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回复: 0

陪酒女(小说)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陪酒女(小说)
      
   
    一
    在这么一个不太繁华而到处充满诱惑的县城里,总会或多或少沾染些俗不可耐的习性,每次邱剑都能做到全身而退。可阿飞总是笑他说,现在像你这样的爷们,已经在这世界上太稀有了!
    邱家剑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能强求!
    阿飞笑着说,你那是没碰到真正的角儿,不然,纵有家花再艳,也难保你不采野花。
    邱家剑问,什么真正的角儿?
    阿飞抹着下巴磕的胡子,笑着说,今天晚上我带你去飞龙湖酒店,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角儿,保证你大开眼界,享尽艳福。
    飞龙湖酒店!邱家剑一愣,依稀记得哪地方,是县城的新开发区,环境雅致,馨香四溢。阿飞说,飞龙湖酒店是我的一个哥们开的,可以优惠一些。邱家剑经不住阿飞的蛊惑,点点头,好吧,那就去潇洒一回!
    他俩打一出租车到飞龙湖酒店,门口两位亮丽的小姐笑脸相迎。
    飞哥你好!飞哥请进!
人的生命中都有脆弱时期    阿飞是这里的常客。穿过大堂,来到服务台,阿飞问一漂亮的小姐,阿丽和阿花在吗?
    那漂亮的小姐轻声说,刚才胡二哥来了,叫阿丽去陪,阿丽躲了,只好叫阿花去了。
    阿飞点点头,我知道了。他们来到一张桌前坐下,阿飞叫到,喂,服务员,给我老大来杯咖啡。回头对邱家剑说,大哥在此稍等,我去找找。
    邱家剑独自坐着品咖啡,然后习惯地摸出香烟,抽出一支刁在了嘴角,刚点着吸了一口,忽听得身后有人说道,帅哥,来支烟好吗?
    邱家剑一愣,不由的转过身来,看到一个娇艳的女孩,确切的说,她的娇艳来源于她的装束,她是一位具有古典美的女孩,神情下蕴含几许孤傲。邱家剑有些心动,凝视着女孩孤冷的双眼,竟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帅哥,看够没有吗?
    邱家剑微微一笑,从衣兜里拿出那盒大中华放在桌上,然后慢慢推到她的面前。
    女孩在他对面坐下,毫不客气的抽出一支,然后去手包里摸火机。这时邱家剑已经把火送到她的嘴边。女孩用眼角瞄了邱家剑一下,猛吸一口,湿润的薄嘴唇轻轻一抿,一缕青烟从她那小巧的鼻孔里袅袅升起。大帅哥,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
    邱家剑一愣,回头看看没有别人,望着女孩指着自己说,你是说我吗?
    女孩一笑,是啊大帅哥!
    邱家剑摇头,对不起,我们好像没见过面吧?再说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女孩又吸一口烟,不自禁的咳了两声,轻拍一下酥胸,别不好意思帅哥,来这里就是玩玩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如果你想听《乌江谣》,我可以再给你独奏一曲。
    邱家剑一愣,《乌江谣》,哦,全县搞演出比赛时,他们单位曾聘请过几个女孩助阵,当时是他联系的,他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就是那个……邹晓丽!
    女孩抬手弹了一下烟灰,嫣然一笑,呵!想起来了?真的难得啊,叫我阿丽吧。
    邱家剑有些惊讶邹晓丽的豁达和纯真,因为一般女孩子在这里服务是不愿暴露自己的,可她竟然一上来表名了自己的身份,他真为她的率性感动。
    在想什么?阿丽问。
    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呵,剑哥,有什么想不到的?大酒店里有大生活嘛,事情都是人做的,每个人都尽力而为,这世界岂不是丰富多彩?
    邱家剑听阿丽喊他剑哥,就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阿丽抿嘴一笑,香烟轻吐,想记住一个人还不容易!姓邱名家剑,叫邱家剑。是不是,大帅哥,而且我还知道你是一个领导呢!
    阿丽扔掉烟头,嘻嘻一笑,今晚没带老婆来呀?
    你说呢?
    呵,还说第一次来呢,骗谁呀!
    正说着,阿飞从里边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他想,这个女孩肯定就是阿花了。
      
    二
      
    阿飞看到阿丽正跟邱家剑说笑,忍不住打了个响指,嗨,阿丽,我还到处找你呢,原来你早泡上我大哥了,看来也用不着介绍了。
    阿丽把阿花拉到身边,问邱家剑,剑哥看看,这位又是谁?
    这次邱家剑学聪明了,看阿丽的眼神,自然就连想到那演唱的女孩来,笑道,哦,真是幸会啊!
    阿花红了一下脸说,大哥别这么客气嘛!
    阿飞哈哈一笑,大哥崇拜你们这些小仙女呢,一听你们的曲就神魂颠倒,大感其慨,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走吧,我们一起耍耍去。
    他们四人来到“大乌江”包厢,一个长头发马仔突然拦住阿丽说,我们老板叫你,你最好过去。
    阿丽哼了一声,我不去又怎么样?
    长发马仔冷笑,老板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惹恼了他……哼!
    阿飞过来一把推开长发马仔,没长眼是不是?识相的就滚远点。
    长发马仔脖子一拧,哥们,别欺人太甚,我们贾老板毕竟也是在道上混的,大家出来求个和气,相互留口饭吃,别把事情做绝了。你把阿花挖来,那阿丽过去总可以吧?
    阿飞一仰脸,不行,我有客人,点名了要阿丽。你们贾老板如果识相就等明天吧。再说了我不是不给你们面子,你哪三脚猫的功夫我还不知道,看看这里的主人是谁。回去告诉你们贾老板,有机会我会找他谈谈。
    长发马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秋季让您有个亮丽皮肤的秘招,把手一扬,哼,走着瞧!
    阿飞用手一指长发马仔,妈的,走着瞧就走着瞧,怕你是孙子。
    阿丽和阿花一起把阿飞推进包厢里,好了飞哥,别生气,犯不着嘛。
    阿飞是保安科长,平时说话办事粗声大气惯了,谁要是瞧不起他,他立马就跟对方来硬的。邱家剑说,冷静一下吧阿飞,有两位美女在身边,千万别破坏了咱们的雅兴。
    阿丽靠着邱家剑坐下,剑哥说的对,得行乐时且行乐,莫管门前是与非。
    阿飞说,我才没生气呢,我只不过是敲山震虎。那个贾老板的手下经常来这里捣乱,他们怕,我不怕。
    阿丽微微一笑,飞哥不要这么说嘛,大家出来都是求财的,得罪谁都不好。再说闹出了乱子,你的哥们也下不了台嘛!
    阿花靠在阿飞的肩头上,哼,其实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也好,别以为有俩臭钱就能随便乱来。特别是那个贾老板,功能都废了,还想老牛吃嫩草,真是恶心死了。
    邱家剑好奇的问道,那个贾老板是什么的干活?
    阿飞摇摇头笑道,一个个体户,这两年暴发了,雇了几个帮工,搞起歪门邪道来了。好了,不说他了。阿飞摆摆手,上酒上酒,我们今晚不醉不归啊。阿丽和阿花,今晚不陪好我们就不能回家!
    阿丽说,飞哥放心,你说怎么陪就怎么陪。
    阿花说,飞哥,你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我陪你怎么样?让丽姐陪大哥?
    邱家剑笑了笑,你们是不是把我当成酒缸了?说实话,我酒量有限,如果喝醉了,倒霉的可是你们啊!
    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撞开,刚才那个长发马仔斜着膀子走进来,然后一闪身,身后出现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一对小眼睛。他眼睛虽小,但炯炯有神,肥大的嘴里嚼着类似牙签之类的东西,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不用问,这人肯定就是贾老板了。
    是谁说我只会三脚猫的功夫啊?贾老板说着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阿飞坐在哪里并没有起来,只是斜眼瞟了一眼贾老板,随之端起面前一杯酒一饮而尽。邱家剑怕阿飞火爆的性格会闹出意外,就示意他要忍耐。
    长发马仔有了靠山,胆子也大了起来,冲着阿飞嘿嘿一笑,哥们,你不是说要找我们强健身体的法子有很多不能盲目的选择老板谈谈吗?我们老板亲自来了!
    阿飞突然指着长发马仔叫道,你小子最好滚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
    长发马仔身子一拧,刚想发火,被贾老板挥手制止了。贾老板望着阿飞哼了一声,阿飞,你我认识不是一、两天了,但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阿飞哈哈一笑,贾老板,不是我跟你过不去,而是你做的那些事太对不起观众了。你是不是需要我把证据一一列出来你才心服口服呢?
    贾老板脸色一变,突然没有笑色。他慢慢站起来,点点头,好吧阿飞,我知道公安局里有你的朋友,可我也不是吃白饭的。不过,现在我到这里来不是跟你斗嘴的。
    阿飞也站起来,冲着贾老板一瞪眼,那你来干什么?
    贾老板一指阿丽,让她跟我走!
    凭什么?
    凭我花了钱。
    阿飞转脸望着阿丽。阿丽的脸色有些红晕,她站起来,望着贾老板柔声说道,贾老板,我早就给你说过,你花多少钱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请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不好?
    贾老板冲着阿丽眯着小眼睛笑了笑,阿丽,你是这大酒吧的陪酒女,我是你最守信用的客户,你有理由拒绝我吗?
    贾老板,请你不要再说了!阿丽摇着头,今晚我男朋友来了,有些话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
    你男朋友!贾老板一愣,那双小眼睛流露出来的狐疑目光自然落到了邱家剑的身上。
    阿丽转身把邱家剑拉起来,将娇柔的身躯向他靠了靠说,他就是我男朋友,贾老板,你还是请回吧!
    邱家剑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明显感觉到阿丽抓住他的那双手在抖。邱家剑知道阿丽是拿他当挡箭牌了,看来他也只好假戏真做,不能再当沉默的羔羊了。
    他说,贾老板,要不要我送你出去?
    看来他这话说的有点分量,贾老板十分尴尬,晦气地肥脑袋一摇,转身出了包间。
      
    三
      
    阿飞忍不住哈哈大笑,阿丽啊阿丽,行呀你,知道随机应变了。只可惜我大哥是有妇之夫,不然我还真想给你们二位牵线搭桥呢!
    邱家剑白了阿飞一眼,阿飞,你胡说八道什么?咱们把瘟神送走了,那就继续喝酒吧?
    阿花笑着说,剑哥到是临阵不乱呀,一句话让贾老板喝不透你是那个道上的!
    阿飞说,我大哥白道黑道都有人。
    这时邱家剑发现阿丽正低着头擦拭着眼睛,他问,怎它的研究取得了新的进展么了阿丽?你……
    阿丽抬起脸望着他,对不起剑哥,我让你难堪了?
    邱家剑慌忙摇头,哪里话,这点小事,何足挂齿。
    就是就是!阿飞点着头,我大哥巴不得做护花使者呢!
    阿丽紧绷着的脸即刻舒展开了,她随手开启了两瓶酒,来,都满上,我先敬大家一杯。
    哎哎哎!阿飞拦住阿丽,老规矩不能改,头三杯通杀。
    四个人同起三杯后,阿丽说,这下我该敬大家了吧?
    阿飞坏笑着,阿丽,我看出来了,你这是敬我大哥!好,我奉陪。
    阿丽敬完一杯后,阿花又按部就班的敬了一杯。
    邱家剑说,轮到我回敬了吧?
    阿丽一摆手,算了,我看咱们一起来做个游戏,谁输谁喝。
    什么游戏?
    阿丽找来六粒色子,放在一个陶瓷茶碗里,现在我们猜大小怎么样?十五点为界,多者为大,少者为小。说着两手举在空中晃动陶瓷碗,然后一顿,放在桌上。
    阿飞猜大,阿花也猜大,邱家剑就猜小。结果是大。邱家剑输,喝酒。
    第二次我们都猜大,结果还是大,阿丽输,喝酒。
    再猜,再喝,结果大家都喝得差不多。
    邱家剑说,算了,干么非要跟酒过不去呢?聊聊天不更好吗?
    阿丽绯红着脸,望着嫣然一笑,剑哥喜欢聊什么呢?
    邱家剑望着阿丽,心想这个女孩真是率真的令人怜爱,可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做一个陪酒女呢?难道仅仅为了钱?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2-10 08:12 , Processed in 0.733151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