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9|回复: 0

忆春风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忆春风
  

  忆春风

  ——饮饮

  

  

  一、关于芦湖

    

  我没有告诉过你,有个地方,美的能让五月的阳光全碎掉。那是芦湖。

    

  还不知道寂寞的年纪。我们还在一起。坐着叮叮哐哐的破车,一行四人热热闹闹的。五月的风暖暖的。拂在人脸上,不寒。灰灰在前坐,阿雷喜欢开飞车,每超过一辆车,带着呼啸的声音和得意的笑,灰灰总在这个时候凑上去,给他一个响亮的啵,阿雷就骄傲的象个孩子。车里放着超大声的音乐。四个人说话都要大声的吼并伴着肢体语言才能表达清楚。等我们都吼够了疯够了,芦湖也到了。在芦湖大堤下,阿雷把车驶进树林。靠边停着。换了盘碟。把灰灰抱到膝上。座位的靠背高高的,只能看见他们两颗紧挨在一起的头。邦邦半侧过身,将我揽在怀里,细细碎碎的吻。车里安静的只剩下爱,齐秦在低低的唱:“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反正我的灵魂已渐渐坠落。。。”

    

    

  阳光撒在灌木里,发出初夏独有的青涩气味。我和灰灰象两枚清涩的果子,挂在枝头,还沾着没被融掉的露珠,慢慢的变红成熟。鲜艳欲滴。

    

  我们爬上高高的堤,灰灰拽着我在后面说话。阿雷和邦邦走在前面。邦邦不时的回头看我。稍稍落下一段,他停住了,喊道:朵朵,快点 啊。他带着点浙江口音,软软的,这让没心没肺的灰灰和阿雷笑了很多次。灰灰听见他这样喊我,笑的捧着肚子蹲在地上。模仿着“哙挨依滴安。。。”我抡起拳头在灰灰背上使劲锤打。灰灰拔腿就跑,我在后面追着,阿雷挡在灰灰的前面,邦邦也来逮我,欢笑撒了一地。

    

  湖面上都是被揉碎了的金光。涌动着。阿雷拽着灰灰爬上旁边的水塔。两个人在高高的水塔上拥吻着成一个定影。我坐在湖边的大石上,粼粼的波光闪在我的脸上。邦邦蹲在旁边笑笑的看着我,阳光照在他的白衬衫上,有点眩目。他帮我解开鞋带,褪掉袜子。用手撩起湖水,一点点的拍在我的脚背上。春水已暖。我想到《诗经》里美好的句子:水清以濯我缨,水浊以濯我足。芦湖的水清澈透明,没有经过半点污染 。我的脚还没有皱纹,水经过光滑的脚背滑落,脚趾有淡淡的粉红。

    

  二、南京

  没有爱情。

  南京,有悲伤的凝重。是浓紫和酽红倒在一起涂抹成的城市。是心里流不出的泪的颜色。

    

  在另一个五月的正午,爸爸带着我去爬高高的中山陵。爸爸的汗水湿透了小小的手帕湿透了暗蓝的衬衫。我说:你不用陪我去的,我自己上去。水泥砌成的高台。高山仰止。爸爸拉住我的手,手心是湿漉漉的。“我说要带你上去的。”他在我很小的时候答应过,要带我去 南京的中山陵。那个时候我向往着孙文的儒雅和他眉宇间挥不去的那一抹忧虑。看着他拄着文明仗君临天下的威仪。看他书写“天下为公”的苍劲。我仰慕着他。我坐在爸爸的胳膊上,仰着脸说我要去看他。爸爸捏着我苹果一样的小脸蛋说:“爸爸带你去好不?”那个时候。爸爸还没有生气。还没有不理我。他用满脸的胡茬扎我,把我高高的举在空中,架在脖子上。我是他最听话的宝贝。

    

    

  为另一个男人引起的耗时10年的战争结束了。硝烟散尽。爸爸谨慎的问:婴儿吐奶很多时候不属病态我带你去中山陵好不?泪流满面。我点了点头。 他开着车。2个小时缓解眼疲劳症状的小秘招你知道吗的行程。车内没开空调。他怕我还象小时候那么爱晕车。他不知道走了这么多路,我已经忘记晕车是什么样的了。他不止一次的述说我小时候晕车吐的他一身的事情,不厌其烦。他说第一次带你远门,你吐了我一身。裤子上全都是。那个时候啊,呵呵,你总说这次不会吐的,上车前还保证。非让我带你去。只要一开空调啊你就不行了。那个时候啊,你最喜欢和我一起出差了。。。他乐呵呵的说着,好象我还是那个小小的女孩,还会随时吐的他满身都是。他把车窗开着,在高速路上,吹进来的都是强劲的暖风。他失去了年轻时的俊朗。微突的小腹堆在那里有点拥挤。头发也乱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最爱我的那个男人原来是他,也一直是他。而我却让他佝偻的苍老。他鬓角有雪的痕迹。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乖,他也不会老的那么快。我多年的漂泊到了尽头。身边的人来了走走了来,最后收留我的还是只有他。

    

  我们一级级的往上走。太阳白晃晃的,耳边还是飞机轰鸣的声音。我抬头看天空。艳阳高照。云卷云输。闲庭信步。平静的象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我的最爱,就留在那里回不来了。爸爸扶过我的手,笑着说:就快到了啊。加油。汗水滑过爸爸的脸,落在石阶上,淡淡的,很快就蒸发了。就象岁月不知觉的走过。走过后,就只留下皱纹。我拿起纸巾,想伸手帮他擦擦。他 接过了。我们上到了顶端。从那里,可以看见南京的全景。缩印在眼里。渺小的很。在大地的面前人是渺小的,渺小的人在八千云霄里看大地。大地也小。下阶梯是比上阶梯还难的。脚做着机械的运动。我走在前几格台阶。挡在爸爸前面。怕他会摔倒。

    

  我和灰灰在城南的护城河边慢慢的走。不谈旧事。灰灰说着 她小时候踢别人晾在河边的解渴方法不对会发胖大白菜然后飞快逃掉的事情。说的眉飞色舞。每次都一样的表情。当时她很孤单。是童年的孤单,到老到死都不能忘记。还有阿雷和他在河岸边还没竣工就被拆迁的房子。那房子有长长的落地窗。阳光来的时候,站在窗前可以看见河静静的流。灰灰一直以为自己会站在阿雷亲自设计的简陋粗糙的落地窗前,当她站在39层高楼的窗前,穿着驼色的毛衣,捧着暖暖的咖啡,姿态优雅的看着那个南方城市的夜景时。小雷早已音讯全无。

    

  三、还是五月

  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庭院里的广玉兰开了落,落了开。长成一株大树,枝叶繁茂。邦邦好象也还在那树下。白色的衬衫和细长的眼睛。微微的笑。

    

  还是五月,战争结束了,疫情还在蔓延。恐惧,冷漠,燥热,雷雨。和夜夜不能寐的醒。租了无数的碟来。看累了睡,睡醒了再看。昏天暗地的。饿了就煮最简单的面条。有时候也会对自己好点,煎上一个完美的荷包蛋盖在上面。雷雨来的时候就装上耳机,有时候戴着耳机就这样睡了。梦里还是那场大雨,淋到浑身湿透的淋漓尽致。乏力的 开不了口说上一句话。开始抽烟,持续的抽。嗅着手指上淡淡的烟味。是他的味道。我总能顺着这气息找到他的痕迹。从指尖到唇角,从时间到空间。

    

  也还听《思念谁》。也记得他临走前一天晚上,吻着我的每一根手指,说等我回来就一起庆祝五周年纪念。说等我回来我们再去芦湖,只要你喜欢。。。我斜乜着窗户漏过来的那片灰蓝的天空。将一口浓烟深吸入肺。没有当时的扯痛,时间终究是最好的良药。

    

    

  梦里又见到邦邦。他站在桥头不肯走。他说如果还能有办法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就好了。然后他哭了。

  我站在旁边,看着他,好象很陌生。他的眼泪落下来,滴在地上,嗖的一下就不见了。他说:求你了,不要再抽烟了。他说我走了。真的要走了。我伸手去触他的脸,想抱抱,却摸到一片空。曾经亲密无间的那个人,曾经交付终生的那个人,曾经许诺走永久的那个人,转眼就毫无关联了。场景又变换,我站在高高的五楼阳台上,大力的向他挥手,想他记得我的样子。下辈子,在街头擦肩的时候,能知道这个人 是爱过的。或者只是认识过的。

    

  四、

    

  还有十天,是邦邦三周年的忌日。我会带着百合和松枝去看他。

    

  

  联系方式:(Email)duo94@sohu.com|(OICQ)8602536|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1-14 04:58 , Processed in 0.689271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