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3|回复: 0

借腹生子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借腹生子
      
   
    肖鹏想要一个娃儿的愿望越来越迫切了。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便又对老婆谈起了此事。他说:“凌晨啊,你看我们都是快四十的人了,至今也还没个娃儿。再过些年我们老了,孤独、寂寞不说,我们的家产谁来继承。”
    凌晨最不愿听的就是关于娃儿的问题。她是一个非常精明、能干又十分要强的女人,在丈夫的事业上,她也算得上难得的好帮手。可以说,没有她,丈夫就不可能成功,他们也不可能拥有上千万的家产和蒸蒸日上的“鹏晨火锅”店。
    屋里屋外无论什么事,她都拿得起放得下。只一样让她抬不起头、说不起话,让她感到尴尬和郁闷:她不能生娃儿。为这事两人不知争吵过多少回了,也想了不少的办法。比如:去民政局领养一个?或是找亲戚朋友帮忙生一个,然后再抱给他们?
    不管哪种办法她都觉得无所谓,不就是一个娃儿吗?可肖鹏却不答应,他认为养的也好抱的也好,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不能真正意义上的接续肖家的烟火。
    现在,肖鹏再次提起要娃儿的事,她心里就像吃了颗苍蝇似的不舒服。她只是不露声色的一边吃着饭,一边问:“说说你的具体想法?”
    肖鹏像是早想好了,便说:“是不是可以考虑寻找一个女人......也就请问专家我的病难道真的没法治了吗?是借腹生子......”
    凌晨抬头看了下他,不冷不热的:“肖鹏啊肖鹏,我就知道你早晚会这么做的。”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吗?再说,我是提出来跟你商量。你要是觉得不妥的话......”
    凌晨想了想,说:“妥也好不妥也好,谁让我生不了娃儿呢?好吧。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一,那个女人来了不准沾我的床;二,生了娃儿立即走人,而且,从此你不能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肖鹏一听,心里莫提有多兴奋了。就连忙说:“行,我都依你。”
    “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倒是听说女人屁股大好生娃,奶子大奶水足。”说这话时,她望着丈夫的脸色,看他有什么反应。
    肖鹏在心里“哼”了一声:你鬼婆娘的屁股就大,奶子也不小。你哪么就生不出来娃儿呢?你的意思不就是怕我找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吗?于是,他琢磨了一会,说:“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生娃就行。可模样要是长得太寒碜了,对娃儿会有影响的。你也不希望看到一个丑娃儿吧?”
    两人是话中有话的斗着心计,各自盘算着各自的。
    肖鹏想的是要找就找一个可心的、如花似玉的妙龄女郎。这些年,自己虽然挣了不少的钱,可夫人看得紧、盯得严,拈花惹草的事一件也没干过。都快憋死了。何不趁这机会,名正言顺的花它一回?
    而凌晨呢,本来内心里就一百个不安逸,见肖鹏还得寸进尺的想找一个既年轻又漂亮的女人。气便不打一处来。心想,这世上的好事不能都让你姓肖的占了去。你别得意的太早,我让你搞不成。
    接下来,肖鹏就在好几家报纸上登了广告。承诺:能为自己生男娃儿的奖励二十万,生女娃儿的奖励十万。凭医生的诊断书,一经怀孕,即刻兑现一半的奖励。
    广告登出不几天,可谓应聘者如云。
    肖鹏的电脑都快被挤破了。在网上他看到的是不论岁数大的,还是岁数小的,不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性感十足。
    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肖鹏挑来选去的竟拿不定主意了。他干脆关了电脑。
    凌晨在一旁打趣道:“是个女人就行了,何必这么投入。你当是选老婆啊。”
    肖鹏显得有些失望的说:“您也看到了,这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啊。我若是找了她们,二天能生出啥子好娃儿?”
    凌晨做了个双手摊开的动作,揶揄道:“如今就这世道,像我这样本分的女人恐怕不好找罗。我说你干脆将就着找一个算了?传宗接代要紧。”
    肖鹏摇摇头,说:“还是再等等吧。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好的女人?”
    那么,肖鹏究竟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他不说,凌晨的心里也是明白的。他从来就不喜欢穿着怪异、表情风骚,连说句话都浪声浪气,一看便知道不是规矩的女人。他喜欢那种淑女型的,带点古典味的女人。
    可这样的女人又上哪里去找呢?
    不过,世上的事情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就在第二天的上午,凌晨正一个人在家里,忽然听见了门铃声。她走下跃层式的楼梯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个土里土气的   “你找哪个?”凌晨问。
    女子甜甜的叫了声“阿姨”,便怯生生的说:“我是舅妈介绍来做‘保姆’的。”
    凌晨拿眼上下打量着她,见她一身村姑的打扮,居然还穿着双黑色的布鞋。只不过是人长得倒是细皮嫩肉的,个子也总有一米六几吧。
    “她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个?”
    女子见对方分明的是不相信自己,便从裤包里摸出一张小纸条递给凌晨,说:“这是我舅妈给你写的。”
    凌晨接过纸条看了看,又还给了她。说了声:“你等会。”就拿出手机拨了号。
    过了一会,通了。凌晨在电话上说了几句后关了机。
    她这才放心的对女子说:“跟我来吧。”
    凌晨一直把女子领到一间不大的屋子里,安顿好了后,又问了她的名字。
    女子回答道:“我姓余,叫永红。”
    “二天我就叫你小红吧。”
    小红高兴的点了点头。
    “今年多大了?”
    “上个月刚满十八岁。”
    “晓得当保姆都干些什么活吗?”
    “晓得。洗衣服、买菜、做饭、打扫清洁卫生。”
    凌晨满意的露出了微笑。她看着小红,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像这样水灵灵、清纯的女子,不正是肖鹏所喜欢的那种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所以,凌晨便用试探的口气说:“小红,如果我不让你当保姆呢?”
    小红一听,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她不晓得自己错在哪里,怎么才来就被主人炒了鱿鱼。忙颤颤惊惊的问:“阿姨,我求求你留下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请问我的症状是不是白癜风?
    “想挣钱?”
    “嗯。”小红一边点着头,一边诉说着自己想挣钱的理由。说她家里很穷,她本来考上了大学,就因为父母拿不出钱缴学费而只好放弃。她好不容易人托人找了这份工作,想着帮帮家里。可没想到......
    凌晨见她像是很珍惜的样子,又对钱有着一种渴望的心情。就又问:“我要让你挣大钱,你干吗?”
    小红摇了摇头,说:“阿姨,你给我多少工资无所谓,我不会讨价还价的。”
    “你坐。”凌晨让她坐下后,便把丈夫想要找一个女人的事告诉了她。并希望由她来担当。
    小红听了吓得差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其实,这样的好差事想干的女人多的是。我们主要是考虑跟她们都不知根知底,现在的社会太复杂了,这万一要是碰上个骗子什么的,你说到时候我们去找谁呀?你毕竟是熟人介绍来的,我们放心。怎么样?考虑一下好吗?不要急于回答我。”凌晨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小红的脸,她一直在观察对方的反应。
    过了一会,她见小红仍然不做声,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她想等晚上丈夫回来看了后如果喜欢的话,再用自己的三寸不乱之舌说服她。
    “好啦,你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好好想想。我走了。”
    晚上,肖鹏回来了。见到小红后一眼就认定她就是自己想要找的女人。可他乐意,却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
    “怎么,动心了?需不需要我给你做‘红娘’啊?”
    “那,就劳驾夫人了。”
    “我只能帮你去说说,人家干不干可就不管我的事了。”
    “夫人出马,准能搞定。”
    凌晨一语双关的:“瞧你那德性。别高兴的太早了。”
    第二天,凌晨就又来到了小红的房间。先是察言观色了一番后,接着便做出一付令人同情的样子,向小红诉说着自己的苦衷。她说:“我们家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娃儿。他整天都想要一个,可我偏偏又生不出来。你说我作为一个女人......哎,你才来,本来我是不该和你说这些的切莫误入这些饮食禁区。为这事,我们不知吵过多少回了。昨天晚上,他又跟我吵架了。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小红想:原来这么让人羡慕的家庭,也会有这么多的烦恼啊!
    小红低着头不做声。
    凌晨见她不言也不语,便想沉默也是一种态度,至少说明她对这事不那么反感了。让我就再刺探一下。
    于是,她说道:“当初,我们要找保姆,是因为家里确实需要。可现在连日子都没法过了,我也不想委屈了你。这是两百块钱,你拿着做路费吧。”说着就从口袋里摸出钱递给小红。
    小红这才抬起了头,说:“阿姨,你不要我了?”
    “我们天天吵架,你夹在里面。知道的晓得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和你过不去。你还是走吧。”
    凌晨说这话,是认定了小红不可能走。她舍不得这份工作。摆明了就是拿话急她,迫使她答应这件事。
    小红想了想,显得有些羞答答的说:“阿姨,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干。”
    “哎呀,小红,你可是救了我们家啊!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伺候你都行。”
    小红脸上的羞色未褪,心里却在暗暗的窃笑。
    她窃笑的是自己的第二步已经成功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小红的舅妈姓李,叫李若兰。是凌晨夫妇“火锅店”里的大堂经理;十几年前,她就跟着丈夫进城打工,现在终于混出个人样了。还在城里买了房子安了家。
    李若兰和凌晨的关系可不一般。从凌晨夫妇开店的那天起,她就在这里做小工了。后来,一步步的做到了大堂经理的位子。要是算起来的话,她还是“鹏晨火锅店”的元老呢。
    一年前,她回了趟家,顺便把小红也带进了城,就住在她的家里。她原想让小红跟她一起在“火锅店”里干。可小红嫌脏又怕累,说什么也不干。总想着找份既干净又轻松又能挣钱的活路。李若兰真后悔不该把她带来的。
    上个月,凌晨托她在她的家乡给找一个保姆。条件是人必须要本分、可靠。
    李若兰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外甥女小红。就问她干不干。此时,小红正在一家“化妆品商场”上班。工资待遇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活路轻松、干净。还能免费的使用一些廉价的化妆品。她整天涂脂抹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人年轻又长得细皮嫩肉、青春靓丽的,无论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都好看。她早已不是刚进城那会的小红了。他早已把自己脱胎换骨的由乡下妹子变成了十足的城里姑娘了。
    小红一听是给人当保姆,连考虑都不考虑就拒绝了。她嫌太下贱了。
    没想到,这才隔了几天,小红的态度就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小红突然对舅妈说:“舅妈,你再给我找份工作吧。”
    舅妈问道:“你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小红显得有些委屈的:“昨天,老板想占我的便宜,我骂了他。他就炒了我的鱿鱼。”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7 17:22 , Processed in 0.737245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