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1|回复: 0

猎户座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猎户座
  

  猎户座

  ——细雨霏霏

  

  

  一到冬天,夜空中的那三颗平行的横看如一条直线的星星在南边的天空中就非常的显眼,(当然,仅限于北半球)。小时侯一个伙伴曾经指给我看,他说,那是猎户座!我就这样记住了这个在当时感觉完全陌生的星座。

    

  六年前,我读六年级。第一学期放寒假,村上来了几个陌生的人。听妈妈说是村东爷爷家的亲戚。

  弟弟天生就是个随和的人,不到一天工夫,他就和那家陌生人的两个小孩儿打到了一块,还把他们俩领到家来。当时我正窝在椅子里看动画片,看到两个十分面生又很可爱的孩子进来,当下就显得很局促和不安。我坐在床槛上不自在的手都不知该搁在哪儿,倒是那个看起来比较大的孩儿,刚进房间就跟我奶奶拉长拉短,嗑开了家常。

  原来是村东爷爷家的外孙子,听那口气,像是从未回来过似的。可是那个大点儿的孩儿却说,我六岁回来过,我还记得我常和菲菲一起玩来着。我一听,愈显局促了。那时的我,是最见不得别人讨论我的,总觉得他们肯定会说我的不好!然后听到他又说道,我六年没有回来过了,这次是和爸妈一起回来看外公外婆!

  不多会工夫,那个小点儿的提议玩牌。小点儿的我认识,是那年夏天刚回来过的,长得可特别了,扁鼻子扁嘴连脸似乎都是扁核的,可是皮肤又超白,这让他看起来十分可爱。我们都非常喜欢他。这样,我和他说起话来便轻松了很多。

  哦,对了!那个大的,叫文文,小的,叫剑剑。

  说起来也甚是奇怪。刚见到文文听到他说他认识我时,我害羞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可是玩了会儿,四个人竟然很快就熟络了。我们四个玩,输了的就要被抽条。文文赢的最多,我几乎全是输的。“啪啪”两下拍上去一点儿也不疼,可不多会儿,我和剑剑的左手手腕处就红肿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你们打我几下吧!

  我和剑剑还有弟弟一听,欢呼着“噼里啪啦”就冲文文拳脚并用。

  后来回家前,文文两手抱胸,特深沉的说,雄雄,菲菲,你俩给我听好!此仇不报,我杨文军誓不为人!

  弟弟学着电视上的口气,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兄弟,好样的!

  好!告辞!
有效护理白癜风疾病的方法究竟有哪些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刷牙洗漱,对弟弟说,今天戒备些,文文要找咱报仇呢!可是弟弟说什么也不肯起床去给文文开门,我只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口袋里装了十几个弹球,“哐”一下打开门:

  哈!小心我的暗器!我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弹球胡乱的扔将过去。

  文文和剑剑手里拿着两截短棍,装模做样的在空中挥了挥,说,什么暗器,拿来瞧瞧。

  我乖乖的把兜里的弹珠掏出来给他看。

  这是什么?

  弹球啊!可好玩的了!

  怎么玩?我清楚的记得文文当时说这三个字时是两眼放光的。

  文文学玩弹球学得实在快,而且他极其聪明,不到一晌工夫,他就用我那个口袋里的十枚弹球掠夺了几十颗。吃早饭时,我看到他红着脸两眼发光的对那些输了的人说,没关系,今中午我们继续玩!你们一定能赢回来的!我说你笨蛋,干嘛要那么跟他们说?他说你才笨蛋,不那么跟他们说,你还想赢谁的弹珠?

  然后,我就开始崇拜他了。因为大家都非常喜欢和他玩弹珠,而他,总会在一晌一晌的激烈的战斗中赢回好多弹珠。

  他是我的偶像!我那时就这么想的!然后当我看到他右手仅有的四根手指头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他是我的偶像了!

  他说,他的右手小拇指是救一个落井小女孩而被石头给砸了的!我听了只觉得特别伟大特别感人,反正就是让我特别特别崇拜他了!

  后来才知道,那原来叫“英雄救美”。

  剑剑说,文文骗人!可我实在是十分愿意相信文文的话。因为感觉他就像是从武侠电视里跳下的侠客,特别是他穿一身牛仔双手抱胸的立在那里的样子,潇洒,威风!活脱脱一个武林豪杰!

  文文的歌唱得让人很有感觉。印象中,他站在满天繁星空阔的麦场里,月亮照在他的身上,像舞台上的焦点光一般,不知道他唱了什么,可是那个形象却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多年后才明白,那全是文文自身的光芒,其实那晚并没有月亮。

  有很多的记忆都是以他为中心的!打闹嬉笑甚至哭泣,他永远是中心。

  有一天晚上,我们四个又在我们家搞一些新鲜玩意--教文文说普通话。他的普通话实在太糟糕了,“六”可以被他讲成“驴”,“一”他会说成“日”,大煞风景!

  剑剑老说文文是个大笨蛋。我就非常不满,也经常和剑剑大打出手,文文从来不闻不问,甚至有一段时日根本不理我和剑剑。

  那日文文学普通话的晚上,我和剑剑藏到了屋顶学猫鬼叫,吓走了好多人。后来文文手插在裤兜里冲我们喊:你们两个小贼,2017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在京启幕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再不现身,本大侠就要上去了!

  我说你要上就上,谁怕你啊!

  当真不怕?

  不怕!剑剑大声喊完,然后悄悄的说,菲菲,呆会文文用手打时,你要闪腿,他踢腿时,你挡他的手。

  我把头点的跟什么似的,却是想不出为什么要那样。

  可是文文上来后,倒像忘了要收拾我俩的事,他仰起头看天,很长时间不说话,我和剑剑在旁边也不敢说话。

  菲菲,那个是猎户座。他手指向西南方向,转过脸微笑的说。

  哦!哪个?

  看到那三颗星了么?那是猎人的腰!

  哦!我仔细的发挥想象,确实有那么一点相象的。

  你记住了?

  我只点头。他看起来分外高兴,说我很喜欢猎户座,当那三颗星星并排为一条横线时,就要过年了!腿上有一点点白癜风怎么治

  那三个星星几乎已经是一条横线了!1999年快要结束了。

  当初并未意识到,那是一个世纪末,也并未意识到两个懵懂的孩子正站在世纪末端依依不舍!

  那你们过年会离开么?

  我们后天就要走。文文小声说,21号我们要回青海。

  哦!

  不过,三年后我还会回来的。

  好!

  嗯!三年后初中毕业,希望我们俩都能好好的考上高中!

  你真的会回来么?

  会的!文文说着交给我一枚硬硬的东西,是脖子上的饰物,他说,这个东西不值钱,但我希望我再回来的时候还能再见到它!

  我重重点头,并暗暗发誓一定好好保管。然后抬起头看文文时,发现他微笑着,眼睛眯到了一起,皮肤很好,头发顺顺的垂在耳边,牛仔服的拉练敞开着,倜傥的像是“李小刚”。

  菲菲,你这次考试是多少分呀?

  87,95!我颇有些得意。那天下午去帮老师填通知书,他和弟弟还有剑剑送我到了巷口,可是一直到现在才问我的成绩!这份得意我已憋了好久。

  不高!继续努力啊!

  好!那你呢?

  我也会努力的!对了,你的生日是哪一天?

  11月23日!

  我比你大半年!

  ……

  走的前一天傍晚,我们一起围着巷子周围的路来了一次短跑比赛。我一直好拿第一,其实那次我本不想拿第一,可是看到文文跑得很快,我突然想要超过他,就使劲跑,拼命跑,他也好象非要超过我,似乎也是使劲跑,拼命跑,我们俩一前一后反复三次,到终点时,他蛮不乐意的说,你跑那么快干嘛?

  我说,你跑那么快干嘛?

  我…… 他忽然脸就红了,转身就走。

  你干嘛?我冲他后背猛捶了一下,可他连头也没转,我一生气,踢了他一脚。

  他停下来,面无表情的说,你干嘛?

  我咬住嘴唇,说,你干什么?不是明天就要走了么?生什么气啊?大家一起去玩嘛。

  不玩了,明天早上起来再玩吧!他说完转身就走。

  我记得我当时想要哭,总觉得再也见不到他了。然后回到家我就躲到楼梯里“哇啦”大哭了一场后感觉舒服了很多。走下楼我看到剑剑和弟弟玩弹球,我红着眼睛走过去,剑剑看到我欢呼起来,红眼娘!

  我白他一眼,干什么?你哥呢?

  他神经病!一回来就睡了!

  哦!

  对了,菲菲,跟你说个事。剑剑把我拉到楼上,神秘兮兮的看着我。

  干嘛?

  我哥那天晚上对我说,文文喜欢菲菲,菲菲也喜欢文文,是不是真的?

  胡说八道什么啊?

  没胡说,他还不北京中科白癜风医学研究院医院是骗子吗,治疗白癜风选正规专科医院让我跟你说,怕你不理他。

  走开!少胡说八道!我冲过去就给了他一拳。

  真的,不信算了。

  我不打算再理他,也下楼钻到被窝去睡觉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一直很热,热得我直到后半夜才昏昏欲睡过去。

  第二天,弟弟喊我起来,他拉着我一脸焦急的往外跑,老姐,文文要走了!

  我要刷牙!

  那我去送他了!

  你去吧!

  在院子里,我拿着牙刷正要往嘴里送时,像是什么感应一般,我家的车像电影慢镜头一般从我眼底经过!我没有瞧见文文。

  他走了后,我发现我很想念他。于是经常关注猎户座,竟然发现那三颗星星有一种深厚的凝聚力,永不相聚,永不分离!几年后我才明白,其实很多人就如那三颗星一般,看起来近得要命,实际上却在几万光年之外!

  但是我仍旧相信,我和文文三年后一定会再见。所以我一直都好好保存着那个心状的“纪念物”,可是第三年的夏天,它还是不幸被我不小心摔碎了。

  后来那几年,我每晚望着猎户座拼命读书,拼命做题,拼命拼命考全班第一。可是,那年,他终是没有回来。

    

    

  第四年夏季,文文的外公回来问我是不是考上了高中,他说文文很惦记我。

  我如实的告诉他这几年所发生的一切。爷爷表示惊讶,但是他仍旧鼓励我,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才有未来,才有出路。

  我笑笑,问他文文考上的是重点么?

  是的!

  爷爷给了我文文的电话,我按了好久才在电话接通以前,我想,努力最后一次,请上天给我机会,让我们有个可以联系的方式。

  可是他妈妈说,文文和同学出去玩了。

  …… 我没留任何话,就挂了电话。

    

    

  现在,文文已是某个大学大一的学生,可我还在这个小镇上的高中艰难的度过高二。冬日里的猎户座异常名亮,不由得我就想起了,六年前的冬天。1999年世纪末!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

    

    

  

  联系方式:(Email)yanfei__112@163.com|(ICQ)286594520|(OICQ)286594520|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9-23 04:50 , Processed in 0.708051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