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2|回复: 0

熊宝宝与人头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熊宝宝与人头恋
      
   
    走进老同学叶凉橙的婚礼现场,完全是个意外。
    中午下班,在电梯里,同事老张对我笑道:“小王啊,看你今天面色红润,莫非要走桃花运?”
    这个老张,因为前几天打牌输给我几十块钱,就怀恨在心,知道我三十几岁了还光棍一条,便说话讽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本想反唇相讥,但碍着电梯里科长也在,不好吵起来,便冷冷一笑:“多谢吉言!”
    走出大厦,但见阳光灿烂,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正盘算着到哪里去吃饭,突然便望见了苏坦。
    我第一次看见苏坦的时候,当然并不知道她叫苏坦。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娇小玲珑的漂亮女孩,穿着时尚,脸上的光彩比阳光更美丽。
    像苏坦这样的女孩,在这个城市里应该还有很多,但不知为何,那天我就偏偏注意上了她,而且立刻做出一件生平从未做过的事情,跟踪她!
    大街上人群熙攘。苏坦穿过三条街,走过两座天桥,穿过市中区的地下通道,最后脚步放缓,来到一座装饰辉煌的大酒楼前。
    我至今记得,那座酒楼叫“华天大酒店”,属于这座城市的高消费餐饮场所之一。我跟踪苏坦来到酒店门前的时候,门前正“噼噼啪啪”放着鞭炮,几个孩子捂着耳朵四处乱跑。一对新人站在酒店门前,男的西装革履玉树临风,女的白色长裙典雅至极。我望着在酒店外停车场上站立的苏坦,心想:“原来她是来喝朋友的喜酒的。奇怪,她怎么不进去?她的面色仿佛有些迟疑。天哪,不会是像电视剧里所演的,是因为情仇来破坏婚礼的吧?、、、、、、”
    我正在胡思乱想,苏坦已迈动脚步,走到那对新人面前。新郎立刻伸出手,微笑道:“苏坦,你来了。欢迎欢迎!”新娘也笑道:“快请进!”
    我从新郎的口中到这漂亮女孩的名字,也算一大收获,但接下来的步骤该是什么呢?我总不能混进去喝喜酒吧?我站在酒店台阶下,离那对新人大概五六米远,正暗暗打着主意,新郎的眼光忽然落到我脸上,只听他惊喜道:“王峰?!你也来了?!、、、、、、”
    我吃了一惊,起初还以为有谁跟我同名同姓,但那新郎已两步奔下台阶来,握住我的手,笑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神出鬼没。我以为你隐居仙山了,想不到今天你竟能参加我的婚礼!”
    我很有点惶恐,刚要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吧”,忽然注意到新郎英俊面庞上那两道斜飞入鬓的眉毛,顿时想了起来,惊叫出声:“叶凉橙?!你是小叶?!、、、、、、”
    新郎一怔,笑道:“怎么,你现在才认出我?难道你是路过这里,不是特意来参加我的婚礼的?”
    我苦笑:“我们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我怎么知道你今天结婚?你又没有给我发请帖。”
    叶凉橙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感叹道:“缘分哪缘分!想不到当年同学一别,今天大家还是相遇在这座城市!你还好吧?”
    这时新娘含笑来到我们身边。叶凉橙介绍道:“这是我的媳妇儿柳红。这是我的高中好友王峰。”
    新娘个子很高,面容俏丽,看上去很质朴善良,对我微笑道:“王先生?我听小叶说过的,很擅长折纸飞机的那个?”
    我闻言感动,握紧了叶凉橙的手,笑叹道:“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的纸飞机。谢谢你!看来今天的婚礼,我是非参加不可了!”
    叶凉橙笑道:“你当然得参加!你先请进,我先在这里招呼客人,等会儿再跟你聊。”
    说着便吩咐一名知客的小伙子带我进入酒店。当我踏着粉红色的地毯上楼梯时,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想不到自己跟踪一名女孩,竟能撞见中学时代同窗好友的婚礼。一想到跟踪,我立刻便又想起那名叫苏坦的女孩。她此刻在哪里呢?
    我的目光逡巡了一会儿,很快发现苏坦坐在大厅角落一张人客稀少的桌旁,便装成很随意地走过去,坐到她身旁,很绅士地一点头,微笑道:“小姐你好。你也是小叶的同学?我叫王峰。”
    苏坦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好感,淡淡一笑:“哦,小叶的同学?没见过你。”
北京治疗白癜风那家医院看的好中科    我笑道:“请问你贵姓?我想,你应该姓苏。”
    苏坦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笑道:“你皮肤很白,如同凝脂,只有苏杭才能养育这种美女,所以,你应该姓苏。”
    苏坦冷笑:“大哥,老套了吧。如果我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说不定能被你忽氮芥酊的治疗效果悠。其实在门口我就发觉你站在我背后,鬼鬼祟祟的。今天我一路感到自己背脊发凉,好像被小人跟踪,难道就是你?”
    我闻言一怔,忙道:“苏小姐你千万别误会,其实我、、、、、、”
    苏坦打断我的话头,冷冷道:“不用解释。我不喜欢你这种人。我现在很礼貌地称呼你一声王先生,请你不要坐在我旁边,请你走开,可以吗?”
    我苦笑道:“可以,当然可以、、、、、、对不起,打扰了、、、、、、”说着便起身,去别的桌子寻找空位。这时领我进来的那名外表精明的知客小伙子正好走过来,一拍我肩膀,低声笑道:“老哥,怎么还没坐下?在东转西逛找美眉么?你老哥还没对象吧?今天这里可美女众多,你老哥可要抓紧机遇,说不定能有桃花运、、、、、、”
    “桃花运?”我再次苦笑,找了一张中老年人较多的桌子坐下,一边远远瞟着秀眉深锁俨然不可侵犯的苏坦,一边又想起今天中午下班时同白癜风治疗误区 患者慎入事老张的讽刺话,心里暗道,“桃花运?简直是桃花劫!苏坦,你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呢?为何要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
    婚礼仪式很快便举行了。在庄严悦耳的乐曲声中,新郎新娘牵着手踏着红地毯缓步走进大厅,身后跟着伴郎伴娘和金童玉女。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我一边鼓着掌,一边望着隔着三张桌子外的苏坦,只见她望着新郎新娘,眼神里竟流露出一种恨的神色来。我很是吃惊,暗自猜想:“莫非我的感觉没错?难道这姑娘真与小叶夫妻俩有什么情感上的纠葛?”
    因为下午要上班,所以在酒席开始后不久,我不得不告辞离开。叶凉橙夫妻俩把我送到门口。叶凉橙叹道:“小王,你太急了!我酒都还没敬到你那里,你就要走。你如今在哪里高就?如果工作不如意,可以到我老爹的公司来、、、、、、”
    我笑道:“谢谢你的好意。我如今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干得还算称心如意。如果哪天没饭吃了,说不定还真需要老同学帮忙。对了,小叶,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嗯,就是坐在最里面桌子旁的那位苏坦小姐,她的电话,你可以给我吗?”
    叶凉橙闻言一怔,眼里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随即笑道:“怎么,看上了苏坦?眼光不错、、、、、、她的电话,我可以给你,不过、、、、、、”
    我笑道:“不过什么?怕我碰钉子?没什么,我脸皮厚。其实啊,我只是想结识这个女孩,跟她交个朋友、、、、、、”
    叶凉橙大笑:“得了吧,喜欢就是喜欢,什么叫想交个朋友?我倒希望你们两个能有戏,只不过这个女孩子比较难缠,属于很刁蛮的那种、、、、、、”
    柳冰红轻轻捶了丈夫一拳,嗔笑道:“怎么能在朋友面前说人家女孩子的坏话?我相信王先生自己能去搞定。你快把电话告诉王先生吧!”
    记下苏坦的手机号,离上班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了。我匆匆告别叶凉橙夫妇,打了辆的赶往公司。路上忽然想起,自己光顾着记苏坦的电话,把老同学叶凉橙的联系方式问都没问,不禁在心里咒骂自己:“真是典型的重色轻友!”
    进入公司大门,在电梯口又碰见该死的同事老张。老张抹着满嘴的便当油,笑问:“到哪里泡妞去了?神色这么暧昧。我说得不错吧,你今天多半要走桃花运、、、、、、”
    我想起不久前与苏坦的对话以及她那冷漠的表情,不由在心里苦笑:“桃花运?桃花劫?是运还是劫?要看自己的造化了!、、、、、、”当下一拍老张肩膀,说道:“少废话!晚上继续玩牌!、、、、、、”
    一下午上班都心不在焉,眼前老是浮现出苏坦的影子,还有叶凉橙夫妻的身影和笑貌。这个小叶,当真不简单。早在十几年前,上高中的时候,这个高大英俊的小子就是很多女孩子追慕的对象。曾有一个算命先生说小叶有桃花劫,在情感道路上很挫折,如今看来,那算命先生纯粹胡扯。小叶能娶到柳冰红那么美丽的妻子,这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呢?想起苏坦对我的态度,有桃花劫的只白癜风专科医院解析常见的引发原因怕是我吧、、、、、、
    正自怜自艾,只听“蓬”地一声,科长把一份员工考核文件甩在我桌上,喝道:“王峰,看看你这两个月的业绩!简直一塌糊涂,还想不想干了?!”
    我叹道:“所有的业绩都是在公司的决策下做出来的。我自问并未偷懒。业绩成效不好,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这个打工者头上吧?”
    科长一怔,再未说什么,气哼哼地走了。我也一怔。虽然我知道自己说的是实情,但很吃惊自己今天能有这么大的反驳勇气。难道是因为今天遇见了叶凉橙,知道他老爸是某家大公司的老总,我有跳槽的机会了?
    老张悄悄凑过来,对我翘起大拇指,低声道:“小王同志,真有你的!够胆说话!今天晚上打牌,我一定抬你的轿子!”
    我却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不打牌!”
    老张惊道:“什么?你不打牌想干什么?”
      
    晚上不打牌,倒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我忽然想,自己什么时候堕落成如此模样?几年前那个虽多愁善感,但也算热血澎湃的青年到哪里去了?这几年,事业、爱情都没有着落,精神空虚,连一些健康高雅的情趣如乒乓球、写作都放弃了,剩下的只是享受牌桌上的刺激。
    苏坦的出现算是这几年孤独生活中的一道亮景,但观察她对我的态度,看来这君子好逑的事业更加艰难。傍晚,我躺在自己租房的小屋里,拿着手机,找出苏坦的电话号码,却不敢拨过去,犹豫了半天,先发了几条试探性的短信,诸如“苏小姐你好,我叫王峰,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叶的好友,很希望认识你,想跟你交个朋友”之类的,却一直没有回音,便实在忍不住拨出电话打过去,也一直没人接,后来再打,便是“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我忽然明白,这姑娘把我加入黑名单里了,不由沮丧,捶着自己的脑袋:“王峰啊王峰,你真厉害,这么快就玩完了!连跟人家话都没说上半句!、、、、、、”
    幸好我还算一个很洒脱的人,虽然沮丧了一阵子,但睡过一晚之后,便什么都想开了。依然跟往常一样,匆匆起床、穿衣、洗漱,然后风风火火地去上班、混日子、、、、、、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没有什么值得记述。在平庸的日子中,我逐渐忘记了小叶,忘记了苏坦,忘记了很多事,以为自己今生再也不会跟他们发生什么联系。这几年的经历使我感觉,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机械、呆板、淡漠、没有活力,很多人事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留恋,包括小叶、包括苏坦、、、、、、
    直到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响起。
    那天晚上,我照例跟老张他们在小巷的麻将馆里打完牌,数着夜空上的星星回家,手机忽然响起。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9 21:51 , Processed in 0.684524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