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2|回复: 0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原来如此

  

  

  十岁,她是一个经常生病的孩子,处于活泼好动的年纪,却整日被种种孤独与愁闷所缠绕,常常一个人偷偷地流泪。她所说的孤独并不仅仅局限于室内,而是弥漫于热闹喧哗的人群,那种在观望沉思冥想之中的孤独。于是,她从她与四周微妙的关系中渐渐培养出自己的敏感。

  她不喜欢春天,讨厌老天那粗暴的脾气,说变脸就变脸。她又着了凉,头昏昏沉沉的。一个人胡乱吃了点晚饭后,便睡下了。空荡荡的家,只有她一个人。

  深夜,她突然醒来。床对面的书桌上,温暖的橙色灯光投射在朦胧的睡眼上。她的母亲和父亲面对面地站在她的书桌两侧,低垂着脸,一言不发,中间的那盏带有灯罩的台灯,正好照亮了母亲的左半边脸和父亲的右半边脸——无奈忧伤的脸和阴沉灰暗的脸。

  “他们在等我,三缺一。你送孩子去医院。”父亲低低地对母亲说。她看见父亲条条鱼尾纹下,一双充满血丝的眼。她觉得,此时,凌乱的牌就要从这双眼睛中一张张喷薄而出。

  “你就不能为了孩子,不要再了。”可怜的母亲几乎用乞求的声音对父亲说。

[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nkangzatan/53206.html]请问医生外伤引起的小面积白癜风好治疗吗[/url]  父亲阴沉着脸,一支接一支地烧着香烟,淡青色的烟雾在她的头顶缭绕,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小小的房间充满了烟草的味道,她觉得父亲变得陌生。

  “你别走!”

  “让开!”

  母亲毫无退让的意思。

  父亲一把推开瘦弱的母亲,母亲与桌上的台灯一同倒在地。灯碎,灯灭。她觉得自己也被伤成一地玻璃碎片,紧挨着地面,以惆怅而又漠然的表情直视着在黑暗中逐渐远去的父亲的背影。那孤单、郁郁寡欢的月亮呆滞的停在昏暗的夜幕中,她的周身被染满苍白的月色。正是从那一刻起,一种恨的种子在那个春天生根、发芽、猛长。这种恨在她以后的日子里渐渐遮掩了父女感情。

    

    

  二十岁,她在一个幼儿园做老师。看着蹦蹦跳跳的孩子,双眸中就漫漫浸满莹莹的泪水,仿佛在回忆自己。有一次,她在课堂上问孩子们:“雪融化了是什么呀?”

  “春天!”几个孩子高声喊道。他们澄净的天使般的童声在她的心底荡漾开来。她抬眼望窗外,金色的迎

  春花在一小块特别明亮的阳光里招摇,垂柳的枝条的剪影在里面晃动啊晃动。她觉得一切都美好得说不出。

  下午,没课的时候,她都对着外面的世界发呆。直到天黑,她才回家。暮色四合,她走过熟悉的小桥,她已经看见自家的灯火,她感觉到母亲忙碌的身影。这几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上班下班,一家人很久在一起吃饭了。她和母亲常常在收拾饭桌的时候,父亲不声不响地踏进家门。不务正业的父亲,她总是这样想。这时,她就偷偷进了自己房间。他的形象似乎渐渐在她心中模糊、淡忘。她只记得那个春天,那张铁青的脸庞,那盏碎成一地玻璃的台灯,还有那留下的一片挥之不去的漆黑。一切汇成眼前的小河,缓缓地在她心尖带子般地绕。

  这是一条河南北流向,把整个小镇分成东西两面。西面是乡镇府的办公楼、电力局、小学和她所在的幼儿园,另外还有几家零零落落小商店,甚是冷清。她喜欢那里的宁静和安详,没有太多的纷纷扰扰。东面的电影院改成了超市,人进人出。走到十字路口,那里的菜场依旧灯火通明,里面讨价还价声正闹得欢,它的周围是各种各样的商店、小摊。这是小镇的闹市区。在往东走,就是她的家了。想起母亲,这个隐忍的女人,她想为她做些什么。

  菜场外面有人在叫卖:“鲫鱼,卖鲫鱼!”那声音浑厚却有点沙哑。她觉得那是来自遥远时空的熟悉的声音。

  “唉,大妈,这鱼便宜点卖给你。”“不要,这种鱼谁要,送给我都不要。”

  “小伙子,买条鱼回去吧。我给你便宜点。”没有人搭理。他低头看着奄奄一息的鱼,不时地大口地叹气。肩膀微微地一起一伏。

  她走上前去,迟疑了一会儿,说:“我要买鱼。”凉风从她四周的空隙吹进来,轻轻拂起她一根一根的长发。

  他迅速地抬起头,那一刹那,他呆住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局促地来回搓手,尴尬的笑容写在整个脸上。

  “你不卖吗?”

  他默默地收拾起东西,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的眼里泛着晶莹的泪光,他说:“孩子,天黑了,我们回家。”

  就像盐撒进河里,沉沉的夜色稀释在父亲的泪眶里,越来越淡,淡得让她感觉不出这是个初春的冷冷的夜。

    

    

  二十五岁,她结了婚,也有了自己的小孩。

  立春后的一个晚上,父亲来探望她。她正哄小孩睡觉。她的孩子趴在她的肩上,莲藕似的小胳膊挥舞着,自得其乐,毫无入睡的样子。孩子还不时地把粉拳塞进花瓣样的小嘴里品咂,水灵灵的眸子大大咧咧地在她父亲脸上巡视。

  他把手里的东西搁在茶几上,说:“这是家里的新鸡蛋,你妈让我带来给你补一补。”

  他的两只手在衣服上搓了又搓,犹豫了一会儿,伸出两只手,对小外孙说:“外公抱抱。”他抱着孩子轻轻哼着小曲,一会儿,小孩倒在他怀里呼呼大睡。

  他把孩子轻轻放在摇篮[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nkangzatan/15030.html]头发怎样护理才能一头靓发[/url]里。父女俩抽身退出时,她拧暗婴儿室的灯。“不要关灯,你小的时侯就很怕黑。”父亲小声对她说。

  “不会的。”她甜甜地微笑。父亲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稍纵即逝。[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nkangzatan/72566.html]白癜风有胎带的可能吗[/url]

  满天的星星是橘黄色的遥远的灯,默默地照亮一个个爱的春天。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9-25 13:21 , Processed in 0.688068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