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2|回复: 0

让思念承载樱花绽放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让思念承载樱花绽放
      
   
    星期五,润夏蹲坐在700路站台前的台阶上,随手捡起地上的小石子,狠狠地往地上一砸,砰的又弹起,像是石子在和水泥地抬杠。 她在等人,等一个叫苏辛的同学。润夏也不知道自己和苏辛认识有多久了,反正从幼儿园到大学,他们都那么一路走来,关系不是多么亲密,也不是多陌生。向别人介绍苏辛时,润夏都很简单的敷衍的介绍一句:哦,那是我同学。苏辛也并不反对,只是淡淡地笑笑说:我和她同学了一辈子。
    润夏的耐性并不是多好,“我默默的数,数到100苏辛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走!看我回家怎么给你告状,你这个小黄毛!”“小黄毛”是上幼儿园第一天润夏给苏辛起的外号。因为他头上只有又黄又细的几根稀稀的头发。那年他们都是三岁,苏辛只比润夏大九天。
    “96,97,98,99,100”数完最后几个数,润夏看看身后,仍然没有苏辛的影子,空气好像从每一个汗毛孔中钻进了她肚子里,膨胀,爆发。她歇斯底里的冲着空空的路喊道:“小黄毛,我不等你了,你这个磨蹭鬼!”
    “你才是小黄毛呢!”苏辛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好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到了,微微打了个哆嗦,“你干嘛!想吓死我啊!”
    “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哭白虎!”“哭白虎”同样也是外号,命名人是苏辛,缘于润夏幼儿园第一天惊天地泣鬼神的哭闹。
    苏辛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他知道润夏最忌讳他提着三个字。
    “小黄毛,狂什么,看我回去怎么和辛妈妈告你的状!快点吧,都几点了,我回家还得看电视呢!”
    “好了,催什么,回家也得等车来了。”
    其实润夏和苏辛的关系比润夏说的要近的多。苏辛的爸爸和润夏的爸爸是同事,妈妈是润夏妈妈的大学同学,据说都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们上中班的时候,一次很巧合的分房子,他们两家成了对门,因为住的近的关系,从小学到大简单判断自己走路方式是否正确学,他们俩一直是一起回家的。而且因为特别喜欢润夏,苏辛的妈妈还认润夏当她的干女儿。
    “你今天出来的好像比平常早啊!”
    “怕你下周告状啊!”
    “周末没去见你女朋友?”
    “我根本没有嘛!车来了!”
    苏辛拽着润夏上了车,润夏坐在靠窗户的顺方向的位置,苏辛坐她对面。润夏稍稍开开窗户,学校门假期出游要做好防备工作口的樱花飞飞扬扬的飘进车里来,落到润夏的裙子上,斑斑点点的,苏辛伸手要给她拍落,“不要,我喜欢。”
    “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俩一块在楼底下的樱花树下玩儿,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我跟你说过的话多了,那时候我天天跟你从那儿玩儿。”
    “就知道你会忘了,你说将来你有了自己的房子,种上樱花,就请我天天去你们家看樱花。”
    “这是说着玩儿的,你又不可能永远陪着我,你要嫁人的!”
    “胡说,我不嫁人。”润夏看着苏辛。
    “干吗对嫁人这么敏感?”
    “没有。谁和你一样,让我给你传过情书的女生有一打了吧,成天就想着谈婚论嫁!你现在只是长得稍好看了一点儿,那还得感谢你的小光头。”
    “你才胡说呢,不许让我妈妈听见,她要是听见了我就死定了。还有,最后一句,我给你个机会,你收回。还说呢,小时候从来不肯让我碰你的小自行车,唯一借给我了一次还是借给我剃头,你怎么这么缺德呢!”
    “去你的,你现在是越来越慢了,老让我等你。”
    “好了,一个月才回几次家啊!小时候天天上学,都是我等你。”
    “那是你想拿班里的钥匙。”
    “又提这个,还记得你老不交化学作业吧?都是我给你掩护过去的。”
    “还说呢,那是以你不交语文作业做条件的。”
    通常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是吵吵一路,拿着小时候的事儿做文章,谁也不让谁。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让他们都感到,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不是谁也不认识谁。
    “你们院让写读书笔记交给导师了么?”
    “嗯,让了,这种事儿怎么会少了文学院。”
    “哦。”苏辛原本以为润夏会骂一骂学校,然后两个人就可以激烈的讨论下去了,但是没有,润夏蔫蔫的答完那一句以后就低下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苏辛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盖上,又很细心的给她掖了一掖,“上辈子好像是困死的似的,总是睡不醒一样。”
    每次不论苏辛出来的多晚,润夏都会等他的原因,多半也是因为怕自己在车上睡过了站。睡着了的润夏嘴角露出浅浅的笑,苏辛看着她发呆。“不是真的该多好!”
    “到了到了,下车了觉主”
    “嗯?这么快就到了?”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睡神,怎么那么能睡,正说这话就能睡着。快点啦,一会儿我开会该迟到晚餐吃这些食物能帮助你轻松入睡了。”
    “咦,刚从家出来的时候没见你那么急!”润夏站住了,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苏辛。
    润夏突然意识到,龙依依让她帮忙介绍苏辛给她认识这件事儿,她一直压在心里不想提,但是见到她,就算撒谎也好,她必须得想出个交待。这就是整个周末她一直恍恍惚惚的原因。
    龙依依是润夏的室友,每天早上两个人都一起去上课,润夏不太喜欢她,也不是讨厌她,总躲不开她,算是她的朋友。和她在一块儿,多数时候润夏选择沉默。
    “哎,走了。”苏辛一边小心翼翼的往车门口挪动,一边催着她。
    润夏若有所思,合计着:要不要跟他提一下?这也不是第一次有女生让我帮这种忙了,无所谓了。可是真的无所谓了吗?别人和朋友能一样吗?朋友,明知道我会不愿意也让我帮这种忙,太恶心了。
    “这会儿怎么了,都不和我犟嘴了?”
    “苏辛,我们宿舍……”
    “什么?你们宿舍怎么了?”
    “没,没什么,走吧,到站了。”话到嘴边了,润夏还是没有说出来,似乎是喉咙里有把钳子,生生地把那话给夹住了,不让她说出口。要是她问就说我忘了,我又不是传话筒:润夏愤愤地想。她不想让龙依依和苏辛认识。龙依依是那种极有男生缘的女生,润夏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在男生面前发嗲,一听见那种娇滴滴的声音她转身就走,那声音能把人的风湿勾出来。
    润夏都精神恍惚的,自己想自己的事情,为什么龙依依想认识苏辛?为什么要通过我认识他?那天真的应该早起一点儿,不该让她看见苏辛。也许是天意?那个无意中约定的方法本来就是为了给她创造巧合?
      
    一般每个星期五的早上,润夏都会给苏辛发一条短信,问他回家的时间和见面的地点。其实每次时间、地点都是固定的,周五下午两点半,学校门口。或者许多时候苏辛都能在星期四的某个时间碰到到润夏,告诉她老时间老地点。就是在上个星期四他告诉润夏什么时候等她的时候,让她舍友龙依依碰到了。当时她并没当成一回事儿,但是龙依依却是异常的挂心。
    “你认识那个男生?”龙依依一脸好奇地问。
    “哦,那个,对啊。”
    “那你怎么认识他的,从来没听你说过呀!真不够意思,认识他也不告诉我。”
    “嗯?认识他怎么了?我从小就认识他,他是我同学,还是邻居,我们每个星期都一块回家。”
    “邻居!和他邻居?一块回家?”龙依依的眼睛突然睁得不是一般的大。“润夏你好幸福啊。你和他一块回家的时候都聊些什么?有没有说到过我?”
    “这个,不记得了,和他邻居有什么幸福的?他上辈子好像是买杠的,一路上没什么正经话,就是和我抬杠。和他一块回家是悲哀啊!”润夏心想,我是和苏辛住邻居,又不是和哪个明星住邻居,你怎么这么激动。再说,我和他提你干什么?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他是生科院的院草,好多女生都暗暗的喜欢他呢,他篮球打得超级棒,被称作灌篮少年,文章也写的特好,有人做他在校报发表文章的剪报都快贴满一个本子了。”
    润下半含着的一口水噗的一声就喷到了桌子上,心想就他还灌篮少年呢!他是个运动白痴好不好。再说都多大了,怎么这行为动作都还和初中生似的!
    “你蒙我呢吧!他是个运动白痴啊!”
    “那还不兴人家进步了?”
    “你不知道,小学的时候跑50米他跑了13秒,刘翔110米加跨栏儿都比他快。就他还灌篮少年?我还当他只会打羽毛球呢。”
    “润夏,我想让你把我介绍给他!”
    “嗯?”
    “把我介绍给他吧,这周末好吗?”
    “噢?这个?好吧。”虽然嘴上答应了,但是心里想的却是:不,我不愿意。
      
    下车的时候,润夏发现龙依依在学校门楼站着,一直往站台这边看。她当然知道龙依依的意图,就是想通过这个接她的机会认识和她一块来上学的苏辛。不能让她得逞,这也太恶心了,动动耳朵助你预防疾病的发生把舍友当什么了。润夏愤愤的想。苏辛不知道从那又到腾出个塑料袋,正把他妈妈给带的东西分成两份儿。
    “苏辛,我得先走了,学生会里还有点事呢。”
    “噢,这么急,把这些苹果拿上吧。都符合你的要求,是大的,长得好看的。”
    “好,反正你也不爱吃苹果。”抢一样的抓过苏辛手里的塑料袋,转头就往汽车一层跑。
    “慢点儿,别摔着,路不平!”苏辛还慢慢的把怀里的塑料袋的口系上,不慌不忙往校门口走。等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润夏早就拉着龙依依跑远了。
    “润夏,润夏,停一停,累死我了。跑这么快干什么?”
    “刚回学校激动的。”
    “天啊,终于不跑了,你有病啊,回个学校也能激动成这样!”龙依依已经是跑得满脸通红了,气喘吁吁的抱怨着。
    润夏一幅笑了笑,无奈的样子又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苏辛早不知道转向那条路了,反正已经不见了,轻轻的送了一口气。
    “苏辛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不是说都是一块上学的吗?”
    “这个,他今天有什么事儿,催了我半天,最后等不及他先走了,不知道最近学校是怎么了,好像每个人都很忙。”润夏很自然的把话锋转了,心里暗暗的想,还是露出来了,早知道你在学校门口不是等我了,是等那个和我一起来上学的帅哥。
    “这个啊,还有一个星期就校运会了,你也快忙起来了,就要到最后的宣传工作了,快画宣传板了!”
    “又有活动?那么讨厌,有得有一个晚上不能好好睡觉了!”
    运动会,从上小学起,润夏和苏辛就不怎么感兴趣,什么项目都不参加,也不怎么积极的喊加油,苏辛总是把他的掌上游戏机给润夏带来,润夏用一大堆零食跟他作交换,更有甚时,趁老师不注意,能溜就溜。有一回让老师发现了,愣是让他俩扫了两天篮球场。
    运动会前三天,润夏他们开始办宣传板。他们办板子的地方就在女生宿舍和运动场之间的一块平地上,来来回回路过那里的人特别多。润夏她们蹲在板子边,一笔一笔的往上涂,龙依依特别热心的在旁边陪着他,又递笔又递颜料。总会有些好奇的人,过来看看,时而不时地露出两句:“哇,画得那么好。”之类的评价。等那些人过去,大家都互相吐吐舌头,轻轻的问句:“真的假的。”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7 17:24 , Processed in 0.671742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