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2|回复: 1

刑侦A组探案集之谎言背后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刑侦A组探案集之谎言背后
      
   
      
      
      
      
    华都大剧院,华灯初上。
    补完最后一道妆,她望着镜子里那个美艳的身影嫣然一笑,从休息室径直走向大厅。等候多时的记者顿时蜂拥而至。在保安浴血拼杀出一条小路后,袁绮款款走出摆满了鲜花的大厅。刚走到门外,便又被翘首以待的众歌迷所包围。袁绮依旧不厌其烦地微笑着,一边亲切地向他们招手一边走向自己的那辆白色凌志,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妩媚。疯狂的人群更是拿起相机啪啪地拍个不停。
    与此同时,一个身着墨绿色小风衣的年轻女子悄悄从后门走出,一辆等候多时的黑色雪佛莱缓缓驶来。
      
    21:00,刑侦大队A组办公室。
    电话铃急促的响起来。
    “你好,我是刑侦A组姜萌萌,什么?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到。”
    和平路派出所来电在华都大剧院发生了一起击凶杀案件,而受害人是著命歌星袁绮,受害人当场死亡。刑侦A组探长胡迈率领芦芒,姜萌萌等一行三人飞速赶往现场。
    虽然刚刚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击凶杀案,但依然有许多亡命的记者和好事之徒叽叽喳喳的把大剧院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个可怜的美丽女子倒在血泊中,现场保持的还可以。胡迈仔细的检查了袁绮的尸体便吩咐法医把尸体带回刑侦队。“袁绮小姐是从剧场走出来即将进入她车内的瞬间遇害的,时间大概是二十点四十分。凶手丧心病狂地一连向她开了五,然后就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中了。”
    剧场保安小唐如是说。
    “防护措施怎么样?”
    胡迈环顾四周问。
    “我们剧院有五个保安,她公司也有两个保镖。可这专家告诉你中医如何有效治疗白癜风一次的演出异常火爆,演唱会结束时我们根本控制不了场面,大家都疯了。”
    “那这么多人,大庭广众,竟让凶手堂而皇之的逃走了?”
    “凶手是混在歌迷中实施犯罪的,好像…… 凶手本人就是袁绮小姐的FANS。”
    “何以见得?”姜萌萌突然插了一句。
    “因为那家伙在行凶前曾大喊“LOVING YOU!”,然后把一大束花塞向她。也就是在哪一刻,响了。然后他就趁乱逃走了。”
    “那既然是歌迷,又那么喜欢她,为何还要对她痛下呢?”胡迈问。
    “这你就不懂了胡总,对于歌迷来说,偶像是天上的星星,可望而不可及也。而这种感情是十诱发白癜风的炎症性因素有什么分微妙的,稍有不慎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这样吧小唐?”芦芒说。
    “是的,其实我本人也是袁绮小姐的忠实歌迷,可没想到她…… 唉,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不可预料的,又比如歌星约翰。列侬,他的死其实也……”
    小唐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中等身材,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噢,胡探长,这是亿影公司的袁方同经理,也是袁绮小姐的哥哥。”小唐把来人介绍给胡迈。握手时胡迈感到他的手有些颤抖,袁方同似乎一时还没从悲痛中解脱出来,显然他是很爱他的妹妹的。
    “袁先生,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为了尽快破案,我们需要了解一些关于袁绮小姐生前的情况,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在华都保卫科里,胡迈把一支烟递给袁方同。
    通过了解得知,袁绮小姐从十七岁开始唱歌,二十岁时与亿影签约。歌声甜美且天生丽质的她海口好的白癜风医院很快成为红遍全国的偶像歌星。袁绮父母早亡,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哥哥袁方同,便成了她的经纪人兼职生活秘书。虽然最近交了个男朋友,但袁方同表示,只是刚刚认识,并未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有些故事纯属媒体炒作。
    “曾经有人猜测是袁绮小姐的所谓歌迷行凶,您认为有可能吗?”
    “我之前也有耳闻,有个歌迷行为过激,不排除这种可能。”
    “据您所知,袁绮小姐和谁发生过什么冲突吗?包括生活上的和工作上的。”
    “应该是没有的,虽然袁绮事业上蒸蒸日上,但是她对所有人都是谦虚谨慎的,其实她的生活很简单,她只要唱好她的歌就好了,其余一切都是由我来打点的。”
    “袁绮小姐和她的男朋友感情好吗?”
    “我已经说过,他们刚刚认识,还行吧,其实我觉得根本算不上男朋友。”
    “袁先生,请问一下,袁绮小姐的个人资产也是由您来打理吗?”
    “是的。”
    “大概有多少?”
    袁方同匆匆估算了一下,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
    “如此庞大的数目,冒昧问一句,袁绮小姐遭遇了不幸,直接受益人就是您了?”
    “是的,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没有别的亲人,她是我这辈子最疼爱的人。您问这个什么意思?”
    “对不起,作为警方,我们会作任何有可能的推测。对了,您的妻子跟袁绮小姐的关系如何?”
    “我还没有结婚,何来妻子?”
    “您有女朋友吗?”
    “没有,袁绮的事业正处在非常时期,我很忙,实在是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
    “谢谢你的合作,袁先生,我还要和其他工作人员了解一些具体情况,如果有什么线索请及时和我们联系。”
    胡迈和姜萌萌离开了华都保卫科,一直没开口的姜萌萌问:“胡总,我们去哪儿?”
    “回警队。”
    “你,你怀疑是他干的?”
    “这只是例行调查,死者的家属当然要详细了解了,白跟我这么久,连这个都不懂?嘻嘻。”
    胡迈一边开车门一边调侃姜萌萌,气得姜萌萌嘴噘得老高,不再言语了。
    回到警队,芦芒已经拿出了详细的现场勘查报告,袁绮小姐胸部连中五,是一把改装过的小口径,威力很大。袁绮小姐当时就送了命。“可是-- ”,芦芒似乎有些疑问,“如果真是死者疯狂的FANS,五发,这分明是灭口的打法啊!不太像,这几打得太专业,太理智了。”
    “这正是我们所要解决的问题!有人看到凶手的样子吗?”
    “凶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头发,长脸。事发后从新街口逃脱。另外,凶手身手敏捷,年龄估计在三十岁以下。”
    胡迈点燃一支烟,沉思半响:“芦芒,萌萌,谈谈你们的想法。”芦芒说:“胡总,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无法确认凶手的作案动机,凶手自然就是那个长头发,这个大家有目共睹。我认为应该从作案的武器入手,这是目前最清晰的线索。另外,凭直觉,我觉得这是一桩蓄意谋杀,,长头发只不过是个而已。幕后应该有人纵。”
    “嗯,有道理,萌萌,你怎么看?”
    “你这老狐狸都找不到头绪,我们这些小娄罗还能怎么样啊?哎,别忘了还有不吸烟的人呢,别吸烟啦,呛死人了!”姜萌萌余气未消,咬牙切齿地说。
    “那也谈谈,集思广益吗,哈哈。“老狐狸把一根烟递向根本不吸烟的姜萌萌,“来,萌萌,你也冒冒泡,好好想想。”
    此举气的姜萌萌一下把烟打飞,“萌萌我真是倒了大霉了,怎么就分到你们这儿了。”
    旁边芦芒也点着了烟打趣道:“不是你觉得不公平吗,胡总请你冒泡是还你一个公平啊!嘻嘻,能分到刑侦A组是你的福气啊。”
    姜萌萌气得好像是一下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但终于忍住了没跟他们吵。吵了就正中了老狐狸的套了,这家伙就是爱调侃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然后她又为自己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中的一员小小的沾沾自喜了一下。不过说真的,自从来到这个警队,她还是跟他们学了不少东西的。可是大案当前,他们还是这么……稍稍整理一下思路,她还是试着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不错!萌萌说的很有创意,用心了,用心了啊,哈哈。“胡迈没等姜萌萌说完就打断了她,“可是,萌萌,你再仔细想想,倘若真是袁方同干的,那么作案动机像你说的为了财产显而易见,可是他平时跟袁绮接触甚密,随时可以下手,为什么要选择在她演出完准备离去的那个时刻呢?”
    “这很简单,袁方同要让别人认为是社会上的犯罪而忽略了他。”姜萌萌说。
    “嗯,有一定道理,另外袁方同确实也有作案动机和便利条件。好的,萌萌,按你的思路,再去作一些详细调查吧。”
    “是,胡总。“姜萌萌说完后兴冲冲地推门而去,刚才所受的委屈一扫而光。
    芦芒和胡迈对视一笑,然后捡起被姜萌萌打落的那支烟,弹弹灰尘夹在耳朵上,“可是胡总,我们调查的重点真要放到袁方同身上吗?”
    胡迈说:“在没有找到更重要的线索之前,任何线索都不能轻易放过啊。萌萌是个心细谨慎的姑娘,即使她查不出袁方同有罪,至少也可以证明袁方同无罪啊!我们也可以把精力更集中一些。芦芒,你再去亿影多了解一些袁绮的信白癜风的早期症状都会有哪些常见表现息。让我一个人想想,把案情理理清楚。”
    芦芒走了,胡迈半仰在椅子里陷入了沉思。一个凶残的在繁华市区射杀了著名女歌星然后从容撤退。说是发疯的歌迷显然是不成立的,如果真是因痴迷而发生的情恋凶杀,凶手往往选择同归于尽的方式,即使不同归于尽,也不会那样有计划地全身而退,这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策划而不是一时冲动。同时那把也说明了问题,从取到的来看,那把经过改装过的应该是属于一个职业的,可究竟是谁雇了这个呢?更重要的是,凶手为什么要选择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作案?那是市区繁华地段,又是人流高峰期。倘若是预谋已久的凶杀,凶手一定详细的了解了袁绮的日常行踪,而袁绮在演出前后身边保镖,保安前呼后拥,却是最难下手也是最危险的时机,这又是为什么呢?
    就这样,胡迈一直把自己埋在烟雾中艰难地反复思索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发现天已经渐渐亮了,他起身准备喝杯水,这时,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胡迈推开门,一个身影缓缓走入。
    胡迈打开灯,顿时大吃一惊,嘴上的香烟一下子跌落到地上。
    他看清了进来的人,目瞪口呆。
    进来的是个美艳女子,一双妙目顾盼有神。
    可是,这个人竟是袁绮!
    他是亲自检查过袁绮的尸体的,可怎么会是这样呢?胡迈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没什么感觉。咦,难道真的是梦?他又伸手去摸进来的艳尸,突然啪的一下,尸体狠狠地把他的手打了回去,唇角含嗔:“你这是什么警察啊?太无礼了!你们胡探长在哪儿,我要找他!”
    疼!不是梦。虽然刚才坐麻的腿没感觉,但是手确实很痛啊!可,可她怎么又活了?这时尸体已经自己坐在沙发上了:“我要找你们胡探长,哎,你看够了没有!哼,真行啊,咳!怎么这么多烟啊!”尸体嚷起来了。“此时胡迈终于知道她是个大活人而非鬼魂,他强忍着压抑住自己心中所有的疑问,如梦初醒地问:“袁绮小姐?”
    “咦,你认识我?”
    “我就是胡迈,我明明亲手检查过你的尸体的,你怎么又……。”
    袁绮终于明白刚才胡迈的失态事出有因,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您就是胡探长啊,失敬失敬。“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呓语般将嘴唇贴近胡迈的耳朵,近的胡迈能感到她呵气如兰的少女气息。
    她轻轻说:“我是袁绮,我没有死,你看到的那女孩是我的替身周瑾。”扎金花反赌论坛http://www.zjhbbs.com提醒您珍惜生活,远离玩牌!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妙手控牌 如意发牌 神奇变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扎金花反赌论坛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邮箱:

GMT+8, 2018-10-18 06:53 , Processed in 0.733694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