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1|回复: 0

坷拉坷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坷拉坷拉
      
   
    1、
    冬天特有的暖日懒洋洋的撒在吉迈斯河上,波光磷磷,远远望去,象金币一样耀眼。河畔的小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摆,一切显得那么宁静跟安逸。
    突然之间,河中间出现一团波纹,一圈又一圈的向四周蔓延,波纹逐渐扩大,噗的一下,一突水花象火山一样在河中爆发,一束乌黑的物体在空中美妙的划了一个半圆,啪的落回水中,一个皮肤白腻的女孩赤裸着上身从水中钻了出来,那束乌黑的物体是她长长的头发,披在她裸露的背上,湿湿的,水珠不断在边上徘徊,仿佛不舍得离去。女孩睁着一双蔚蓝色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直直头痛的你还有什么在困扰着你矗向空中,微翘的嘴巴,还残留着吉迈斯河的吻痕,光滑的脖子,圆挺的胸部,一切的一切无不表示她是一个美女。
    现在,这个美女正在朝岸边呼喊:“坷拉!坷拉!”
    猛然之间,河岸边出现了一头丑陋的半兽人,他粗大的鼻孔中喷着热气,厚厚的皮肤下肌肉暴涨,正直直的看着女孩赤裸在空气中的身体,女孩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她小手朝半兽人一勾,道:“坷拉,把衣服给我拿来!”原来这头半兽人的名字叫坷拉。
    坷拉喷着热气,把衣服扔向女孩。女孩原本浸在水底的手伸了出来,上面还带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金色小鱼,坷拉看到了这条小鱼,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女孩把小鱼丢向坷拉,笑骂道:“死家伙,看到本姑娘的没反映,看到了这条小鱼却眼神发亮,真是没眼光啊!”而岸边,坷拉早一口把那鱼吞进了肚里,正用期盼的眼光看着正在穿衣服的女孩,女孩很熟悉坷拉这眼神,左手往水中一探,又抓了条金鱼扔给了坷拉,嘴巴道:“吃吃吃,撑死你,呵呵!”
    坷拉等到吃够了,才好象想起什么,忙道:“阿布小姐,老爷请你过去,威廉公子又来看你了!”
    阿布柳眉一皱,嘟哝道:“又是那个该死的威廉!真是讨厌!”
    说归说,但她还是将衣服穿了,走到了岸边。阳光披在她的头发上,薄薄的衣服因为浸了水而变的透明,隐约透入出里面的神秘。坷拉呆呆的看着阿布,说:“小姐,你……你真美!”
    看到坷拉这样的眼神,阿布居然脸一红,道:“死坷拉,讨厌死了!”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了奔流的吉迈斯河。
    可怜的坷拉拼命在河里挣扎,强壮的手臂不断在水面上挥舞。“小……小姐,我……咕咚咕咚……我不会游泳啊!救……咕咚……”他边灌水边乱喊道。
    阿布笑嘻嘻的看看差不多了,扑通一下优美的跳进水里,一把把坷拉拖回了岸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她一个瘦小的女孩居然有那么大力气,能拖动笨重的坷拉。
    坷拉喘着粗气,摊倒在草地上,嘴角还不时流出几口河水。
    “坷拉你没用死了,连游泳都不会,怎么保护我啊?”阿布笑眯眯的替坷拉理着凌乱的头发,坷拉的头发是蓝色的,跟阿布的眼睛颜色很接近,阿布最羡慕的就是他那一头蓝发了,可惜,父母却给她生了一头黑发。
    “小姐,除了游泳,坷拉其他什么都会啊!为了保护你,坷拉甚至可以把性命给你呢!”坷拉吐了口河水,道。
    “真的吗?坷拉,你对我真好,至少比那威廉好多了!”一想到威廉那张皮笑肉不笑的人族特有的脸蛋,阿布就莫名的讨厌。人族就是这样,每个人都长了副死人脸,比我们神族难看多了,就是坷拉这样的半兽族都比他们好看,阿布想。
    “坷拉,你脖子上挂的那个是什么啊?我好象没看见你把它摘下来过!”阿布有点好奇的摸着他脖子上的挂件问。那是一个透明的物体,中间是黄色的一小块,如果用手挤,它还会四周流动,阿布觉得很好玩。
    坷拉道:“我从一出生我妈就把它戴到了我脖子上,她说这个是生命项链,它的名字叫碧玉,是我们半兽人所必须佩带的,摘掉了就会死去呢!”
    阿布吓的忙把手伸开,她可不想害死坷拉。不过,那项链真漂亮,她想。
      
    2、
    这是个门面很小的店铺,被四周的高楼大厦挤在这个狭小的中间,真的很难想象它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生存下去。从外表上看根本就看不出它是卖什么的,只有门上“营业”的牌子啪啪被风轻轻吹动,微微的拍打,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有个小店,很小很小的店。
    推门进去,是一段很奇特的长廊,木制的地板,周围是凹凸不平的墙壁,上面挂着几盏小灯,有点昏暗,有点神秘,可见小店主人是个品味独特的人。换上店门口特制的木鞋,走在长廊里,发出啪嗒啪嗒很响的声音,仿佛在告诉里面那个神秘的主人,有客人到了,快做好准备。
    穿过了长廊,又来到一扇门前,门上写着四个字:坷拉坷拉。想必这就是小店的名字了吧,好奇特的名字,不知道有什么含义。
    推开轻掩的门,不由打了个冷颤,里面空调的温度打的好低,吹得心头好冷。或许,这就是一股特别的气氛吧。里面的灯光一如长廊那边的昏暗,没有看见店主,只有一些零星细小却不乏精致的物品散放在四周的橱壁里,朝你微微而笑,凌乱却有秩序,可见店主是花了一定的心思去摆放它们,让人不由有了股迫切想看看店主模样的冲动,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先声夺人吧。
    橱壁的最上面一层放着块很特别的石头,四周透明,中间却淡黄,石头的边上摆着一个摇晃的蜡烛,苍白的烛光照在石头上,发出一种映入人心的光芒,似曾相识,却又无法抓住记忆的尾巴。
    手不由一动,想伸去把那石头拿下来好好瞧瞧。
    忽而一声轻喝在耳畔响起:“别去碰那石头!”接着,一阵香风迎面扑来,一个穿着蓝色薄纱装的女孩闪到了跟前,她白腻的小手把那块石头拿了下来,搂进怀里,仿佛在抱着一个容易受伤的小孩一样。
    再仔细看那女孩,眼前不由一亮,内心发出由衷的赞叹:好一个美人儿。两条柳叶眉似弯非弯,一双单凤眼微怒却无法掩盖其秀丽,玲珑的玉鼻微微凸出,两靥轻红,淡妆浓抹,小嘴娇喘吁吁,吐气若兰。不得不惊为天人。
    她仿佛感觉到了行动和语言上的失态,有点歉然道:“对不起,那块石头带有邪气,所以只供客人远观,却不能近看,更不能用手触摸!”
    “哦,那石头叫什么名字呢?”
    “它叫碧玉,是异能空间的生命所拥有的奇石,普通人是夏天怎么注意白癜风不能佩带的,不然会带来不祥!”
    “异能空间?好奇特的名字!碧玉,恩,很美丽的名称。好象在哪看到过它,碧玉这名字也有点熟悉!”
    女孩通红的小脸抬了起来,看着这个年轻却有点神秘的客人,问:“你真觉得在哪看到过?能不能想起来?”
    客人思索了一下,继而摇头道:“仿佛就在眼前,却无法看到,奇怪,很奇怪!”
    女孩有点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又虔诚的把碧玉摆在橱壁里,很是小心翼翼。
    “如果你想到了,请告诉我,这是我的名片,我会很感激你的!”女孩把一张淡蓝色的小纸片给他。
    客人看了看,道:“阿布?恩,名如其人,非常漂亮!你好,阿布,我叫蓝未!我可以随便看看你的店吗?”
    阿布退回到了店的最里间,那里是她休息的地方。空气中回荡着她那句“请随意!”,蓝未轻轻一笑,这个女孩真是奇怪,他想。
      
      
    3、
    阿布的父亲拉舍是神族领袖,而威廉的父亲则是人族的领袖,两大族之间的联姻好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阿布不喜欢人族,更讨厌威廉那张脸。
    “人族中充满了卑鄙与邪恶,我为什么要嫁过去?”阿布曾经很气愤的问父亲。
    拉舍很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美丽的女儿,人族早已经对我们神族的领地虎视眈眈了,我们神族经过二十年前那场战争,元气已经大伤,根本就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你的出嫁,会关系到我们整个神族的生死存亡!你明白吗?”
    阿布眼睛红了,大声道:“用我的幸福作为代价,你说我能明白吗?”
    老父亲柔情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久久无语。
      
    晚霞映照在神族大地上,仿佛给天地之间添加了一床彩被。
    阿布躺在草地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红彤彤的天际间,手上不停的绕着根青草。
    “坷拉,我可能很快就要嫁到人族那个讨厌的部落去了!”阿布突然说。
    “那个威廉会好好待你吗?他会象坷拉这样保护你吗?”坷拉坐在她边上,鼓鼓的大眼也看着那美丽的天空,有点沙哑的问。
    “我想不会吧,他脾气很坏,虽然在我父亲面前装的很象,可我知道,他已经毁了他部落很多女孩的清白!我不想嫁给他,但是如果我不嫁,那过不了多久,他们人族大军就会踏平我们神族的!”阿布双眼含泪道,“我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个我长大的地方,我不想离开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族人,也不想离开坷拉!”
    坷拉没想到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居然也有一丝地位,喉咙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有点兴奋的说:“小姐,那坷拉带着你远走高飞吧,找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好好的生活着!”
    阿布轻拍了坷拉厚厚的手臂一下,道:“哎,你们半兽人头脑就是简单,我如果一走,那第二天神族就会大军扫荡我们神族了!”
    坷拉抓抓头皮,问:“那为什么不跟他们拼一下呢?”
    阿布神色一暗,道:“二十年前,也就是我们出生前,神族内部发生了矛盾,出现了两个派别,一个拥我父亲拉舍为族长,一个拥我叔叔拉可为族长,两大派别火拼,结果虽然是我父亲胜利了,但神族也受到了重创,没有一百年是很难恢复实力的。从那个时候起,本来我们并不看在眼里的人族一跃就骑在了我们头上。”
    坷拉没有说话,他忽然站了起来,身上的肌肉象肉山一样鼓了起来,他抬起头,夕阳从破碎的晚霞中间掉落到他的瞳孔中。他开始长啸,喉结不停的鼓动,啸声越来越大,在草地详谈北京白癜风治疗要花多少钱上奔腾而去,穿越一切。
    阿布惊讶的看着他,忽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晶莹的液体,一瞬间变的火红,那片火红越来越大,而坷拉的脸上忽然露出惊恐的神色,阿布忙朝天际间望去,发现晚霞已经快扩散到草地的上空了,整个天际间都是一片火红。她忙推了坷拉一把,大声道:“我们快跑,火雨来了!”
    火雨是异能空间最恐怖的雨,如果让它们落一滴在身上,皮肤会溃烂,会永远在那形成一个疤痕,如果落了很多滴,那么不管是人族还是神族还是半兽族,他们都将死去,腐烂着死去。所以在异能空间三大族的律法中,惩罚犯人最高的一条是火刑,那就是在火雨来之前把犯人绑在一个木棒上,让他接受火雨的洗礼,往往火雨还没结束,而犯人早已经腐烂化成一滩水了。阿布的叔叔就是这样死去的。
    火雨来势非常凶猛,蔓延速度很是迅捷。坷拉眼尖,看到草地上那棵大树,他忽然想起来小时侯跟哥哥捉迷藏的时候,他就是躲在那棵大树的树洞里的,他不再犹豫,一把将阿布放到自己的背上,一声长啸,撒开双脚开始朝大树飞奔而去。在他们身后,火雨一片又一片的砸落下来,本来绿色的青草却被火雨烧成了黑色,一片焦土。
    阿布趴在坷拉的背上,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她双手紧紧搂着坷拉的脖子,能触摸到他脖子上的项链,她突然感觉项链很烫,而且温度不断在升高,她明白火雨在向他们逐渐靠拢。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9-23 05:21 , Processed in 0.687934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