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8|回复: 0

盲侠刺吴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盲侠刺吴王
      
   
    一
    夜。
    吴王府一片寂静。
    倏然东南角跃出一黑衣人,右手持剑,身如狡兔,几起几落间已逼近王府中央一一吴王下榻之处。
    那人蹑足行至门前,剑交左手,右手轻轻地拔剑出销,左手剑销轻轻一碰门,只听“吱嘎”一声,门竟然开了。
    那人大吃一惊,突觉黑洞洞的房中劲风扑面,借着月光才看清竟是一把利刃。说是迟,那时快,那人平地向后翻了一个筋头。身子还没落地,王府四处已传出捉拿刺客之声。
    那刺客身躯尚在半空之中,手中宝剑便连环展开,剑诀到处,已有两名王府武士中剑受伤。余者纷纷后退,将刺客团团围住。
    “又是你。”
    刺客顺声望去,但见吴王双目如电,英姿勃发,在几名亲随的护卫下出现在前方不远的台阶下。
    刺客深知吴王乃马上帝王,弓马娴熟,又有这么多的亲兵保护,这时要取他性命已是不可能了,暗自叹了口气,将剑一指吴王道:“昏君,你还认得我。”
    吴王冷笑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抄斩逆臣李维金满门时遗漏的李逆维金独子李无忌。”
    李无忌怒道:“昏君,我父为了你南征北战,替你打下大半江山,你却恩将仇报,将我满门抄斩,我誓杀昏君,为我全家一百余口报此血海深仇。”
    吴王一伸手,从旁边一名亲兵手中接过一口宝刀道:“你不是想杀了我为李逆维金报仇吗?那好,我给你个机会,本王和你单打独斗。就怕你学艺不精,画龙不成,反类其犬,到成了我的刀下之鬼。”
    李无忌一领剑诀道:“你说话算数。”
    吴王道:“本王富有天下,信誉著于四海,岂会对你失信?”当下令道:“本王今天要亲手杀了李逆之子,不用你们帮忙。”
    李无忌大喜,暗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只要你不让属下助拳,今日就让你流血五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李无忌一声长啸,宝剑舞了半个剑花,蓦地欺身近前,直刺向吴王前心。
    吴王冷笑道:“三才剑,能耐我何?”身躯不动不摇,挥刀一拦,白癜风患病时间长了能治愈吗刀锋向外,顺势一推,看似普普通通一记却是攻守兼备。
    李无忌竟对吴王的攻势不管不顾,借着吴王宝刀一封之力,弹起的剑身势若长虹,剑尖已抵吴王的咽喉。
    这一招竟然后发先至。
    吴王大吃一惊,急切间急忙一个“鹞子翻身”,身子平着跃出,虽然未伤到肌肤,却也惊出吴王一身冷汗。
    李无忌提剑面前,吹了吹剑锋道:“三才剑如何?”
    吴王大怒道:“小畜生,你找死。”挥刀欺身近前,和李无忌斗在一起。
    吴王毕竟是一代枭雄,从马上得到天下,武功自然不弱,两人恶斗了百十余合,李无忌才勉强占到上风。
    吴王暗想:小畜生,我拥有天下,就凭你也配和本王一般拼命肉搏?等我和你纠缠上千合,多消耗些你的体力,看你还怎样逃走?想罢,不在主动进攻,只是紧紧守住门户,以守为攻。
    李无忌攻势虽猛,但吴王只守不攻,一时间却也讨不到便宜,不由心浮气燥,剑势立刻杂乱起来。
    吴王大喜,心想:乳臭未干,竟也想和本王斗。看你还能撑到几时?
    吴王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此时他要不时地攻上几招,李无忌未必就能识破他的诡计,他这一只守不攻,李无忌立刻明白过来,暗想:吴王武功虽不及我,却也不至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一会儿等我体力消耗完了,既便我打败了他,吴王不想让人帮他,但面对这么多王府卫兵,我又怎么能杀得了他?必是我连着几番行刺,虽然不曾得手,但也没人留的住我,吴王才想出如此阴险诡计。
    想到这里,李无忌不由打个冷颤,索性将计就计,剑势更猛,几招便将吴王逼到一房根下,跟着便是一记下劈之势,借着吴王用刀一封之力,身躯拔地而起,一跃上房,向西南方跑去。
    王府家将呼喊着要追,吴王冷冷地道:“都别追了。”
    管家道:“放虎归山,必留后患啊。”
    吴王道:“你们追上他就能把他留住吗?”
    管家语塞。
    二
    每回行刺吴王失败,李无忌都会来到父亲的坟头哭述一番。
    其实说是大将军李维金的坟,实际上只是大将军李维金的衣冠冢。这也是李无忌最伤心难过之处。
    毕竟李维金被冤杀已经数年之久,身为人子,竟不能让父亲入土为安,只能为父亲修座衣冠冢,并且连块墓志铭也不敢立。
    当年李维金投在吴王帐下时还是一名亲随,在一次恶战中,吴军大败,身为主帅的吴王也身负重伤,是李维金拼死救出了吴王。吴王感念李维金的救命之恩,便破格提拔李维金为左将军。
    李维金的第一仗就是率三千士兵做先锋的平息内乱之战。
    当时叛将肖裕以为吴王身受重伤必难活命,因此起兵反吴。吴王新败,只得派李维金率三千士卒前去牵制肖裕。
    肖裕有雄兵五万,听说吴王派了位从没带过兵的李维金领了三千人前来,根本不放在心上,便亲自率一万精兵迎战。
    李维金采用骄敌之计,率军并不正面迎战,而是避走左翼,肖裕见李维金不敢迎敌,更加不把李维金放在心中。李维金和肖裕周漩半月有余,突然如天兵下凡,在一天夜里,以急行军的速度在天亮之前出现在肖裕军的正面,在肖裕军还在熟睡的时候,突然率军发起进攻,打得肖裕军大败,肖裕本人也死在了乱军之中。
    从此,军事上开始了李维金时代。
    吴王更是把李维金视为心腹大将,不久便加封李维金为大将军,掌握了吴军的兵符。李维金也不负吴王重望,接掌兵符后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匆匆十数年,便协助吴王荡平天下,拥有四海。
    吴王常对左右大臣说:“李维金就是我的韩信,大吴江山有一半是他打下来的。”
    李维金听到后大惊失色,他清楚历朝历代功高震主的将军们没一个得以善终的。因此坚决交出兵符,以求保身。
    但吴王对他忌意已深,虽然收回了兵符,对李维金仍不放心。
    李维金也有预感,碰巧府上来了位云游道人,说李无忌是练武的材料。李维金便将无忌送给道人做了弟子,以求为李家保住这点骨血。
    果然不过数年,李维金便被牵扯到一桩谋反的案件中。其实吴王也明知道李维金冤枉,但还是下令斩杀了李维金全家。
    后来,李无忌在父亲部将手中得到了一副父亲生前穿过的铠甲,这才在深山老林之中替父亲建了座衣冠冢。
    想到这些,李无忌已是泪流满面。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笑道:“男儿有泪儿不轻弹。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成何提统?”
    李无忌大吃一惊,急忙拔剑在手,辩明身后之人的方位,迅速地转过身去,剑尖已抵到那人咽喉。
    那人鬓发已斑,手提宝剑,对指向咽喉的剑视而不见,仍含笑道:“李少将军,你想杀我吗?”
    李无忌面色变了几变道:“你是谁?”
    那人道:“无名小卒,不报名也罢。”
    李无忌道:“你想干什么?”
    那人一耸肩道:“不干什么?只是随便走走。听到这边有人啼哭,所以过来看看。”
    李无忌道:“那你又怎认得我?”
    那人笑道:“你跪在这里,又是哭,又是唠叨的,我又不聋,怎么不知呢?”
    李无忌半信半疑道:“这里是深山老林,你怎么会到这的?”
    那人道:“这到奇了,为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李无忌语塞。
    那人道:“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吴王的人。”
    李无忌道:“我为什么相信你?”
    那人道:“我在你身后已站了半天,如果我是吴王的人,就算你李少将军有十条命也早丢光了。”
    李无忌脸一红。
    那人道:“你还不把剑拿开。”
    李无忌还剑入鞘,但仍对那人怀有介心。
    那人道:“李少将军一手三才剑法已练的颇有火候,行走江湖已少有敌手,但要想刺杀吴王,替父报仇恐怕还嫌不足。”
    李无忌道:“为什么?”
    那人道:“吴王坐拥天下,身傍死士高手不在少数,防卫自然严密,凭你李少将军一人之力,怎么能近得吴王身侧?”
    李无忌道:“照你所说,我就杀不了吴王了?”
    那人道:“按李少将军这个打法,只恐难以成事。” 
    李无忌道:“那依你之见呢?”
    那人道:“我认为,要杀吴王,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李无忌“扑通”一声跪到那人面前道:“请大侠赐教。”
    那人笑道:“你肯信我了?”
    李无忌暗想:我几次行刺都没有成功,也只好暂信他一回了。当下点头道:“李无忌一切唯大侠之命是从。”
    那人道:“李少将军请起。”
    李无忌道:“请大侠明示。”
    那人道:“你既信我,就要依我三件事。”
    李无忌道:“只要能杀了昏君,别说是三件事,就是三十件,三百件我也依你。”
    那人道:“第一件事是你需助我练成盲剑,第二件是在盲剑练成之前你不许再去行刺吴王,第三件是那天去刺杀吴王你必需听我的。”
    李无忌迟疑道:“大侠双目有神,为何要练成盲剑?”
    那人道:“日后你自会明白。”
    李无忌点头道:“就依大侠。”
    三
    两人便在此处盖了三间小屋居住下来。李无忌几次用话儿套那人的名姓,那人却机警异常,笑说:“我从小父母双亡,好象是姓张,排行第三,别的就记不清了。
    李无忌年龄虽然不大,江湖闯历练不少。心知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之名是江湖人随意捏的,却也只好改称那人为“张大侠”。
    张三武功奇高,行为却甚是怪异,几乎整日都用一条黑布将眼睛蒙住,不论练武、吃饭、行走都是如此。
    李无忌道:“张大侠要练盲剑,却为何不练武时也蒙着眼睛?”
    那人道:“欲练盲剑,首先就必需要适应盲人的生活,否则必将一事无成。”
    李无忌道:“张大侠武功盖世,为何偏偏要练盲剑?”
    张三道:“到时你自会知道的。”
    李无忌只得一笑作罢。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寒来秋往,转眼间就是一年的光景,张三的盲剑已经练成。
    李无忌道:“张大侠盲剑练成,可以刺杀昏君了吧。”
    张三道:“还不行。”
    李无忌道:“为什么?”
    张三道:“时机还不到。”
    李无忌再问,张三笑而不答。
    第二天,张三到附近的集市上买了十余只信鸽,精心地训练起来。
    李无忌不悦,半讥半讽地道:“张大侠养鸽子也是为了行刺昏君?”
    张三浑不介意,笑道:“反正现在时机还未到,闲着也是闲着,养几只信鸽解解心中淤闷也是不错。”
    李无忌道:“张大侠是消遣我吗?”
    张三正色道:“古人尚且知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张三虽是无名之辈,但也知道人无信则不立,张三答应李少将军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
    李无忌道:“我并非不相信大侠,只是杀父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在京启动 权威发布《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之不共戴天,一日不报此仇,无忌之心一日不死。”
    张三道:“少将军难道没听过“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吗?“
    李无忌道:“无忌知错了。”
    那张三也不管李无忌如何焦虑,便拉着李无忌精心地养起信鸽来。和信鸽培养了数月感情之后,便开始带着信鸽由近及远地出外放飞,信鸽逐步淘汰失踪,最后剩下三只。张三又带着三只信鸽进京放飞,一连三次,最后选择了一只。这才对李无忌道:“吴王气数已尽,是时候了。”
    李无忌大喜道:“一切请问应该如何预防白癜风的复发听大侠吩咐。”
    张三道:“行刺吴王,事属非常,必需周密筹划,万无一失,否则略不小心,必前功尽弃。我之所以迟迟不肯把行刺计划告知于你,就是怕你沉不住气,打草惊蛇。”当下便把行刺计划详细地讲了一遍。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3 12:33 , Processed in 0.688243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