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4|回复: 0

回首清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回首清影
  

  回首清影

  ——嫩寒锁梦2

  

  

  某一日,深情地对望着天际、望着飞鸟逝霞而匿,随日而现,眼幕也似一个有节奏跳动的音符,若隐若现,无定形,不可捉摸,从此,每天飞鸟的匿现边成为我逝痛的归宿,望着、望着,便开始忘却,可黑夜总会来临,所以一切仍会依旧,心就会像天上的飞鸟一样追驰昔事,心泪不止滚落,逐渐世界淹没……

  嫩旭站在抽血窗口前,将一只黑而细小的手伸进窗里,哀求着说:“没事的,医生。”

  他的声音没有得到医生的许可,这是他第二十次央求了。

  “算了。嫩旭,你这样我也有点担心。”我碰了碰他的手,他没理我,嘴唇微微抽颤了几下,“我求求你了,医生,就抽一点,我急着要钱用,真的,很急。”

  里面的医生瞪了他一眼,忽而转向我,然后说:“你已经抽了好多次了,不能再抽了,再抽我怕你真受不了,说不好,还会出人命的,你不怕,我还怕呢!”

  “不会的,就一点,我身体强壮的很蔬菜中的防病专家。”说着,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一副真很强壮的样子,而后咳嗽……

  我跟嫩旭走出医务室,他显得很沮丧,他今天没抽血,可脸比往常更煞白,我痛怜地问道:“没事吧?嫩旭。”

  他摇了一下头,顿时脸上就红涨起来了,仿佛前身的血就集中在脑袋上了,摇晃几下才能熬出血来。

  ……

  我走进嫩旭的房里,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中药味,他妈躺在床上,轻轻的呻吟着,嫩旭此时正在厨房里熬药,见我来了,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静静地走到一张黑而破的饭桌前,轻轻坐下。

  整个房间静寂无声,让人顿生悲凉。

  他母亲疼痛而发出的轻微的呻吟声,让人心如刀绞,她的头缩在厚实的被子里,那被子在不停地瑟抖着。

  忽然,那被子急剧地颤动,忽而被掀开,他母亲将头伸出床外,不住地呕吐起来,顿时整个房子被一种难闻的怪味萦绕着。

  我跑过去,一边喊嫩旭的名字。

  嫩旭急忙跑出厨房,拿起毛巾、打了一盘水,急忙跑过去。

  我用手轻轻地在他妈的背上上下抚摸着。

  嫩旭用毛巾在他妈的嘴、额上细心地揩擦着,递水给她漱口。

  他妈的呻吟声加大了,那连绵的喊痛声在不停地缠绞嫩旭的心和我的心,隐隐约约听到叫嫩旭的名字。

  嫩旭凑过头去,轻声问了一句:“妈,我在这里。”

  他妈从被窝里伸出一双干柴般大小的手,在嫩旭蓬乱而长的头上慢慢抚摸着。而后两母子俩眼泪噗噜噜往下掉。

  我忍不住掉过头去,将头望向阴霾的天空,心头愁云凝重、眼前万物模糊。

  “孩子,你钱哪来的。”这声音挣扎地发出。

  “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帮人家打短工赚的,不是很累,你放心,我不会干坏事的!”

  “孩子……”他母亲没说完,只用手不住地抚摸他的头,用手传递那诉不完的心里话。

  嫩旭都明白,我也明白。

  不一会儿,他母亲似乎平静了些,顿时房间又恢复到刚才的氛围。嫩旭将他母亲安顿好了,转过来对我说:“你帮我看护一下我妈,我出去弄点钱,药没了。”说完,他走出门去。

  我茫然地望着他单薄的身影,又凄然地望着这个家,望着他的母亲,眼泪又一次将这个世界淹没。

  我走到床边,沿着他母亲睡着的床缘边坐下,心茫然、默然、痛然,而我,无可奈何。我一掌拍打在自己的额头上,陷入无奈的沉思和伤痛中。

  “文……”

  听到有微弱的声音在叫我,我的心震颤了一下,敏感地回过头去,看到嫩旭母亲那半睁半闭的深陷泪眼和骷髅的脸庞,不觉两眼酸胀,又忍不住把泪流下。

  “婶,你放心,你的病会好的。”

  “你不用安慰我,我的病我自己心里清楚。”

  “……”

  “你跟嫩旭是最好的朋友,我只希望我走了之后,你能像亲兄弟一样对待他,教他好好活着,千万别让他在外面干坏事,忍事生非,否则,我在黄泉之下,怎有脸去见他的父亲。”

  她似乎在用全身力量在说话,说完后气喘吁吁,泪比话多。

  我不想让她多说话,向她保证一切后,她才放心地闭上眼休息,她似乎很欣慰。我看到她嘴角边微微的笑意,,之后,可能是睡着了,连我初来时的声音声也没了。

  我看了一下嫩旭他妈那安详平和的脸,又看了一下周围,放心地踏出门去。

  我来到一家医院门口,对抽血的医生说:“我要卖血”……

  抽完血,我拿着百来块钱,走出医院门,在医院门口我看到一个单薄熟悉的身影,木讷地靠在马路边上的栏杆处,他的身子在风中颤抖,逐渐向一边侧去……倒了。

  我迅速跑上前去……

  “我叫他不要抽,他还偏要抽,还跪着求我,这不……”医院里的一位医生很轻松地说着。他没有去想,这一抽,却葬送了一个年仅17岁的幼小生命,他没有去想过一个小小的生命在他眼中的价值,在另一个人心目中地位,也许有,只是细微。我无法,只呆然地看着这一切,我只有泪水,痛楚、痛心、痛恨地流,去模糊刚走的人儿,去模糊我所怨恨我的人,然后将之淹灭…他们的历程是多么地艰辛哪

  我抱着一捆中药走进嫩旭的房间,我一路无尽地擦拭着潮润的泪水,手擦酸了,眼擦红了,可眼泪却擦多了……

  我知道嫩旭的母亲活不了多久,所以我打算将嫩旭的死隐藏在心,想让他母亲欣然离去。

  他母亲还在睡,我想这可能是她睡得最久的一次了,我心里掠过些许宽慰,将药搁在一边,坐在床缘边上,嫩婶还保持着我离开时想要瘦腿可以做这些的那份安详与平静,此时我心里又掠过一丝恐惧,我轻轻地推了推嫩婶,没有动静,我再推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我无措地撩起嫩婶的手放在我手心,冰凉……

    

  

  联系方式:(Email)liwenjie1233@tom.com|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4 05:00 , Processed in 0.685847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