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3|回复: 0

姐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姐弟
  

  姐弟

  ——天舒

  

  

  姐弟

  我刚生下来的时候,她和奶奶一起去医院看我,奶奶对她说,这是你弟弟,她用手对我摸了又摸。爸爸喀嚓一声,给我们定格了一张照片,我们俩后来翻到那张照片,笑的前仰后合,接着互相笑话对方,她说我像个尖嘴老鼠,我说她头发怎么那么稀黄,真是一黄毛。之后,我们俩老互称老鼠和黄毛。

  她比我大六岁,听奶奶说,我刚生下来的那些天,她并不高兴,看到大家都围着我转,感觉受到冷落,趴在床上哭过好几次,很争性的。好在奶奶懂她,看她莫名其妙的哭,会给她买好吃和好穿的,连姑姑也是,对她宠得不得了。她才开始又得意洋洋起来。

  慢慢地,我长大些,我们俩单独相处的时间多起来,她牵着我的手带我一起出去玩,明显的成为我的保护伞。

  有一次,我在幼儿园受了欺负,她让我告诉她欺负我的人,气愤填膺的要去找那个人,爸爸知道了,阻止了她,但她的气好像很久才平复下去。其实,那时她真是自负,不过才十来岁个小人,却处处护着家人。像个善护家的小狗。奶奶说她,小妮家家的,到挺厉害呢。

  后来,我上了小学,她就上中学了。本来我俩各有一个房间,各有自己的学习空间,可我的皮贱,总爱凑到她的学习桌前,写作业,她赶我也不走。有不会的题,问她,她剋皱起眉头给我讲一遍,我没听懂,再讲一遍,我还是不懂,她就恼起来,“啪”,照我的头就俩书本子,接着骂我笨蛋,我就哭起来。妈妈过来,看她一眼,就吵我,然后,把我拉走。我总希望妈妈能吵她,打她,替我报仇。但从我记事起,我没看到妈妈吵过打过她。我认为那是因为我是个男孩,她是个女孩的缘故,小姑娘家家的,花一样,怎么能吵打呢。

  不过,她倒也争气,不管在什么方面,都力拔头筹,奖状奖品什么的不断的抱回家,邻居们都说,王黎阳家那个姑娘了不起啊,重华一高的第一名,这时,我走在她身边,也感觉气昂昂的,仿佛别人在夸她的时候连带也夸了我,她是我的姐姐嘛。

  没感到似的,我成了六年级的学生,她已经上高三了。不再屑于和我吵架,打闹。整天把头埋在一堆书里。我想,真没意思啊,总想出去玩,妈妈不要让这些危害到肌肤健康也想出去玩,她主要是想打麻将,可我的作业没完成,爸爸要她看着我,她就在饮食时出现问题您可不能无所谓感到我很麻烦,就撺掇我和姐姐一起写作业,并对姐姐说,她出去有点患者提问:无花果治疗白癜风的问题事。姐姐只好把书桌挪开一部分,让我学习,其实,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她就成为我学习上的实际监管人。她还是对我毫不客气,检查我的作业,一发现有错的,就有点想发怒的样子,给我讲,如果发现我没认真听,她就气愤愤的扭头不再管我。我只好自己想,想出来再问她,她就说我,不是不会,就是懒。有万恶之源的毛病,懒惰。她数落我,我一点都不生气。我开始有点敬佩她,她才十六岁,把什么都料理的井井有条,妈妈打麻将忘了回家,她都会做好饭菜和我一起吃,妈妈回来后,还有热着的饭菜给她留着。妈妈真是有福气。

  开家长会,妈妈想让她去,因为我偶尔在班上考了个第一名,老师让家长在会上发言,妈妈心里有点怵,就和她商量,她就写了一篇演讲词,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在妈妈的名下,让妈妈收敛起自己的南腔北调好好念几遍,妈妈高兴的眉开眼笑,就说,若按这个稿念,她心里有底气了。

  妈妈在那次家长会上,真是露了一大鼻子,回来对着爸爸说起来,真是兴奋极了。说,让别人欣佩的感觉真是好啊!姑姑偷偷的对奶奶说妈妈,真是个傻有福的人。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的过下去,爸妈也是算福气冲天了,因为姐姐在别人看来那么前程远大,连我也被她带成别人眼中将来有出息的人。那么多人艳羡我们一家。我们真是骄傲生活的一家人。可是,我们的生活出现了我认为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很突兀的,改变了剧情。

  那天,倒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和姐姐放学一道进了家门。一下子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爸爸、妈妈、奶奶、姑姑、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客厅里坐着。有倒好的茶水在茶几上,浮着袅袅的雾气在空气中氤氲着。

  很奇怪的是,爸爸没有像一往那样让我和姐姐有礼貌的向客人打招呼。倒是那女人看到姐姐时不自觉似的张了张嘴,但没发出声。

  气氛很严肃,甚至可以说凝重。尤其是爸爸的脸,黑虎得令人害怕,奶奶的脸也严若冰霜,倒只有妈妈的脸缓和些,嘱我们去餐厅吃饭。

  我和姐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躲在餐厅悄悄的吃饭。一会儿,我们听到那女人的声音打破的沉默。她说,既然孩子来了,让孩子说说自己的意见也好。

  然后,姐姐就被奶奶叫到餐厅。奶奶说:“慧儿,现在你长大了,也瞒不了你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才是你的亲妈,她有本事了,要带你去美国,你要嫌咱们家贫,盛不下你,你就走。”奶奶气似的嘟嘟噜噜的说了这么一大串话。

  奶奶的话像霹雷一样嚇到我,我真认为奶奶是老糊涂了,才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这是哪跟哪啊。

  不过,倒也没怎么抽丝剥茧一样费劲,到晚上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姐姐的亲妈妈在她一周来岁的时候跟一个男人走了。这一直是爸爸和奶奶一家人的奇耻大辱和隐痛。爸爸为此搬了家,所有的人不再提姐姐的亲妈妈,新邻居也几乎没人知道。爸爸以为这样,这件事会永远湮灭。

  谁也想不到,十五年后,姐姐的亲妈妈会像天外来客一样突降我们的家门。对爸爸来说,就像长平的疮疤被重新揭开,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我看到那女人哭了,姐姐哭了,奶奶也哭了。奶奶嘟嘟囔囔呜呜咽咽说,什么人啊,哪有这样的人啊!

  那女人在那一些天,几乎每天都到我们家来。有一次,爸爸和那女人单独出去,回来之后,我看到爸爸的眼睛红着,我偷听到,爸爸对始终着气的奶奶说,她得了绝症,要姐姐去美国继承她的财产。

  又一天,姐姐,爸爸和那女人一起出去了。回来后,姐姐和爸爸的眼睛都红红的。这期间,妈妈始终不发一言,但我也看到她很不高兴,耷拉着个脸,不再像一前一样叽叽喳喳。

  我和姐姐在路上一块走,她若有所思,不再叫我老鼠,我也不再叫她黄毛。过路口的时候,她牵住我的手,让我不要乱穿马路。嘱我不要和别人打架,作业认真完成,妈妈对外人说奶奶的话不要对奶奶说,奶奶对外人说妈妈的话不要对妈妈说,让我劝妈妈不要再去张三家打麻将,张三不是好人......

  她给我说了那么多以前没有说过话,她懂的事情真多啊。但我忽然感觉她有一种要离开我的感觉。就问,“你是不是要和你的亲妈妈走啊?”她没有吭声,我就更加确认了我的直觉。就气甩下她的手,独自一人往前走了。

  然而,到底,没有等到姐姐高考,云朵就驮着飞机,飞机载着姐姐,把我们隔成了千山万水。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会路过重华一高的门口,有似幻觉似的听到有个叫我老鼠的女孩向我走来,就怔怔的停下来,看到是她们戴着耳机,步履匆匆,眼神冷漠,与我无关。突然感觉一种心痛。就快步的走,走的有些晕头转向的,就想唱一首歌,可刚一张口,就感到嗓子被咸湿液体哽住了,把口迸住。眼里却忽的盈满液体,我眨一下,它们就糊满我一脸。

    

  作者:河南濮阳经济开发区第一初级中学 谷爱琴 电话:13603838673 邮编:457000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7 10:02 , Processed in 0.710488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