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0|回复: 1

黑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黑白
      
   
    夜雨,两人雨中对立。
    “你来干什么?”一个湖绿侠客衫。
    “你杀人,我前来捉拿你。”一个墨蓝捕快服。
    “你凭什么?”“职责所在!”
    “职责所在!哈!好一个职责所在!”侠客衫仰天大笑,“江南黑风盗丧尽天良,杀人盈野,你为什么不职责所在?蜀中毒书生心狠手辣,毒杀曹家满门,你为什么不职责所在?塞北浪淘沙不知廉耻,反复无常,害死我朝将士无数,你说,你为什么不职责所在!”
    捕快服沉默良久:“法不容情。”
    “法不容情!哼!”侠客服手中的长刀在雨中发出阵阵脆响,“今天我要杀他,谁也拦不住!”他深吸一口气:“至于你,我敬你是个好捕快好汉子,我不杀你!”
    “法不容情,即使他是个恶人,也应该交由朝廷处理。”捕快服语气稍弱,但是身形却是丝毫不动,眼底光芒闪烁。
    “哈哈哈哈……”侠客衫仰天长笑,中的刀紧了又紧:“当年,我父母惨遭屠戮时,三尺安在?当年我妻子在我面前被无情凌辱的时候,三尺安在?可怜我那不满三岁的孩儿,被……一剑穿心谁知道顽固白癜风能治愈吗时,三尺……安在!”他泪痕满面,撕心裂肺地大吼,状若疯魔。
    “停手吧,朝廷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住口!我告诉你!公道不在朝廷,它在这里!”侠客衫一把扯开了身上的侠客衫,指着自己的胸膛,“要么,杀了我,要么,就让我杀了他!”
    “轰隆隆……雷光闪动,照亮侠客衫狰狞无比的脸和胸膛,那里有着一道道疤痕如蜈蚣蜿蜒。
    “我练刀数年,只为能有一天得报大仇,而今天,”他举起长刀对着捕快服,“你却挡在了我的路前。”
    “法不容情……”“呸!”侠客衫一口痰吐到了捕快服的脸上,捕快服却任它顺雨流下,“去你吗的法不容情!法算什么东西!能让我的死人复生吗?能让每个作恶行凶的人齐齐丧命吗?它能让我回到做一个安安稳稳博取功名的读书人的生活吗!”
    “够了!你有你的法,他有他的法,那到底该遵循谁的法?”捕快服终于愤怒,那是他一生,是他的一切,“你杀了黑风盗,杀了毒书生,杀了请问早期白癜风的症状都有些什么浪淘沙,今天还要杀左朝阳,你可曾想到过,他们也有善良的亲人,他们是怎么看的你?他们的法是怎么看的你!”
    侠客衫愣住了,他想起了黑风盗的妻子,那个见了她丈夫的尸体后凄然的女人;想起了毒书生为得到一名他深爱的女人的不择手段,还有……
    侠客衫仰脸,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一个一个盘旋在心里的脸庞,最终定格在他的儿子那张痛苦的小脸,手中的刀终于扬起:“今天,我一定要杀他。”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捕快服缓缓抽刀,“如果说谁得到了他要的公平,那才是最不公平的事。”
    “啪啦啦!”
    雷!刀光!人影动!兵刃相接!
    “锵!”捕快服悍然收刀,“法不容情。”
    天地间模糊一片,只有那个墨蓝的身影傲立于漫天雷影之中……
    ……“罪民左朝阳,于子戌年二月初七杀楚氏一门二白癜风有什么偏方治疗吗十七口,更于……罪焰滔天,罄竹难书,今日,斩立决!”……
    血影斑驳,旋转着映照着在朝阳下那些陌生人或激动或冷漠或拍手称快的脸,他们终于化作一片黑红色的背景,慢慢隐去。
    一代大侠左朝阳今日安然(不是黯然)谢幕。
    ……
    “他死了。”捕快服手拿一件染血的囚衣见到了侠客衫,这个坐在墙角低垂着头的男人,如今却是一身破烂的囚衣,头发散乱。
    “我知道。”他的眼底闪现出了一丝光芒,像最黑的黑夜里的一线鬼火。
    “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法不容情么?”“法不容情人有情。”
    “好,好,”侠客衫淡淡地应了一句,“有酒吗?”
    捕快服招呼一个狱卒摆出了一个烧鸡,一坛酒。他静静地看着侠客衫挣扎把那件染血的囚衣绑在囚室的木栅上。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他,说了些什么?”“他说只恨杀的人太少。”“嗯?”“他说他手上有三百一十三条人命,条条都是罪大恶极的亡命之徒,今生无悔。”侠客衫沉默了,他爬起来,一仰头,一口口地吞下冰凉刺喉的液体,捕快服分明看到他脸上悄然流下的泪水流到了嘴里,那一定很苦吧。
    “啪!”一个酒坛飞到墙角碎裂开来,溢出的酒液在火光的照耀成了一地的鲜血。
    “刀!”侠客衫举起捕快服的刀,对着那件囚衣:“左朝阳!今天老子来了!来要你的命!看到这些疤了吗!它陪了我七年!七年!白癜风在平时的保健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他一个踉跄,满脸血污,披头散发,在火光下尤为狰狞,“七年前,你杀的那一家……你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错事,就是当年放过来了我!哈哈哈……”侠客衫手脚颤抖,几乎拿不稳手中的刀,是身上的伤?是大仇得报?捕快服静静地看着他的癫狂,不发一言,眼底光芒闪动……
    “啊……”刀光闪动,侠客衫七年的苦练,在这个昏暗狭窄的囚室终于淋漓尽致。囚衣化作片片红白相间的蝴蝶,在火光之下翩然起舞。
    “啊……啊……爹娘啊,哲儿啊,你们看到了吗?婉儿啊,我的婉儿啊,你看到了吗……”侠客衫终于跪下,双手撑地,涕泗横流……
    ……“兄弟,送我一程吧,我请求你……”侠客衫站起来,整理好囚衣,仔细地归好每一根头发,“记得把我的骨灰送到庐州郊外二十里坡。”
    “你说的对,法不容情……”他站起来遥望西方,双唇微动,似是怀念,似是挽留,似是哀伤,似是欣慰。
    “走好,兄弟!”刀光闪动,血影飘扬……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7 17: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报告!别开枪,我就是路过来看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3 12:54 , Processed in 0.744167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