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回复: 0

电话答录机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电话答录机
      
   
    清晨的一道阳光落在小巷里,穿透窗户,从窗帘的缝隙里探进来。屋里没有人,于是灰尘就成了主人,在那道窄窄的光线下尽显,得意地飞舞着。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唯一起眼的只有书桌上那台红色的电话和书桌旁的落地音响组合。房间虽小,但干净整洁,似乎是一个单身女子的住所。
    叮铃铃,电话响了起来。咔,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你好,我是善萍,我现在不在家,有事请在哔声之后留言,谢谢!”
    一天很快就过去,时针嘀嗒嘀嗒,走过了九点,上海城区的夜景很美,但这条里弄只有昏暗的灯光,这扇窗户里依然是黑暗与寂静的容身之所。
    门终于开了,同时传来了钥匙叮叮的声音,接着是皮鞋笃笃声。这间屋的主人果然是位女性   江善萍将手中的公文包仍在床上,然后重重坐在沙发上   啪,键被按下去了,清晰的声音传了出来。
      
    您有六个留言。
      
    哔……
    “江善萍,我是李经理,明天你必须来公司加班,那叠文件放在你桌上,一定要做完。如果后天不能交给客户,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江善萍轻轻按住了答录机的“stop”,吸了一口气。唉,李经理,那个四十出头的女人,那个对自己颐指气使、处处针对自己的经理。江善萍咨文时没有什么工作野心,只是因为公司的流言蜚语,抑或是她出色的工作能力,都令到这位在年龄和能力上都没有优势的经理有一些危机感以及或多或少的误解。江善萍也知道无法改变这位经理对她的看法,但人心是怎样,终究明白的。
    窗外,传来一阵嘈杂,不知又是哪家哪户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争论不休了。这一带环境并不怎么好,住在这里的大都是本地的穷人和外地的打工族,昭彰着美丽城市的另一面。
      
    哔……
    江善萍手指轻动一下。
    “江小姐,后天应该是交房租的日子了,麻烦你把钱准备好,房租水电煤气管理费总共2453.2块。”
    江善萍不由自主地望了望这种生产对母子身体都会有影响墙上的挂历,25号,每隔3个月的25号是交房租的日子,700块一个月,占去她全部工资的三分之一,却是她能找到的最便宜的价钱了。房东太太看上去是个很洗澡很爽吧但别爽过头了慈祥很和善的人,但仍然不乏精明市侩   钱,自己的疲于奔命,不全是为了它么?
      
    哔……
    停顿的答录机又响了起来。
    “善萍,你好吗?昨天我住院了,医生说要三四天,公司的事我交给李经理处理。明天,你能来看我吗?我老婆不在。”
    江善萍心中一紧,是他   但江善萍不能接受,因为对方是有家室的人,她不愿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她没有这个权利。她对他也仅仅是少许仰慕,并不是爱。她只希望工作,只是全心全意地工作而已。但办公室里同事的冷言冷语、白眼相向或者刻意地讨好,像一把利刀扎在心头。她想求个清白,却又是如此艰难。
    江善萍决定离开,但在人才济济的今天,找份工作已不易,更何况是能让自己满意的工作。
    哼……江善萍苦笑了一声,努力让自己从深深的悲哀中摆脱出来,继续听她的电话录音。
      
    哔……
    “善萍……”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夹杂着颓废与狂热:“我要见你,今晚八点老地方,见不到你,我是不会离开的。”
    又是一个麻烦,江善萍闭上双眼,思绪飘到了与他相识的那一天。
    那晚她下了很大的决心,买了一场上海交响乐团的钢琴演奏会的门票。她从小就喜欢音乐,只可惜家庭环境,让她无法选择钟爱的音乐。第一次进剧院欣赏,使她兴奋不已,紧张之余坐错了位置。由此机缘巧合,江善萍结识了他。当这个可爱的男人红着脸叫他起身时,江善萍给了个抱歉的微笑。当晚,他俩都被肖邦的《降b小调奏鸣曲》感动了。可笑的事,他居然哭了,鼻涕眼泪一把流。弄得坐在一旁的江善萍哭笑不得,只得送上一张纸巾。
    之后,他们开始了交往。他是个搞音乐的,钢琴和小提琴样样在行,最喜欢肖邦,每次说起都是神采奕白癜风早期症状有哪些奕,又感慨他的英年早逝。江善萍本想好好发展这段恋情,但她发现,在他面前,她无法坦诚,无法释怀,也从未与他分享过工作的欢乐与苦恼。而他,又太浪漫,那行云流水般的作风,常常令她无所适从。江善萍觉得他们两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完全不同,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也不同。他们是两个无法相容的物质,又不能相安无事,所以只有排斥。自己虽然不是那种现实的女人,但也不是那种爱幻想的小女生。
    分手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江善萍自知不能义无反顾地爱他,可她也无法摆脱他,他痴痴地纠缠着,就像一个吵着要吃糖的孩子,就有她去吧,不管他那疯狂的爱,今夜,江善萍只想一个人安静地过。
    继续吧,人不能想得太多。
      
    哔……
    “阿萍啊,我是妈。你弟又得交学费了,我跑了大老远打电话给你,希望你赶快寄钱回家,爸、妈都盼着呢!”
    肩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江善萍不由地一阵心酸,当年,父母反对她读书,她不知费了多大气力,才争取到读大学的机会,可家里不给她一分钱。奖学金与打工的钱全成了四年的学费与生活费。终于熬过了四年,经朋友介绍有了今天的工作,在这里留了下来。
    可父母又把她当做银行,每个月五百元固定的家用,时不时地以弟弟读书为借口问她要钱。对他们的要求,江善萍从不拒绝,她父母对她的态度……唉,就当上辈子欠了他们太多。
    江善萍突然想到四个字   还剩下最后一个留言,江善萍不奢望有任何值得她开心的东西,不奢望生活里突现的一丝亮色。
      
    哔……
    “喂,你不在吗?明天是大笨猫的生日哦,你一定要来哦。如果有工作要做,我们会等你的。”
    曙光总会在你绝望之际到来。
    江善萍唯一拥有的也就是这几个真心对他的好朋友。她能留在这儿,全是靠着大笨猫的仗义。大笨猫,可爱的绰号,大学里替她过生日时,就这么信手拈来。这群善解人意的朋友总能在自己最困惑迷茫的时候,给予一些安慰和鼓励,这有点像久旱之后的甘霖。几年来,有了这帮朋友的支持,江善萍的腰杆才能挺得如此直。有了他们,她才可以抗拒金钱的诱惑,淡然面对公司的流言,与命运抗争。
    江善萍可以没有爱情,但不能失去友情。
    友情,是她精神上的唯一亮色。
    就算自己也渐渐融化在这个城市之中。
      
    江善萍终于解脱出来,也许是短暂的,但短暂的解脱是珍贵的。
    人不能要求太多。
    哔……
    电话答录机自动关闭。
    屋子里又回到寂静,只留一盏灯的空间。
    江善萍沏了一杯茶,打开那台陪伴她无数个黑夜的音响,随手捡了一张CD放了进去。
    茶是好东西,微苦,但令人期待,就像明天永远是令人期待的。
    窗外,灯火阑珊。
    江善萍注视着窗外,生命中的一天有这样过去了。音响里传来了王菲那飘忽空灵的声音:
      
    留话 留话 请在长音之后叹气
    留话 请留话 请在我说完后哭泣
    我不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
    请在哔一声之后留下自己的秘密
    请在哔一声之后对话筒沾沾自喜
    请在哔一声之后对空气唉声叹气
    我不在这里 我人在哪里 我想到哪里
    请在哔一声之后留下有趣的话题
    请在哔一声之后分担感情的问题
    请在哔一声之后某某名字别提
    你要找的人不在 不想给任何人寻觅
    你现在要找的人正在娱乐着自己
    抱歉你要找的人不在 想说什么都来不及
    你现在要找的人不需要姊妹兄弟
    你要找我已经没关系 已经来不及
    你现在要找的人自己同样在寻觅
    谁要陪我 我在玩寻人游戏
      
   
     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9 21:06 , Processed in 0.819255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