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3|回复: 1

来生,记得找我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来生,记得找我
      
   
    向子新又一次来到伊尔曼,因为天气的缘故店子的生意有些萧条。这是他喜欢的,坐在角落里独自品着杯中的咖啡。那股浓浓的香淡淡的苦,要他不禁又一次想到平,自己的妻。平在这个小城可以算得上是个漂亮的女人,进而要她那颗高傲的心,总是在言语间不经意地就驱使自己的爱人。
    子新是爱老婆的,他默默独守这份情缘。平在一家外企工作,起先是在这座小城,后来事业做大了,老板就把公司迁往大城市的工业区。平也随着自己的公司走了,和子新做起了周末夫妻。那个时候他们的孩子还小,他把母亲接进城里帮忙照看。老太太进城没几日,就把孙子打包带到乡下。送母亲和儿子走的时候,子新的心里很难过,临上车前他紧紧抱了抱儿子才递交到母亲手上......“回吧,还有几十号孩子等着你呢,相信我会把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比跟着你们强,呵能够满足不同人健康需求的食物呵。”一向乐观的母亲透过车窗向儿子挥着手。
    那天,他第一次在讲课的时候出了差错,虽未招致同学们的笑堂,也是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有一种想吼的冲动,于是来到钻石年代,在那火爆的歌厅里,子新用话筒不是唱而是“吼”出了自己胸中的郁闷。
    随着工作的繁忙,渐渐冲淡了子新心中与妻儿的离愁。只有等到休假,平才会和子新一起回乡下看儿子。那种母子相欢的场面要人感动,但哪次回来后又都是开始为妻子的返程忙活。每每子新都会沉默无语,只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平忙出忙进。
    送走妻子,就是新一轮寂寞的接续,子新在时间的拷问中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那种伊人独语的静寂,不是任何一种无奈所能替代的。直到有一天,一个云朵般的女孩子飘进子新的视野,才在他近乎苍白的生活中填抹了几笔亮丽色彩。
    那是在一个中秋夜,平由于加班没有回家,子新接到妻子的电话后,就收拾起已经摆上餐桌的饭菜,还有那盒精心挑选来的月饼。他心中有些发涩,最终神情寥落的挪步出了家门。大街上是往来的人群,看着那一张张挂着笑意,陌生的面容,看着被拎在手中象征着团圆的甜饼,子新也看到自己的凄清。
    不知走了多久,他感觉到劳累了,就近来到伊尔曼。许是大家都回去团圆的缘故,那天店子里显得有些冷清,与窗户外那灯光柔美的夜景很是相对立。子新在角落里坐下,“先生,我们今天专程为顾客准备了月饼,您要不要品尝一下。”服务生小姐温柔地说,“我不需要,来一杯咖啡,外加一份套餐,能填饱肚子就行。”子新从心里对月饼有着抗拒。
    独品寂寥就象杯中的浓香与淡苦,子新望着被自己搅荡着地咖啡。“唉,--”忽然一声轻轻地叹息传过来,不禁要他抬头观望,难道还有谁会在这个夜晚与自己同病相怜?子新用眼睛搜索着,终于,他看到临窗的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并未瞅他,只是望着外边。那瘦消的肩,披垂的长发,还有那一身淡蓝色的休闲装,无一不表露着那应是一位文静的女孩子,只是从那声叹息怎样在线解答皮肤病的问题呀中要他听到了落寞。
    子新轻轻地走到女孩子对面坐下来,“也是一个人吗?”他问,“嗯,一个人。”女孩子收回眼睛望住眼前的子新,在那忧郁的眼神里,他看到更多的是纯洁、恬静。“你这样的女孩怎么会没有人陪?”子新自语着,“我就会有人陪吗,没有谁规定阿。”女孩子淡淡地说着,继而加上一抹甜甜地笑。“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这样的女孩子,”子新有些慌乱,“我这样的女孩应该有男朋友的,应该被人宠着,宠着一起过节,一起过日子,但是我没有,什么都没有。”女孩截断他的话自己述说着,“就因为什么都没有,我才会一个人出来在这里过节,你呢?也什么都没有吗?”看着女孩诚恳的眼睛,子新感到喉咙有些发干,他不由得轻轻咳了一声,“我什么都有,只是什么又都不在身边,所以还是一个人来这里了。”他幽幽地说着,“那你比我幸运,你还可以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时候想想他们,我就连想他们的权力都没。”女孩低下了头。“对不起,我是不是揭到你的痛处?”子新感到眼前的女孩是那么的无助,“没什么的,从小就这样,惯了的。”女孩抬起头,“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为今天的相识?”她的眼睛里流溢着淡淡的欢欣,“那好,小姐来两杯红酒。”子新叫来了酒。
    其实,他是不会饮酒的,何况职业也不允许,但是那天他却和那女孩互相陪着喝下好几杯,直到彼此都微微有些醉意才罢休。临别时女孩说:“都喝过结交酒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和姓,呵呵,恐天下之大就我们这样独此一份了。”“哦,我叫向子新,二中高一二班的班主任,是负责教数学科目的,你呢?”他把脸转向女孩,在那里他看到她眼中有股水一样的东西,脸上也被妩媚装饰住曾经的落寞,“丁瑾,今年才大学毕业,目前还未找到合适的工作。”“你一定会找到一份不错的职业的,我感觉。”向子新自信的说,“那就借你吉言了。”女孩伸手握别。
    在那个应该是一家人相聚团圆的夜晚,子新遇到了丁瑾,这好像是生命中的定数。尽管他们没有留给彼此进行联络的电话号码,但是,子新却能在人流如织脖子上的白癜风该怎么治疗的观灯潮中一眼认出她。那是在第二年的元宵灯展上,子新带了儿子群群一起来看花灯,走在熙攘拥挤的人流中要人头都有点大,忽然一个被白色羽绒服拥裹着的娇俏身影闪入他眼中,应该是她,他很自信的想。于是,“丁瑾!”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大声音,致使身边的儿子也被吓了一跳。“呵,是你。”他看到回过的面上的笑容,“是向老师吧,又遇着了,呵呵,”后者一直是兴奋着的,“这是你儿子,很乖的小伙子阿。”丁瑾俯下身捏捏群群的小脸儿,“我在找我的同学,人这样多我怕他们走散了,再联系,好吗,这是我最近作的求职名片,给你一张,上面有联系号码,我得走了。”向子新接过她递来的名片,望着急急走开的身影,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那张卡片。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子新迎来了,第一个和丁瑾的约会。依然是在伊尔曼,她也依然是娴静与青春的组合,依然还是在临窗的座位。“向老师,”一进大厅,子新就听到丁瑾的招呼,“早来了阿。”向子新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迟到,“嗯,我今天早来一步,好抢滩这张桌子,呵呵。”她笑了,是那种孩子般的。“哦,你还记得它。”向子新也笑了,像是她的家长。“向老师,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广告公司作文案,你知道我身边没有什么亲近的人,想庆贺一下所以就把你找来了。”丁瑾舒展着好看的眉,“哦,是件值得庆贺的事,那就叫酒,不醉不归!”向子新在丁瑾面前又一次破了例。
    那天,丁瑾第一次在向子新面前提及自己的前尘经往,他静静地听着,一个十岁就和父母分开的女孩的故事:“我的爸爸妈妈是在我十岁那年分开的,那个时候我爸爸还在部队,妈妈带着我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后来遇到一个姓李的人,妈妈曾经要我喊他叔叔,我喊过,但就是他拐跑了我的妈妈,妈妈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妞妞,妈妈这是自作自受,长大了好好疼你爸,是我对不住他。”就那样,妈妈跟那个姓李的人走了,回了他的家乡黑龙江,从此,我再也没见过妈妈。爸爸因为工作忙,把我托给爷爷和奶奶照看。就在我十四岁的时候,爷爷走了,家中只剩下我和奶奶。那个时候爸爸也已经另成了家,这次他把家安在了部队,新妈妈始终是被他带在身边的。爷爷没了,爸爸就把我和奶奶接了去,但是我第一眼看到的是继母那冷冷的眼神,好像我是一个入侵者,那个时候我的小弟也已经有三岁了,他很霸道,我就连坐坐沙发都会被他赶,家中的东西更是不能摸,不能用。天天这样,有一次奶奶因为说小弟,竟和我继母吵翻了,我永远忘不了继母说的话,“贱母留下的贱丫头,还拿着当宝贝疙瘩似的。”“你说什么,要不是她走了,会容你在这里说这个?”那天奶奶被气得犯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医治好奶奶我们连家也没回,坐车回来了。就这样我和奶奶相依为命,一直到我上大二,奶奶却再也陪不了我了,临走的时候,她说:“孩子,女人是不能走错路的,
    世上再也没有做女人难的了,妞妞,如果能找到你妈妈,就去她那边,毕竟是你的亲娘阿,她不会嫌弃你的......”那天,外边下着细雨,我握着奶奶的手,直到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泽。埋葬了奶奶,也就埋葬了我唯一的欢乐。我的心一直都是在默默流泪的,就像奶奶走的那天,天空里落着的雨,后来在那个中秋节的晚上我遇到了你,你当时一声轻问要我很感动,感动这世界上还有人会注意自己。这就是我的故事。”丁瑾述说完缀一小口杯中的酒。
    向子新仔细地听完她的故事,心中有一些不平,酸涩,“其实,你可以交朋友,或是谈一场恋爱,那样也许会好些。”他说出自己的想法。“也许是被自己所看到的婚姻吓倒了,我不敢问津感情,其实也有过心怡自己的人,但一想到幸福会在永恒面前凋零我就止步了。”丁瑾有些释然地说,“也许,你是有些片面了,其实生活也不尽是灰色,你应该试着让自己融进去,就会看到更多的东西。”他说,“我不想,如果单凭说是找爱人,也许我找到了。”丁瑾的眼神飘过子新的脸游弋开去,“那很好,有人陪是好事阿。”向子新感到莫名的轻松,“只是,我们是不能经常见面的,他有他的事要做,有他的人要照顾,我只是他身边的看客而已。”丁瑾大胆的把目光收回停留在向子新的脸上,这要他感到那双眸眼中传递来的火热,不由得别开脸去。
    时间仿佛凝固了,唯有回荡在大厅里的那首老歌-《我只在乎你》,依旧不紧不慢地吟唱着。夜的黑压境下来,“丁瑾,该回家了,我送你。”向子新起身,“我还想再呆一会。”丁瑾望着窗外夜的逐渐浓重,“一个女孩子是不能在外边呆太久的,来,我送你。”他拉起了她。
    并肩走在柠檬色的灯光下,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听到丁瑾鞋子有节奏地敲打水泥地面的声音。
    接下来,向子新没有晚自习的夜晚几乎都是和丁瑾共同渡过的。他们喜欢走在运河堤上,看漫天的繁星;喜欢坐在丁瑾那间狭小的客厅里边听歌,边品茗论茶,俨然像一对老友。“丁瑾,我们坐兄妹好吗?”闲暇时子新问,“能做最好了,”她幽幽地说:“我喜欢亲人喊我妞妞,你以后也这样叫我吧。”“妞妞,嗯,好听的名字。当初我老婆怀孕的时候,我想如果是女儿就起名妞妞,没想到今天也有人要我喊她妞妞,呵呵,是不是挺有缘分阿。”子新缀一口清茶笑着说,“也许吧,我也喜欢自己的名字,听爸爸说,当年妈妈生下我给他写信说为我起个名字,那正值木槿的花期,爸爸就回信说叫槿吧,但在上户口的时候,人家却写成了‘丁瑾’现在的名字,呵呵,是不是有点阴差阳错的,至于‘妞妞’那是妈妈和奶奶对我的昵称,我忘不了妈妈一下班回来就抱起我,亲我的情景,她嘴里还一直喊着:“妞儿,想妈妈没?想妈妈没?”那个时候虽说爸爸不在身边,但我的世界也是完美的,只是好景不长。”丁瑾的话说不下去了,眼泪悄然滑下来。“哦,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想到了过去。”子新有些慌乱与疼惜,“没什么的,其实有时没有人提,只要一想到我也会这样的,真的没什么。”丁瑾用纸巾擦拭着眼睛。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5 04: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千术永远没有无师自通一说,有的只是野路子.千术的正根就是把不习惯变成习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2-18 23:55 , Processed in 0.704608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