌惮地在房间里奔跑、撒欢、狂跳乱叫,有一只——听声音,个头挺大,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它爬上床从我身上跑过。啊——啊——我玩命地尖叫。老鼠是我平生最害怕的东西。我象疯了一样鞋都没找就跑去开灯,开关清脆的响声并没有带来满室的光辉,一片漆黑,一个灯也没亮。我几乎没有了意识,摸到门边,一把拉开门冲着楼道尖叫。我的天哪,楼道里同样漆黑一团。恐惧使我又迅速关死了门。隐隐约约地,我似乎听到远处有粤语老唱片的声音,细弱游丝,随风飘荡。我真的下了地狱吗?我掐了自己一把,好疼!还活着,而且不是梦。我又摸到床边,不停地拍打床,直到确信没有老鼠才战战兢兢坐了下来。那是我这二十多年来所经历的最恐怖的一夜、最孤单无依的一夜、最刻骨铭心地懂得了“害怕”的一夜。我在广州举目无亲,未带行动电话,房间里又没有电话,无边的黑夜里连时间都不得而知。那一夜,我坐在黑暗和恐惧中,竟突然明白:一个个体的人,任何人,其实永远都是孤单无助的,人的一生总会陷入这样那样的困境,即便是你最亲最近最疼你最紧张你的人,也无法分担,无从体会你的绝望。全凭自己、只有自己。能够互相关怀是多么可贵、多么幸福的事呀!生命实在太有限,切莫单凭一己的狭隘的心思而错过那些美好的情愫吧。

  一宿没睡,第二天居然精神抖擞,自我感觉发挥正常,从考场回到招待所,询问昨晚没电的原因,服务员淡淡地说昨晚保河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险跳了,只是一个意外。意外?知道这个意外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吗?它给了我无比痛苦的记忆,也使我顿悟而欣喜。我已经懂得:无论生命将有多久,我一定要善待自己、善待他人。

  两天半的考试过得很快,每一场试都是不停地写完答案,时间也就到了。元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半,我已赶到了。分别三天,却象三年那样漫长,我要迫不及待地赶回深圳,我要对他讲在广州发生的一切。

  春节前的是全中国最混乱的地方。拥挤的人群中,也许每一个人都怀着一颗似箭归心,但我是最强烈的那一个。

  好不容易挤到专发深圳的售票厅,却被告知最早的车也要到下午四点发车。什么?我一分钟也不能等!在混杂着民工、扒手、盲流、烂仔、小商贩的人海中,我象一头发疯的狮子,撞歪了一个又一个愤怒的陌生人,抱着书包,磕磕碰碰地穿过广场、穿过地下通道,扑到流花宾馆前灰狗巴士站售票处。

  回首广场,那一片躯体和欲望的密林,有多少不可知的故事隐藏其中?以我的瘦弱斯文能如此迅速地安全撤离,真是不可思议!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车子驶离市区,转上广深高速公路,我在心里默念:别了,广州;别了,恐怖夜!我终于完成了考研这件事,我要用“恐怖夜”里的感悟去认真面对我的余生。

  突然一个急刹车打断了我的思绪,紧跟着一队全副武装、头戴钢盔、身穿避弹衣、手持短的警究竟白癫疯形成原因都有哪些察上车来检查证件。说是在执行任务捉拿重犯。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不可思议了,人要面对的是他越来越不可预知的祸福和越来越难以把握的未来。任是谁,生活在这个年代都在劫难逃。一场虚惊使我困意全无,窗外的阳光象春天那样温暖适意,车子平安驶入特区。


  联系方式:(Email)mm0329@sohu.com|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7 08:16 , Processed in 0.672702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