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0|回复: 0

罪与罚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罪与罚
      
   
      
      
    没有人,会真的愿意伤害喜欢自己的人。若一定要伤害,那一定是不得已。
      
      
      
      
    罪 与 罚
      
      
      
    一个人的早晨,我喜欢在海边漫步.让绵延不绝的浪花,把心底的寂寞荡涤;
      
    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独自去爬山,听耳边的风啸,让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随风逝去;
      
    一个人的夜晚,我喜欢点上一支烟.然后在悄无声息的黑里,嗅着淡淡的烟香,通过敲打键盘的过程,审视着自己的灵魂.
      
      
    离开家到威海打工已经快四年了.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我身边的人,还有我周围的世界,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闲来记录下来,以做慰籍.
      
      
      
    一
      
      
    一阵冷风袭来,雷不禁感到一丝寒意.习惯性的把衣领扯了扯,雷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轻微白癜风用什么好药可以阻止发展只是静静地站在海边这块突起的礁石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是一个初冬的上午,本来,雷是上夜班的,现在正是睡大觉的好时候.但是雷睡不着.因为就在早晨天刚似亮不亮的时候,雷梦见了一个人,雷刚想同她说话,却被窗外赶早做买卖的三轮车惊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于是,雷索性穿好衣服,到外边散散步.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我们的故事得退回几年前,1998年前后.
      
      
    那个梦中人,是雷的一位朋友,从黑龙江来的.在两个人第一次偶然遇见的时候,雷已经有了女朋友.于是,两个人虽然彼此挺有好感,也只能不咸不淡地做了朋友.
      
    说起雷的女朋友鸿,还有一段小故事.本来雷是要去追另一个女孩的,几经周折却无法撼动那女孩的芳心. 鸿是那女孩的朋友,在雷去找心仪的女孩的过程中,逐渐和鸿从认识,到熟悉,直到雷最后调转方向,和鸿处了朋友.
      
    从内心来讲,雷是感激鸿的.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在他几乎丧失自信的时候,是鸿给了他最起码的关怀,是鸿用女孩子特有的温柔使他重拾自信.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雷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只是,有时雷会隐隐觉得,两个人之间好象缺少点什么,具体是什么,雷也说不清楚.
      
      
    鸿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女孩,早在几年以前,她就到上海打工了.鸿在餐馆给人帮过忙,又到电子工厂打过工,还做过一段时间化妆品的销售工作.后来,听朋友说山东这块儿发展的不错,就到了威海市一个叫文登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里,她遇见了雷.
      
    鸿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她不介意雷曾经喜欢过自己的朋友,况且雷和那女孩也并没有真正的开始过. 于是,鸿也象其他的小女人一样,一心一意的守护着雷,尽可能多的给予雷体贴与呵护.雷自己住在父母为他准备的大屋里, 鸿就住在那条街的西头.每天下了班,鸿就会过去看看,帮雷收拾一下房间,雷总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鸿收拾这收拾那,心里充满了感激. 偶尔两人的目光对视一下,鸿便羞红了脸,雷就会凑过去"强迫"的拥抱她一下,这时,鸿便会感到有股暖流在心头荡漾.
      
      
    其实,雷心里一直有个念头,但他始终没有办法对鸿讲.雷生活在一个小镇里,随着这几年改革开放的深入,小镇上也吸引了外商来投资办厂.工厂要运作起来,当然需要大量的工人,本地的劳动力有限,于是,小镇里来了很多外地打工者,当然,鸿也是其中一个.
      
    只是,当地的老百姓对外地人总是有那么一种怪怪的看法.他们承认外地人的贡献,但是这并不能抵消他们对外地人的轻视与排斥.在他们看来,很多外地人爱打扮,好吃喝,这不是过日子的办法. 在与外地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的心理也是矛盾的,既有对外地人成就的羡慕,也有对好岗位被外地人占去的怨气. 这跟国际上人常说的"排外"心理从本质上说是一样的,只是没有爆发就是了.
      
    在雷住的村子里,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有好几个找了外地女孩做对象.在雷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雷是个双脚没迈出过家乡的人,在接受了现代教育的同时,他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又会受传统观念的影响. 雷平时没少听过人们对这件事的负面议论,加上父母也明确表示不赞成,以至于让他在对鸿的态度上不是特别坚决.雷没有告诉家人自己也找了个外来女孩做女朋友,他和鸿的交往基本上处于"地下"活动.
      
      
    闲来无事的时候,雷会用自行车载着鸿到外边逛逛,比方说去赶大集.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那个热闹劲儿.
      
    有一次,在雷的大屋里,鸿半开玩笑的对雷说:"你跟我到我家吧,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咱们守在老人身边,心里塌实些."
      
    雷笑了笑:"你呀你还在为小孩咳嗽而苦恼吗,只知道你是独生女,不知道我妈也只有我一个儿子吗?"
      
    鸿只能无可奈何的给雷两拳了事.
      
      
      
      
    二
      
      
      
    到了这年夏天的时候,鸿和雷的关系比从前更密切了.
      
    这段时间,雷所在的威达公司效益不太好,他经常是闲着没事做的.鸿一如既往的过来看雷,陪他聊天,伴他打发那些无聊的日子.
      
    这天晚上,两个人聊得兴起,不知不觉已是快半夜了.
      
    雷从鸿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不舍,其实雷自己有时也挺希望鸿能留下来,但他还是提出送鸿回去.
      
    这一点,雷到现在也不明白:不知是自己太绝情了,还是太傻了.男女之间的事,雷没经历过,却没少听人说过.从某种意义上说,雷也对此抱有期待.可是,雷毕竟是个传统的男孩, 他不愿做自己可能负不起责任的事.
      
      
    鸿显得很不情愿:"今晚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
      
    雷淡淡的笑笑:"我这只有一套铺盖,你不回去怎么睡呀?"
      
    "那我不管,反正我不回去了."
      
    "那行.我睡光炕板得了!"
      
    说完,雷真的拣起几本书做枕头,躺到炕的另一边了.
治疗中老年白殿风好的药是什么     
      
    可是,怎么能睡的着呢?且不要说天气本来就热,炕没铺东西又很硬,单就旁边躺着一个大活人,就足以让雷夜不成眠了.
      
    过了许久,雷难受的翻了翻身子,却猛的吓了一跳:原来鸿的脸正朝向自己,黑暗中,雷能看见鸿正注视着自己.
      
    "雷,你还是过来吧!我都替你难受了."
      
    雷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乖乖的躺到鸿的身边.
      
    鸿拖过雷的一条胳膊枕到头下,雷只好机械的拥着鸿.
      
    "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鸿有些忿忿的说道.
      
    雷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担心...."
      
    "你担心个头啊!我答应你什么了吗?我不过是觉得这么晚回去老是惊动房东,挺难为情的.你就想入非非了?"鸿捏住雷的鼻子惩罚他.
      
    借着隐约的月光,雷似乎能看到鸿一脸的凝重,又感到一阵阵汗颜,是啊,人家没说别的嘛!怪自己多心了.
      
      
      
    当终于有一天晚上,鸿那柔软的双唇印在雷略显干燥的嘴唇上时,雷感觉到那不是在梦中,也明白了上次鸿不过是在假意训他.
      
    雷在被动中迅速调整好情绪,迎合着鸿那有些生疏的吻,感受着男女间特有的温存所带来的甜美. 老实说 这是雷的初吻,从前上学时,言情小说读过,小说同学中也没少流传,但那终究是纸上谈兵.今天,雷才真正体会到,原来接吻是件这么美妙的事情!天知道,是谁发明了接吻?
      
      
    持续的吻让雷有些冲动,但是当他翻过身把鸿压在身底时,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雷努力遏制住了高涨的情欲,他松开鸿的双唇,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
      
    “啊!接吻的感觉真好!”
      
    鸿起初好像不理解雷为什么停止了动作,继而又会意了雷的心理。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傻样!好像没有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呀?”
      
    “你是看琼瑶的小说看多了吧?”雷没好气的调侃道。
      
    "你骗人."鸿没头没脑的说.
      
    雷一楞,"怎么说?"
      
    鸿认真的说:"你不是说没谈过女朋友吗?可是,我感觉你满熟练的呢!"
      
    雷恍然大悟的笑了,他拍拍鸿的头顶,"你还不许我自学成才呀?"
      
    "那也是歪才!"
      
      
    两个人依偎着重新躺好,低声说笑了一会儿,渐渐的进入梦境。
      
      
      
      
    清晨,雷送鸿回去.
      
    一出门,却发现鸿的同事赵兰和她男朋友,正在鸿的窗外等鸿回去.
      
    赵兰是个东北女孩,年纪不大,可能不到二十吧?和男朋友同居已经有段时间了.她来找鸿没什么正事,今天厂里没活儿放假,她打算约鸿一起到威海玩一天,不料扑了个空,只好等一会儿.
      
    对鸿和雷的交往,赵兰是不赞成的.她虽然年纪不大,却见多了外地女孩被玩弄又遭抛弃的事.但是,赵兰什么也不能说,她只能把自己的担忧藏在心里。
      
      
    面对赵兰和她男友,鸿犹豫了一下,继而又恢复了自然的神态。她迎着赵兰走过去,“这么早过来找我,有事吗?”
      
    赵兰用诡异的神情打量着鸿,又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雷,“你昨晚在他那儿的?”
      
    见鸿没有否认,赵兰似乎心领神会了什么,“哦!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你去不去威海玩?”
      
    鸿昨晚没休息好,懒得动弹,于是故意没好气的说:“去什么呀!我的钱花的差不多了,你请客呀?”
      
    赵兰满脸堆笑,“没问题,我请。”
      
    “又让我给你们当灯泡!”鸿不依不饶的嘟囔着。
      
    "你不会让他陪你呀!"赵兰偷偷指着远处的雷。
      
    “ 哪儿的事呀!现在还不行,不是你想象的那回事儿。”
      
    “那,你们昨晚······?”赵兰不解的问。
      
    “平安夜。好了,我换衣服去了。”
      
      
    三
      
      
      
    上班的日子总是很无聊,近一段时间公司的生产总是排不满.没事的时候,雷会约几个同事,一起到镇上的文化宫去玩.
      
    说是文化宫,其实只是个称谓而已.一栋大楼的一楼大厅,被人承包了.摆上十几张台球桌,再弄几张乒乓球台子,外边还可初期白点病的症状有哪些以摆上一套音响,搞个卡拉OK什么的. 这就是小镇的"文化宫"了, 花个十几块钱就可以玩上一两个小时. 雷有几个比较固定的玩伴,主要是公司开发部的几个大学生: 陈翔,湖北人;杨剑荣,甘肃来的;还有一个叫小宋,宋光明,东北吉林人.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8 06:28 , Processed in 0.730601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